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警探長 線上看-第九百五十八章 幸福的白松讀書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都说这些年实体经济不景气,其实并不完全正确。
GDP一直在涨,实体经济也没彻底没落,只是竞争太激烈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以前一个高层小区,门口两三家超市,现在恨不得每一栋楼有两家,能好做都有鬼了。再加上网络时代降低了门槛,谁都想进来插一脚。
以汽车为例,每年的产值其实都在飞速上升,但是倒闭的车企有的是。
二舅那边去投资,白松着实有些头疼,真不好劝。好在他现在在家里很有地位,说话有威信,再加上他拿出了大量的暴雷案例,二舅才彻底醒悟过来。
要是别的家庭,可能孩子也知道父亲进的是个坑,都不一定能拉回来,因为父亲觉得儿子说的是假的,自己才聪明。
除了股市和基金这类本身就有风险的,一切许诺稳定年利息超过8%的,基本上全是骗局。(2021年,个人认为超过5%就是骗局)

为了和二舅聊天,中午白松最后就在二舅这边吃的午饭,吃完饭开车回家。
回到家,白松突然发现门口有不少高档礼品,也不能说很贵,但是几百块一盒是有的。家里按理说没这种层次的亲戚,难不成是送礼的?
这些年白松也不是没见过送礼的,所以有点敏感。
“回来了,快过来!”白玉龙连忙起身招呼儿子。
白松这才发现,这都不是送礼办事的,一个个的…
好家伙,全是白玉龙的领导…
分局的局长、副局长,还有市局政治处的主任?剩下的几个白松就不认识了,想来也都是老爹的领导。
大年初二,一个个来给白玉龙拜年???
白松满脸挂着问号。
“愣着干什么呢?晚上出去吃饭,不在家吃,你给泡茶去。”

白松趁着泡茶的功夫,找到老妈:“我爸这是搞得哪一出?”
“他?他现在也不知道咋了,嘴巴真大,你昨天晚上回来,他就在群里面说儿子要回来了。这不,这些都是来看你的。”周丽一脸无奈。
“啥?看我的?我有啥好看的?”白松没想明白。
“现在不一样了,你在上京了,而且听说过了年就有巡视组过来,这些人也愿意和你多接触一下呗。谁知道呢,你爸的事情我可不管他,你可不能太招摇了啊,都是长辈,低调点。”白母嘱咐道。
“什么跟什么啊,我又不是那种人。”白松感觉自己过年就不该回来,这多累啊…
估计要是今年过年不回家,直接飞杭城,都不会这么累,只不过那样会被白玉龙打断三条腿罢了。

诶?想到这里,白松直接定了初三晚上的机票,明天飞杭城,后天再回林阳!
白松和欣桥聊过,欣桥父亲过年也没回家,而且她们家亲戚也不算多,大年初一、初二两天基本上就走动完了。
在家少待两天吧,鬼知道老爸能想出来什么幺蛾子事情来!
但即便如此,白松还是得把今天这一关闯过去,演一场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大戏…
白玉龙今天直接下了血本了,找了县城最高档的餐厅,龙虾、海参、鲍鱼全上了。
白松看得清楚,这顿饭的价值基本上等于白天收的那些礼品总和。白玉龙这人看着大咧咧的,一点也不傻,他可不愿意欠人家人情。虽然过年见面送点东西很正常,但白玉龙可不想给儿子增加一大堆无意义的人情债。
酒是茅台,对这些领导们来说,也是只有稍大一点的场合才能喝到。毕竟,不是前些年了。要是2010年之前,有的人敢说天天喝都喝得起。
领导们都是有水平的人,看到白玉龙拿这个酒,谁也没多喝,七八个人,到最后仅仅喝了两瓶酒,然后就喝了些啤酒。
要说起来,和这些人交流都不算累。很多人觉得和领导聊天很累,这大错特错。这类人都是人精,你要是他的下属,你和他聊天你得揣摩意思、小心翼翼,但是你要是他的领导,他说话保证让你特别爱听…
但白玉龙就不一样了,一方面,他又享受于这种感觉,就是儿子有出息了如何如何,另一方面,什么不该往下接的话,一概装糊涂不接。
他白玉龙现在虽然不是领导了,但是也没什么需要求人的。
“人格”这个词,不求人,格自高!
但白松也不是不知趣,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是明白的。该说的一些东西,包括他了解的巡视的事情,以及他现在的概况,大体都就着美食都说了。
一顿饭可以算的上宾主尽欢。

晚上十点多,白松给欣桥打电话,绘声绘色地讲着他爸的所作所为,欣桥听得直乐。
听说白松明天过来,欣桥自然是欣喜的,打算明天上午出去买菜,多做点好吃的。这让白松听着就傻乐。
躺在床上,白松不由得想到,自己过得也太幸福了吧…
这是…拿到主角的剧本了?

初三一大早,白松跟着母亲,去商场。
周丽知道儿子过年去拜访未来的岳母大人,肯定是不能空着手去,带着白松一起开车去了市里,逛了半天商场,买了两套衣服。
“过完年,我和你爸也该过去一次了吧?”周丽问道。
“啊?你们过去?”白松想了想才明白啥意思:“去定亲吗?”
“是啊,你俩谈的时间也不短了。欣桥在那么好的大学,追她的不知道多少呢,你也不知道着急。”周丽嗔怪道。
“她…”白松道:“我对她特别放心啊。”
“那你也不能不上心,这种事男的你就得主动一点,反正抓紧时间。我看你爸最近快闲出来毛病了,早点让他有个孙子抱抱,他也好有点事做。”
“妈,你就放心吧!这事不着急…”
“你这孩子,这种事哪能放心,自己家的才最放心。”白母开始给白松讲道理,还顺便教育了白松一顿,说白松在外面应该注意生活作风啊什么的,听得白松都无语了。
天地良心,咱们白大队,除了对象,别的姑娘看都不多看一眼。
当然,尸体除外。

(继续求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