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660章 熱情的讓人不敢置信的布失畢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贾平安先安顿了下来。
沐浴更衣,随后吃了一顿饭。
“兄长,直接把那人弄出来吧,谁敢炸毛,直接弄死。”
李敬业觉得没啥可以纠结的,直接徇私舞弊就是了。
贾平安摇摇头,“此事不能简单粗暴,否则移民和当地人会对立,越演越烈。”
这等事儿……咋说呢,别说是此刻,就算是后世,你若是把一群人空投到异国去居住,顺带把当地的官吏全数换成他们的人……
不闹才见鬼了。
“包东!”
贾平安叫来包东,“你和雷洪跟着我来过这里,去查查,看看此事的根由。”
李敬业诧异,“兄长,难道你还怀疑此事有鬼?”
贾平安皱眉道:“你要知晓……移民是板上钉钉之事,谁敢阻拦?就算是发牢骚或是袭扰……数百人一起动手,你以为那些人很闲?”
是哈!
李敬业磨磨蹭蹭的起身,“兄长,我也去。”
贾平安点头。
晚些他去了牢中。
“周虎!”
正在不安的周虎喊道:“咋?”
这一声‘咋’,非关中子弟喊不出来这等斩钉截铁,铿锵有力。
狱卒来了。
身后跟着个年轻人。
周虎有些不安。
“我是贾平安。”贾平安看着他,“听闻你也是郑县的?那我们还算是乡亲。”
“武阳侯?”
郑县谁不知道家乡出了个扫把星……不,是出了个武阳侯。
“见过武阳侯!”
“那事你给我说说。”
周虎便说了那日的事,贾平安不时追问……
“你一膝就顶死了他?”
这个也太猛了吧?
贾平安来此也是想看看是否有人诬陷。
周虎纠结的道:“是。”
关中大汉啊!
贾平安起身,“你家人安好,在此安心等着。”
周虎抓着围栏,“武阳侯,我有罪……只求妻儿平安。”
“你有罪没罪,你说了不算。”
贾平安回身,狱卒赶紧弯腰。
“看好他,若是他在牢中出了事,不管是鼻青脸肿还是缺胳膊少腿,我都会算在你等的身上。”
“是。”
狱卒把贾平安送出去,回过身对周虎说道,“你果然是好运气。”
贾平安出了监牢,就在城中转了转。
这里管理松散,那些商铺开的到处都是。
他买了不少特产,等回去送人。
家人好办,无需纠结,但阿姐和太子送什么?
贾平安最后买了个犀牛角弄的碗,又买了犀牛角弄的梳子。
“齐活!”
“可怜的犀牛!”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贾平安正在唏嘘,前方有个胡人店铺。
“上好的胡女啊!从上万里之外运来的,皮肤白的和羊乳似的,大腿柔软的就像是泥土……”
噗!
这神特么大腿柔软的和泥土一样,这是什么神比喻?
贾平安好奇,过去看了一眼。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胡人在喊,“来自大秦的少女……这位……郎君,可要弄一个回去?你就算是不睡,也能看着赏心悦目啊!”
此人高鼻深目,笑吟吟的,目光却不经意的扫过了贾平安。
——是个穷鬼。
贾平安不耐烦新衣裳,他觉得旧衣裳穿着更舒服。
加上他浑身上下没啥值钱的东西,身后的随从在好奇的看着左右……
不像是他的随从。
胡人勉强笑了笑,“客人进去看看?”
好歹进去做个气氛组也好。
“好屁股!”
里面传来了大喊。
贾平安满头黑线。
里面宽敞,已经有了数十人坐着。
台子上十余女子……我去,竟然是各种都有。
贾平安看了一眼,没兴趣。
但看看T台走秀也不错啊!
你要说同情心,报歉得很,贾师傅只对大唐人有同情心。
他寻了个地方坐下,李敬业在侧面,一脸潮红的看着那些女子在搔首弄姿。
几个肤色发灰,但身材丰腴的女子走到前面。
“多少钱?”
李敬业问道。
现在公事没了,他就想寻个女人甩屁股。
胡商微笑,“她们来自于遥远的西方,把她们买下,再运到此处……她们还是处子,这一路唯恐她们的肌肤给晒黑了,全程都是马车……马都死了好些……十万钱!”
贾平安嗤笑一声。
这等货色也敢喊十万钱。
李敬业这个憨憨。
他要是敢答应,贾平安回头就能把他的钱全给收了。
这一战下来缴获不少,大伙儿私下也分了些,不过十万钱李敬业拿不出来。
可怜的娃!
李敬业一脸悻悻然的摇头,“太丑,屁股不好看。”
胡商的笑容僵硬。
这货看着有钱啊!
怎地连十万钱都拿不出来呢?
对面坐着十余人,都是胡人。
他们在看着这些女人,不时窃窃私语,而且神色矜持,多半不差钱。
“八万钱!”
胡商看是他们出手,就摇头,“亏了。”
那边摇摇头,“贪婪是最大的过错。”
胡商见他们不肯再出价,心中焦急,就冲着李敬业笑了笑,“客人要好屁股?”
李敬业点头。
胡商说道:“脱了。”
几个女子脱掉衣裳……
“背身。”
李敬业看的心潮澎湃。
果然是好屁股!
但钱不够啊!
李敬业忍了。
胡商这才知道他是穷鬼,话锋一转,走到那群胡人的身前,说道:“尊贵的客人,敢问来自于何处?”
有人说道:“他们来自于大食。”
大食商业发达,商人遍布各地。
那个大食人矜持的颔首。
“我的父亲就是来自于大食。”
胡商虔诚的道:“那么……尊敬的老乡,八万钱。”
他一脸慷慨激昂。
商人果然还是商人!
商人要想挣钱,就得无师自通的学会各种表演。
心痛、不舍、心痛如绞、亏大发了、愤怒、怒不可遏、欢喜、喜不自禁……
一个好的商人,必然也是一个好的演员。
那胡人微微点头,有人上去交割。
“金子!”
盒子打开,胡商不禁惊呼一声。
有钱人!
贾平安笑了笑。
对面的胡人看了李敬业一眼,眼神中带着不屑。
穷鬼!
人有钱了就会膨胀,只是看矜持还是狂放。
李敬业恼火,但自家穷的一批,没办法。
“兄长若是在,定然能买下来。”
贾平安是一军之主,战利品分了不少,十万钱不是事。
接下来那些女人轮番上场。
“弄些酒来。”
贾平安惬意的看着表演,终于找到了些后世的感觉。
有人出手,有人砍价……
这些女人被售卖一空,胡商走上台子,拍拍手,“好东西自然最后才能上,最后的女人来自于遥远的大秦……她们的肌肤白如雪,她们的胸脯软如棉,她们的大腿……如泥土般的松软。”
操蛋的比喻!
贾平安笑了笑。
少顷,两个少女被带了上来。
她们披着黑袍,戴着面纱,只有那充满异国风情的大眼睛露在外面。
身材……不错。
脸蛋……看不到!
贾平安意趣阑珊。
胡商看着众人,目光在贾平安这里几乎是光速掠过。
“脱!”
两个少女颤抖了一下,大概知晓自己的命运将迎来莫测的结局,动作特别慢。
胡商怒了,上去扯了两把。
半截上衣,露出了白嫩的小腹;下半身类似于一条超热裤。
修长的大腿……
白嫩的肌肤。
面纱落下。
不错!
贾平安赞道。
他喝了一杯酒准备闪人。
至于李敬业……
卧槽!
这个憨憨,竟然在和对面的胡人勾兑什么。
他伸出一根手指头,这是想勾兑一个女人吧。
丢人!
贾平安恼火,就走了过去。
“敬业!”
李敬业回身,“兄长,你也来买女人?”
买个屁!
贾平安忍着踹他一脚的冲动,“回去。”
精品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60章 熱情的讓人不敢置信的布失畢鑒賞
李敬业嘟囔着,跟着他回去。
“嗤!”
身后传来了轻蔑的嗤笑。
贾平安回身,见那胡人冲着自己二人嗤笑,就皱眉道:“谨慎行事才是商人该干的事。”
胡人用字正腔圆的大唐话说道:“这里需要钱,没钱进来就是白看,我想你或许可以在我的商队中干几年,到了那时,那几个女人我便送给你。”
贾平安看着他,刚想出手。
“这两个少女……五十万钱。”
胡人的呼吸一紧,“我要了!”
“这是来自于大秦的贵族少女,看看,她们的娇羞货真价实,看看,她们的脸颊还带着处子的红晕……五十万钱!”
胡商看着‘老乡’,狡黠的道:“可还有人出钱吗?”
这货竟然知晓拍卖的道理。
人傻钱多!
包东进来了。
“武阳侯,查到了。”
正事要紧。
贾平安觉得这群胡人真是走狗屎运了。
他赶紧出去,身后传来了欢呼声。
“有人渎职丢官,被大唐来的官员替换了下去,他就蛊惑那些人去闹事……”
贾平安冷笑道:“拿了!”
拿人现场,贾平安带着人策马冲了进去。
“救命!”
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
随后一个矮胖的男子被带了出来。
“武阳侯,就是他。”
贾平安看着此人,“问话!”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包东拎着鞭子狠抽,通译在边上问话。
“说,为何蛊惑那些人去寻事?”
一番拷打后,男子哀嚎道:“你们抢走了我们的钱财和女人……”
周围的人默然,但气氛不对。
“武阳侯,这些人……会不会怀恨在心?”
“你把怀恨想的简单了些。”
贾平安吩咐道:“拷打他的各等罪行。”
一番拷打,男子扛不住了,各种话往外蹦。
“我和上官的女人偷情……十余年。”
卧槽!
这胆子真大。
“我贪腐了好些钱财……”
贾平安回身,轻蔑的道:“只要想,我就能让他臭名远扬。龟兹人若是坚贞不屈,也不至于会低头迎接大唐的到来。此间人,心散!”
比特娘的散文还散。
有女人呸了几口,有男子捡起土块就砸,更多的人在破口大骂,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竟然带着感激之情。
包东目瞪口呆,“若是在大唐……就算是贪官,那也是大唐的贪官,外人想动他是万万不能。”
雷洪理所当然的道:“那是自然,咱们的人,就算是十恶不赦,也轮不到外人出手。”
“走了。”
贾平安带着哼哈二将到了监牢。
“放人!”
贾平安言简意赅。
狱卒很头痛,就请示了张辉。
“武阳侯!”
张辉赶来,苦笑道:“好歹是打死了人,等一阵子吧。”
“等什么一阵子?”
贾平安淡淡的道:“谁不服,让他来寻我。”
“布失毕那边会有微词。”
张辉低声道:“他毕竟是龟兹王,面子是要给的。”
“那便去问问。”
贾平安在监牢里好奇的观察着。
阴暗!
为了不给人犯逃脱的机会,连窗户都没有。
唯一的光来自于房门那里。
房门一关,就只有门缝透进来的细微光线。
在决定要移民之后,张辉就被调到了安西都护府,主管移民事务。
他原先在长安为官,自然知晓贾平安这个人。
文采风流,为将也颇为让人惊艳。
但这是民政,不可用军中的手段来处置,否则会引发反弹。
他沉吟良久,“武阳侯,你看如此可好……移民源源不断,要建造不少屋子,回头让周虎去干活,每日管两顿饭,不得回家……为期三个月。”
这便是劳役!
作为杀死人的处罚简直就是太轻了。
周虎狂喜,跪下道:“多谢张长史,张长史便是我周家的恩人,回头我每日三炷香供奉着。”
“老夫没死!”
张辉沉声道:“老夫在长安从不肯徇私,可到了此处也难免……以后好生在安西安家落户,多生孩子……能生多少就生多少,咱们缺自己人,明白吗?”
周虎没口的应了,“回头我便和娘子生十几个孩子……”
“你把自己娘子当做是豕呢!”贾平安没好气的道:“女人生孩子多了对身子不好,自家娘子自家爱惜,莫要没完没了的生。”
“还有这个说法?”张辉诧异,“老夫有八个孩子……”
你特娘的……贾平安问道:“活了几个?尊夫人可还好?”
“活了五个。”张辉神色黯然,“娘子去年去了。”
后世贾平安有亲戚就生了六个孩子,中间什么情况不知晓。
但那亲戚每日种地做饭打扫……忙得不可开交,身体健康的让人赞叹。
“那就生七个。”
周虎信誓旦旦。
“生多少由你。”
张辉见贾平安不肯走,就解释道:“最近布失毕有些不满,觉着大唐的官吏越来越多,他的人被架空了。前几日我去见他,他还冷言冷语……何必为此事与他较劲,到头来反而影响了移民大计。”
外面一阵嘈杂。
“开门!”
有人喊道。
接着密集的脚步声传来。
但率先而来的却是喘息声。
所有人齐齐看向房门。
当布失毕出现在门外时,那些人犯傻眼了。
神啊!
一棍打死我吧。
布失毕可是尊贵的龟兹王,别说是囚室,肮脏些的地方都不愿去。
看看这昏暗的环境吧,一进来就能嗅到一股子腥臭味,臭的……
布失毕干呕了一下,然后笑的让人不敢相信的热情洋溢,仿佛他面对的是神灵。
“哦!尊敬的武阳侯,你竟然来到了龟兹,来到了伊逻卢城,为何不使人通知我,我好出城去迎接你。”
他走过来,主动拥抱了贾平安。
那些人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布失毕松开手,上下打量着贾平安,用那种夸张的语气说道:“当我得知此次征伐阿史那贺鲁的大军中有你的存在,我坚信那个蠢货将会一败涂地,消息传来,我在宫中举行了酒宴,为大唐贺,为武阳侯贺……”
张辉听的满脸懵逼。
神啊!
谁能告诉我,这个热情似火,甚至带着些小心翼翼的家伙竟然是前几日冷冰冰对自己的布失毕。
“来吧我的朋友。”布失毕拉着贾平安的手,笑容可掬的道:“我将在宫中举行盛大的宴会,让所有人都知晓我的朋友是如何的强大……我最近得了几个美丽的少女,晚些让她们来伺候你。不许不来!就这么说定了!”
布失毕连珠炮般的说了一通,回身就走,在门外止步捂额,作思索状,“我想到了什么?对了对了,我又多了一个孩子,武阳侯,我想让他跟着你去长安,作为你的弟子……”
“大唐无需如此。”
对于龟兹而言,从决定移民开始,就不需要什么质子。
布失毕失望的道:“他们说你是最出色的学者,我只是想让那个孩子能跟着你学习……”
不过旋即他就欢喜了起来,洋洋得意的去了。
贾平安回身,“开门!”
狱卒毫不犹豫的打开牢门。
周虎不敢置信的走出来。
“我……我……”
“你的妻儿定然忧心忡忡,回家去!”
贾平安颔首准备离去。
周虎突然喊道:“武阳侯,我回头就去从军,保护安西!”
贾平安笑道:“不错,大好男儿就该为国戍边,去吧!”
安西不可能再如历史上那等下场了。
安西将永远是大唐的固有疆土!
周虎回到家中,杨氏见了不禁尖叫起来。
“何事?”
隔壁王初一家子都来了。
他们看到杨氏扑在了周虎的怀里,不敢相信的仰头看着他。
“谁救你了?”
“武阳侯。”
杨氏虔诚的跪下,“多谢武阳侯让我一家团聚。”
两个孩子哭喊着过来,周虎一手抱一个,“阿耶回来了,安心。”
回身,王初眼中含泪,“我一直担心你。”
两家欢天喜地的弄了些酒水来,周围的移民佩服周虎的本事,自发的组织起来,弄了个聚会。
周虎在聚会上郑重的道:“明日我便去投军!”
“我也去!”
“我也去!”
众人举杯。
“为了大唐!”
……
月底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