熱門玄幻小說 神秀之主 文抄公-第322章 預知畫(求月票)看書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教堂内部。
调查员并未去正厅祈祷,而是找到了一位神父。
在出示了调查员证明之后,他被带到圣堂之后的一个小房间中。
在房间之内,正有一位主教在阅读书籍。
他大概五十来岁,头发发白,面容古板。
“三级调查员隆科尔向您致敬,布朗主教阁下!”
隆科尔行了一礼:“这是我这一周对于目标的观察报告!”
他一边说,一边递过了一份文件。
“辛苦你了,请坐。”
布朗主教接过文件,开始缓慢阅读起来。
在联邦每一座大城市,司岁与七难的教堂主教,再加上特事局,就是神秘领域的最强力量。
“据我调查,安琪儿·雷格拉只是一个普通人,被人蛊惑,进入了‘剥皮俱乐部’……她本人并没有什么异常。”
隆科尔同时做着汇报。
“因此,她才只是轻微的监视。”布朗温和地道。
‘是的,还仅仅指派我这个见习调查员去执行跟踪任务。’隆科尔心里翻了一个白眼。
作为一个见习调查员,隆科尔最大的目标就是积攒足够的功勋或者工作时长,晋升为三级调查员。
虽然据说二级调查员可以打开神秘的大门,但他此时还没有这种奢望,只想着混工资而已。
在联邦的机构当中,类似他这样的人,才是大多数。
并且,三级调查员的工资与各项津贴,已经足够丰厚!
“综合各方面的情报,已经可以肯定,这家‘剥皮俱乐部’有很大的问题……它甚至并不存在于真实世界,只在特定的时间打开入口,每次开启的入口也在不同位置……”
布朗主教看完了所有资料,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着:“这是很高明的仪式或者无名之术能力……代表它幕后可能站着一位‘升格者’、甚至是‘完美者’!”
隆科尔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了啊,那我们还要继续么?”
“当然!”
布朗冷声念诵起几句话:“人生短暂,不如放纵欲望……吞食甜美之物,也被甜美之物所吞食,我等甘之如饴,并从中享受无上愉悦……这是典型的黑血之主教义!剥皮俱乐部,或许只是历史上那些臭名昭著组织披着的一层皮!”
‘是的,而且司岁的教会,十分仇视黑血之主,据说仪式力量都会相互冲突……’
隆科尔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那所谓的美酒与美食,大概就是筛选从者的诱饵……邪恶的根源,必须被打断。”
布朗主教站起身,这位‘升格者’神情十分坚毅:“上次逐杯教团大闹拜伦市,是我们的失职,如果不是他们跑得快,我一定要将他们焚烧成灰烬……这一次,我不许有任何失败。”
“特事局会全力相助阁下的。”
隆科尔再次行礼,做出保证。
……
“原来如此,司岁的教会么?”
就在此时,教堂之外,钟神秀一边喂着鸽子,一边听着灵体的禀告。
没有强大的魂灵可供奴役,这些普通地缚灵,也就只能去做偷听监视一类的小事了。
好在经过改造与强化之后,虽然依旧没什么用,但足够隐蔽。
“黑血之主的从者,剥皮俱乐部?”
听到了想要消息的钟神秀,将最后一把饵食洒出,旋即转身离开。
‘这个俱乐部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拜伦市,难道是为了逐杯教团的后续?但麦斯力与卡迪莲,都先后离开了啊……’
他有些不解,但也没太放在心上。
安琪儿那边还没到危及生命的时候,他选择先回家睡觉。
……
梅林大道25号。
客厅。
“嗯,琼斯有客人?”
走进家门的钟神秀,赫然看见了琼斯正在与一名戴着画家艺术帽的男人交谈。
这男人的体型、以及气质、都跟在神秘聚会中见到的‘画家’一模一样。
“李维!”
琼斯看到钟神秀回来,有些局促地站起身:“我来介绍,这一位是登里克先生,一位相当有才华的画家。”
“你好!”
登里克主动伸手。
“李维,李维·莫吉托!”钟神秀伸手,跟他握了握。
“当然,我都听你弟弟说过了。”
登里克眨了眨眼睛:“据说你还是一位十分优秀的‘调酒师’!”
他故意在最后一个词上加重语气。
“琼斯,回房间去,我跟登里克有事情要谈一谈。”
钟神秀眯了眯眼睛,虽然他现在根本不害怕身份被暴露,毕竟隔了那么多层呢。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神秀之主 txt-第322章 預知畫(求月票)相伴
但是,还是不要让琼斯卷进来的好。
等到琼斯离开之后,钟神秀随手释放了一层灵性隔音围墙,坐在沙发上,声音低沉:“画家,既然你知道是我,就不该将那一幅危险的画卖给我弟弟。”
精华玄幻小說 神秀之主 起點-第322章 預知畫(求月票)
精彩言情小說 神秀之主 線上看-第322章 預知畫(求月票)展示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种状态的调酒师,登里克心里就是一寒,不由自主地解释道:“当初我卖画的时候,我还不知情。”
“那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情?”
钟神秀不置可否地问道。
“主要还是拜访一下,除此之外,你恐怕不知道吧,我们的聚会成员发生了很大变化……”
画家声音低沉。
“哦?”
钟神秀示意对方继续。
“玫瑰、茉莉、影子那一伙人离开后,屠夫那几个根本不管事,而老酒鬼与钟表匠死了……”
“死亡总是突如其来啊。”
钟神秀叹息一声:“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也是事后才倒推出他们的身份的……如果只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还好,如果是有人专门针对我们这个圈子,那大家都很危险!”
登里克有些神经质地道。
“我觉得……他们两个可能只是不小心招惹到了什么人……”钟神秀做出猜测,比如剥皮俱乐部什么的。
“不,你不懂!我画出了一幅预言画……那上面的色彩在给我启示……有不止一股的黑暗正在侵入这座城市,我们很危险,所有人都很危险!”
登里克双目赤红,充满血丝:“当危机来临之际,我们这个圈子非但没有积极准备自救,反而大家好像鸵鸟一样将头埋在了沙子里,这样是不对的,再这么下去,或许明天死得就是你跟我了……”
“所以呢?”钟神秀承认对方说得有点煽动性,不置可否地问道。
“是时候该重启聚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