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 txt-第一千零二十七章:第十九聖階看書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啊……这感觉真糟……】
这是墨檀在发动完那个名叫【■侵染】的世界任务奖励天赋后,所产生的第一感想。
一种难以言喻的糟糕体感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按理说在系统调控下绝无可能出现的重度眩晕与困乏感宛若潮水般涌来,仿佛骤然间被猛地按进了数公里深的海底,浑身的血肉都被无所不在的压力蹂躏却又奇迹般地维持着完整,尖锐的耳鸣声中,几乎炸裂般奏响的心跳清晰可闻,眼中的一切都被扭曲成了光怪陆离的色块,并伴随着那甚至无法察觉到有在流逝的时间推移而逐步演变成黑白。
而这种让人近乎生不如死的体验,竟然完全没有触发系统预警,别说被强制弹出游戏了,甚至就连提示音都没响一声。
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
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明明只有短短一个刹那,但墨檀却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在这片无止境的折磨中度过了数日、数年乃至数十年的时光,原本就不算坚实的心防瞬间决堤,只剩下对名为死亡的终结无尽的渴望。
然后……
就在下一个瞬间,或者说是游戏时间墨檀开启【■侵染】这个天赋的十分之一秒后,他又突兀地从这片令人难以言喻的折磨中脱离了出来,就仿佛一个近乎窒息的溺水者被人猛地拽出了水面,重新邂逅了久别重逢的氧气。
刚才发生的种种仿佛幻觉般褪去,重新‘睁开’从未闭合的双眼后,世界依然是这个世界,除了面前老者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依然敛去了之外,并无任何变化。
不……变化多少还是有一点的……
下意识地打开了人物面板,墨檀意料之中地发现自己的技能栏中确实出现了一些变化。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笔趣-第一千零二十七章:第十九聖階推薦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既然【■侵染】这个天赋已经成功发动,那么这款对设定相对忠实的游戏自然不会阻止它产生效果——
【■侵染】
主动天赋
效果:激活后,你的所有【律令】技能都会被转变为另一种形态,该天赋激活期间,你每秒都会损失2级【戒律牧师】职业等级,停止激活该天赋后,你的基础属性将在之后240小时游戏时间内恒定为1,冷却时间:720小时游戏时间。
【备注:如果你有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步的理由,就试着去拥抱那份恶意吧。】
以上,就是【■侵染】这个天赋的全部效果。
于是乎,原本安分躺在墨檀技能栏中的【律令·盾】、【律令·障】、【律令·罚】自然根据其效果演变成了另一种姿态:
【■律令·漫无止境的狂夜】
超界限主动技能
可成长
掌握要求:拥有职业【戒律牧师】、拥有技能【律令·盾】、天赋【■侵染】激活中
消耗/限制:无
效果:将以使用者自身为中心半径30米的空间更替为固有结界【■之狂夜】,持续时间3分钟,使用者可以将最多十五个单位的目标强行拖入固有结界,技能生效范围内未被选择的所有单位都将被强行排除至固有结界外,冷却时间:13分钟。
特质:
1、漫无止境:【■之狂夜】的强韧度为3000/3000血量,持续时间内每秒至多被判定一次伤害,若攻击强度被判定为传说阶以下,则最多受到100点伤害。
2、恒古不灭:【■之狂夜】生效期间,使用者的所有基础属性提高20%、防御力与抗性提高300%、对真实伤害以外的伤害减免75%、有50%的概率完全豁免最高等级不高于自身20级的单位所造成的伤害、有50%的概率偏斜所有史诗阶以下的攻击、有50%的概率反射所有被成功偏斜的非物理攻击。
3、末世讴歌:【■之狂夜】生效期间,被拖入固有结界内的目标每5秒都会被进行一次基础成功率恒定为50%的末世判定,若判定结果为失败,则会被强行剥夺5%基础属性临时赋予到使用者身上,若固有结界内的目标数量>1,则每增加一个目标,被剥夺的基础属性减少50%。
4、崩塌之时(未激活):解锁‘■’的概念及对应律令的全部真言后可用。
【备注:面对我。】
……
【■律令·封禁尘世的壁垒】
超界限主动技能
可成长
掌握要求:拥有职业【戒律牧师】、拥有技能【律令·障】、天赋【■侵染】激活中
消耗/限制:无
效果:在指定区域制造一片基础范围为20立方米的封禁区域,基础持续时间为30秒,冷却时间13秒。
特质:
1、凝练:使封禁区域获得3000/3000点存在值,只会承受真实、破甲、贯穿等类型的伤害,每秒最多接受一次伤害判定,史诗阶以下的攻击最多造成300点伤害,被击破前无法以任何形式被通过。
2、泥沼:使封禁区域的范围扩大最多300%,持续时间降低至13秒,所有置身被封禁区域的单位基础移动速度降低70%、所承受的重力提高70%、攻击速度降低70%、并赋予【窒息】效果。
3、镇魄:使封禁区域只对指定目标生效,最多同时生效两个目标,强行禁锢最强职业等级不超过使用者20级的目标5秒,若目标的最强职业等级超过使用者20级,效果则会大幅度衰减。
4、封绝(未激活):解锁‘■’的概念及对应律令的全部真言后可用。
【备注:安分些。】
……
【■律令·无声迸裂的回响】
超界限主动技能
可成长
掌握要求:拥有职业【戒律牧师】、拥有技能【律令·罚】、天赋【■侵染】激活中
消耗/限制:无
效果:对指定目标施放一次回响,造成大量无延迟、无属性的真实伤害,冷却时间:13秒
特质:
1、迸碎:若造成的伤害未能暴击,该技能的冷却时间降低50%,且使用者的下个技能必定暴击。
2、回声:若目标在之前1分钟内对使用者造成过伤害,对该目标使用此技能时则会额外造成规模不超过使用者实力上限的复刻伤害,且伤害位置、属性、深度、效果皆尽相同。
3、冥音(未激活):解锁‘■’的概念及对应律令的全部真言后可用。
【备注:跪倒吧。】
……
“这是……什么……”
匆匆扫过自己那不但换了身新皮肤,甚至连内核都被更替到面目全非而且强到可怕的三个律令技能,墨檀直接陷入了深深地惊愕中。
而站在他面前的先代教皇路加·提菲罗则再次伸出了一根食指,在空气中轻点了一下,喃喃道:“这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如果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恐怕就要彻底废掉了。”
下一秒,两人所置身的禁书区第四层竟然突兀地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散发着各色柔和光芒的、一望无垠的、隐隐有圣歌缭绕的空间。
优美都市言情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一千零二十七章:第十九聖階推薦
不仅如此,尽管穿着同样的衣服,那淡金色的瞳色也是一模一样,但原本站在墨檀面前的路加·提菲罗却被一个看上去最多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取代了。
根据面向判断,如果这人不是那老头的儿子,那就只可能是……
“嗯,暂时的青春,感觉还不赖,但这并不是重点~”
有着一头齐肩的柔顺金发,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五官十分精致耐看,相貌方面至少要比伊冬高上整整两个段位的年轻版路加·提菲罗对墨檀晒然一笑,耸肩道:“欢迎你,黑梵小朋友,欢迎你来到我的领域,我的——【曙光十九圣阶】。”
墨檀当即就是一懵,瞪眼道:“领域?啥十九圣阶?”
“没错,领域,你可以理解为一种对力量的高级运用,这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很多资深的传说阶强者都或多或少可以创造出自己的领域,当然了,像这种能够完全替换并重新定义有效范围内一切事物概念的领域,就很少有人能做的到了,你可以尽情的赞美我哦~”
金发帅哥露齿一笑,挑眉道:“至于【曙光十九圣阶】,呵呵,我早年曾经创造过一个名叫【曙光十二圣阶】的大神术,这个咱们教派应该是有记载的,不过里面的【第十二阶·无貌】其实并非终点,我在离开教派后又创造了七个阶段,而你所置身的【第十九圣阶·永夏】,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阶,也是只有我路加·提菲罗才能使用的‘领域’。”
精彩小說 四重分裂-第一千零二十七章:第十九聖階閲讀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第一千零二十七章:第十九聖階推薦
墨檀不明觉厉地点了点头,不是很走心地对面前这位颜值着实有点耀眼到让人想打的帅哥说道:“好像挺厉害的样子。”
“哈哈,那可不。”
路加咧嘴一笑,然后指了指墨檀那不断溢散着丝丝黑色氤氲的双眸,耸肩道:“不过你现在也挺厉害的,虽然代价挺大,但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嘛。”
【!!!】
墨檀顿时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原本打算瞬间开一下看看效果、最多掉个三四级的【■侵染】竟然直到现在还处于激活状态,连忙发出了一声杀鸡般的尖叫(此处带入鸡视角),当场就准备给那效果中明确说明过‘会掉级’的天赋给关了。
“等一等。”
而路加却好像能够读心般出言叫住了墨檀,语速飞快地说道:“如果你是在担心自己‘这个状态’可能会引起的副作用,那就不用太在意了。”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四重分裂-第一千零二十七章:第十九聖階讀書
墨檀皱了皱眉:“啥意思?”
“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自己的身体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被不断修补着,被这片领域中那无所不在的光。”
路加乐呵呵地走上前,一把揽住的墨檀的肩膀,脸上带着仿佛想要掰弯后者的灿烂微笑:“简单来说就是,虽然你刚才用的那招会不断摧毁自己的根基,按理说最多几分钟就能让你变得比正常人还不如,但我的领域却足以抵消这些副作用,用跟你身体崩坏相同的频率修补着‘黑梵牧师’这一存在。”
墨檀当时就惊了:“真的假的啊?你这还是人吗?”
“嘿,说话就说话,你干嘛骂人啊。”
路加翻了个白眼,用肘子戳了戳墨檀:“我没事儿闲的骗你干嘛,你要是不信的话……嗯,这样,如果你脱离这个状态后身体还是崩溃了,变得连一个普通牧师都不如了,老哥我就直接给你推到史诗阶,顺便把你的律令体系改成圣言体系,咋样?”
一听这话,墨檀就知道这老头……嗯,老帅哥刚才说的多半是真的了,这才点了点头,没再尝试脱离当前的【■侵染】状态。
“嗯,看来没错了,那天我感应到的应该就是你,准确来说是你在‘当前这个状态’所使用的律令。”
路加点了点头,然后松开墨檀后退了两步,张开双手道:“来,再试试看用你的律令·罚攻击我,跟像刚才那样。”
“我不确定它现在还算不算是【律令·罚】。”
墨檀先是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看向路加的目光微微一凝——
【■律令·无声迸裂的回响】!
砰!!!
漆黑如墨的闪光在路加·提菲罗那张帅脸前乍现,并在同一时间与一道无形无迹的光轮碰撞在一起,齐齐湮灭在了空气中。
“果然,这绝非曙光律令原本的力量……不,它甚至根本与曙光二字沾不上边,而是单纯地强制驱使某种存在的‘勒令’!”
路加皱了皱眉,沉声喃喃道:“不过被你驱使的存在却十分‘配合’,所以虽然本质无限接近于‘勒令’,但在表现形式上却依然是‘律令’吗……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嘁。”
没听清路加都嘟囔了些什么的墨檀撇了撇嘴,很是遗憾地抱怨道:“果然还是被你防住了啊。”
“废话,我活了多少年你活了多少年,要是这都防不住的话我干脆找根星金十字架一头撞死算了!”
路加对墨檀做了个鬼脸,然后忽然敛起笑意正色道:“孩砸,你知道我这会儿在想什么吗?”
“夏莲·竹叶?”
“呜咳!呜咳咳咳咳!!!我特么……你这小鬼能不能按套路出牌!”
“怎么算按套路出牌?”
“你应该问我‘你在想啥’。”
“哦,那你在想啥?”
“我在想要不要直接杀了你。”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