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 吃藕會變醜-第850章 邏輯鬼才!相伴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超级资源大亨
吴骏最终还是没能及时赶去马超云那里。
他给马超云发了一条微信信息,把会面的时间往后推迟了整整一个小时。
本来吴骏以为这次商谈肯定没戏了。
没想到马超云给他回电话说没问题,让他有事的话先去办,不用着急。
这倒是让吴骏很是意外。
那位开酸辣粉连锁店的老板一个小时都能等,也足以说明马超云和他的关系很铁,在他哪儿有一定的面子。
从董珊珊那里离开后,吴骏来到约好的“遇见”咖啡厅的时候,已经上午九点五十分。
第二次约定的时间是十点,好在这次没有迟到。
如果这次再迟到,估计这次商谈就彻底玩完,不用谈了。
一次爽约可能是意外,是因为偶然的突发事件,再来一次就是故意的了。
有再一,没有再二再三。
一进门,一阵悦耳的钢琴声缓缓入耳。
这家遇见咖啡厅的装修很是高档雅致,在石门市内算是比较高端的咖啡厅了。
吴骏看到一楼大厅里,一位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坐在一架钢琴前面,弹奏着他不知道的曲子。
一个个空灵的音符不像是弹奏出来的,更像是女孩儿用自己的双手从钢琴里面解救出来的一样。
仿佛它们本来就存在于空气中,只是又回到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位置。
精品都市异能 超級資源大亨 線上看-第850章 邏輯鬼才!展示
举目四望,很快吴骏便寻到了小舅的身影。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 ptt-第850章 邏輯鬼才!
坐在他对面是位头发高高盘起,有着一张传统美人鹅蛋脸,穿着一身洁白西装,气质雍容雅致的中年女性。
钱娜也在,她正在和女人热络地聊着什么。
马超云和钱娜是一同入班的。
女人是马超云的同学,自然也是钱娜的同学了。
精华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笔趣-第850章 邏輯鬼才!鑒賞
“小骏,这边!”马超云先发现门口的吴骏,从座位上起身,和他招招手。
钱娜和女人听到马超云的招呼声后,同时扭头看向吴骏的位置。
钱娜看到吴骏后微笑和他摆摆手。
中年女人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悲,脸上和眼神里没有一丝表情。
“实在抱歉安女士,让您久等了。”吴骏上前,先和中年女人告罪一句,毕竟她才是今天的主角。
女人有一个很符合她气质的名字叫安若华,这个是之前马超云就告诉了吴骏的。
“没关系,坐吧吴总,谁还能没点突发事件呢?”安若华轻轻开口,说话的嗓音轻灵,如同小女孩儿一般,浑然不似她这个年纪的人的嗓音。
“呃,谢谢安女士理解……”吴骏没想到安若华这么通情达理,路上准备好了的一套说辞直接省去了。
钱娜在一旁笑道:“嘿嘿,小弟,没想到碰上安姐姐这么通情达理的人吧?”
吴骏坐到马超云旁边的位置上,主动承认错误说:“是啊,说来惭愧,第一次见面就迟到一个小时,太不应该了。”
安若华展颜一笑说:“吴总别安女士安女士的叫了,我在这里托个大,如果吴总不嫌弃的话,就和娜娜一样叫我安姐姐吧。”
“行啊,那我就叫您一声安姐姐。”吴骏没有丝毫犹豫答应下来,叫声姐姐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更何况,今天这次约谈的目的是拿下安若华手里的订单。
人家主动把这种套近乎的机会主动放到你眼前了,你再抓不住,那就有点儿蠢了。
钱娜在一旁问道:“小骏你喝点儿什么我帮你点。”
钱娜和马超云还有安若华已经来了快一个小时,三人的咖啡都已经喝完一杯又续杯了。
吴骏看向表姐说:“给我来杯拿铁吧。”
钱娜建议道:“这家的麝香猫很好喝的,不尝尝吗?”
吴骏摇摇头说:“不了,就来拿铁吧。”
“你怎么和拿铁干上了,有那么好喝么。”钱娜嘟嘟嘴,一脸无语。
吴骏笑笑说:“上次体检,医生说我比较缺铁,所以逮着机会就补补铁。”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笔趣-第850章 邏輯鬼才!推薦
“噗哈哈……咳咳咳!”刚喝了一口咖啡的马超云被吴骏这个用拿铁补铁的冷笑话逗的笑喷了。
还好他及时用手捂住了嘴,不至于喷的到处都是。
“你,哈哈哈,小弟,我真服了你了!”钱娜笑得直捂肚子,同样被吴骏这犹如神来之笔的“拿铁”逗笑了。
安若华眼神里满是笑意,但只是很克制地笑笑,不像钱娜和马超云那么夸张。
一杯拿铁上桌,简单闲聊几句后,吴骏主动将话题扯到正事儿上,聊到了有关红薯粉条的生意。
吴骏问道:“安姐姐,不知道您的店里用过那种纯手工,无任何工业添加的红薯粉条没有?”
“这个还真没有。”安若华有一说一道,“一方面是因为食品安全的问题,我们用的粉条都是经过卫健委安全检测,每一袋粉条都有食品安全证书。
还有就是,为了所有门店做出来的口味高度统一,所以采用的原材料的品质统一性要大于品质优异性。”
“这样啊……”吴骏沉思一声说,“食品安全方面肯定没有问题,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让人去检测,去办理相关的证书,做标准的包装。
还有就是,我们的红薯粉条都是各家各户的农民手工生产出来的,一千个人有一千种手法。
在品质高度统一这方面,肯定要和生产线上批量生产的产品有所不如。”
吴骏有一说一,没有扬长避短,尽量保持客观。
吴骏最后说道:“虽然我们产品的品质高低不一有所差异,但就算是那些相对来说低品质的产品,也要比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那种添加各种食品添加剂的产品要更有竞争力,这点我可以保证。”
“我们的产品绝对是纯天然,纯手工,无任何添加剂,甚至于将来安姐姐可以拿这个作为您连锁店的口号,作为金字招牌。”
“在这个人们越来越注重饮食健康的社会,想必能起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吴骏一番话说的安若华有些心动了,眼睛里精光闪闪,心中暗自思忖这次合作对自己事业的利弊。
做全国连锁快餐企业,各家门店的口味保持统一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不能和外面那些野生小饭店似的,一家一个口味,要不然也没必要开全国连锁。
但是,一个能够抓人眼球的“噱头”或者说“卖点”的优先性肯定要大于口味的统一性。
同样的一种东西,同样的加工手法和工序,虽然品质不见得多么一致,但口味应该不会相差多远吧?
“吴总你说的那种纯天然,纯手工的粉条,各家各户之间做出来的产品差异很大吗?”安若华思忖一阵后,问出了一个自己比较关心的问题。
“好像……也不太大吧?”吴骏和马超云还有钱娜对视一眼,意思很明显是在询问两人的意见。
至少在吴骏看来,虽然千人千种手法,甚至有时候做出来的红薯粉条的颜色都有着很大的区别。
有的发黄,有的发白,有的看上去会有一点点黑,但味道方面,还真没有太明显的区别。
至少他吃了几十年的红薯粉条,从来都分辨不出来吃的是谁家的,是谁的手艺。
钱娜微微皱眉,附和说:“口味方面的差距确实没多大吧?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肯定吃不出有什么区别的。”
“在我看来,那东西煮熟了之后都一个样,反正我是吃不出有什么区别。”马超云说,“但和超市里卖的那些所谓的纯红薯粉条,差距还是很大的,虽然同样标榜是纯红薯粉条,但绝对不是一种东西,也就能骗骗城市里那些没吃过真正的红薯粉条的人。”
安若华有些忍俊不禁地问道:“超云,你说的该不会是我这种人吧?”
马超云笑笑说:“哈哈,若华,这可是你自己对号入座,我可什么都没说。”
“我对你们那个红薯粉条倒是极感兴趣,不过……”安若华看向吴骏说,“不过呢,说一千,道一万,要等我见到实物之后,才能继续深谈,我现在也不好给出确切的意向。”
“安姐姐想看实物啊。”吴骏看向安若华笑道,“巧了,我车后备箱里正好带了一些,昨天刚从农户手里收上来的新货,我现在就可以给安姐姐取过来。”
“哦?是吗?那正好,快拿给我瞧瞧。”安若华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办事丝毫不拖泥带水。
“安姐姐稍等,我去去就回来。”吴骏和安若华告辞一句,起身朝门口走去。
出门不到五分钟,吴骏两只手里攥着两把他从整捆红薯粉条上面折下来的粉条回来。
安若华接过吴骏递来的红薯粉条后很仔细地查看。
她先是把红薯粉条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气味儿。
除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红薯淀粉的味道外再没有其他任何味道。
工业流水线上成产出来的红薯粉条经过后面多道工序的处理,在坚硬状态下是闻不到气味儿的,只有在沸水中煮软了之后才能闻到粉条的味道。
咔吧一声,安若华两手微微用力,轻轻折了一小段送到她那樱桃般红润的小嘴里细细品尝。
红薯粉条刚一入口的时候还有点儿硬,含了一会儿后慢慢软下来,但一点儿都不酥,感觉很有嚼劲。
吴骏看到安若华的举动后微微皱眉。
像她这样尝,肯定尝不出红薯粉条真正的味道。
红薯粉条要在沸水中完全蒸煮后才能入味儿,将本身的Q弹,嚼劲,表现的淋漓尽致。
像安若华这样品尝,连红薯粉条十分之一的美味都品尝不到。
看到咖啡杯上袅袅升腾起来的热气,吴骏眼前一亮,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服务员。”吴骏朝刚给隔壁座位上端完咖啡的一名女服务员叫了一声。
钱娜和马超云还有安若华都是一脸不解地看着吴骏。
四人的杯子里都还有咖啡呢,不知道他突然叫服务员要干什么。
“您好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小服务员来到吴骏面前恭恭敬敬地问道。
吴骏指着桌面上放置着的一小把红薯粉条说道:“这样,你去你们后厨弄点儿开水帮我把这个东西煮一下,煮软了。”
“当然了,我也不会让你们白忙活,这是给你和后厨师傅的一点儿辛苦费。”吴骏说着,伸手从上衣的内兜里掏出钱包,数也不数,从钱包里抽出一小沓现金钞票递给服务员。
这些现金是昨天冯媛媛给他的,结算大爷大妈们的红薯粉条账务的时候剩余的。
“啊,这个,我……”服务员看看桌上的红薯粉条,又看看吴骏手里的一沓少说也有两三千的钞票,很是心动。
钱娜三人看到吴骏的举动后有些忍俊不禁。
让一家高档的咖啡厅的咖啡师煮粉条?
这操作也太有独创性了,简直就是逻辑鬼才啊!
一个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洋玩意儿,一个是山野农村里一群土掉渣农民弄出来的土特产,这……
“先生,这个是……是粉条吗?”服务员看着桌面上放着的东西一脸好奇地问道。
如果是一些来历不明的东西,给她多少钱她也不敢做主。
吴骏笑笑解释说:“是的,纯天然的红薯粉条,放心吧,不是什么有危害的东西,等会儿你们煮好了,我吃给你看。”
服务员偏向于相信吴骏说的话。
这一桌坐的四个人,单从衣着方面就能看出来都是一些非富即贵的有钱人。
从四人点的咖啡也能看出来一些端倪。
除了吴骏点的那杯拿铁便宜点儿,只有一百来块钱。
其余的钱娜三人点的都是这家咖啡店主推的麝香猫咖啡。
麝香猫也就是传说中的“猫屎咖啡”的另一个优雅的名字。
这样的一杯咖啡就要两千二百块钱,而且还不能续杯!
服务员艰难地从吴骏放在桌上的钞票上收回目光,神色有些为难道:“那个,很抱歉先生,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不过,我可以去给您请示一下我们主管。”
“嗯,麻烦你了,非常感谢。”饶是没有得到服务员的肯定答复,吴骏还是从桌上拿起几张红板钞票递到服务员手里。
服务员一脸欣喜地接过吴骏给她的小费后,转身朝着后面操作间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