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三百零一章陰府兵營,仙孽示警推薦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星主?”
张奎眼神微动,“你的意思…他是上古时期,天元星的首领?”
神灵残魂福生连忙拱手:“上仙所言没错,无极仙朝统御十二片星域,十二大仙王镇压四方,无数星辰,亿亿万灵自然需要层层管辖,星主便是每颗星辰上的最高统领。”
“原来如此…”
张奎微微点头,能够担此重任,想必手段不俗,怪不得一口怨气化为仙孽,还能保留意识。
不过,即便是身份尊贵又如何,故鬼作祟而已,既然知道其藏身之处,就绝对不会放过。
张奎看了一眼四周,整片黑潮已经开始混乱,自己那些分身不仅阻住了攻势,还挥动剑光开始到处追杀。
而在矿山脚下平原,虽然依旧是黑雾飞卷、山摇地动、炮声隆隆,但形势已彻底一边倒。
吼!
护法猿神将发出震天怒吼,粗壮手臂上腕刃挑着一名怪异君王砸在地上,小山般的拳头轰隆隆落下,顷刻就将对方打成肉泥。
而另一边,另一名怪异君王也被五艘星舟围攻,业火神炮轰得漫天冰块碎裂。
短短时间内,七尊怪异君王只剩两个,没了仙孽战旗控制,他们也恢复了疯狂,死战不退。
然而,随着其他怪异君王死亡,一次次凝聚吞噬又被星舟打断,黑潮不知不觉间早已开始混乱崩溃。
此战胜利已无悬念。
张奎微微点头,身形瞬间冲天而起,很快消失在西南方向黑雾中。
这是他在阴间第一次往西南更远处探索,放眼望去,依旧是成片的黑色沙漠,怪石耸立的荒凉戈壁。
上古大战后留下的遗迹也不少:
有长达百里的巨大裂缝,从上空看,就像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
被融成琉璃的整片沙漠、百里长的六指手印、连青铜塔都被彻底砸扁的阴府遗迹…
张奎看得心惊,许多痕迹即便是现在的他,也根本做不到,必然是仙人出手。
然而奇怪的是,虽然有零星阴间怪异四处乱窜,但飞驰数千里,形成黑潮的一个都没见。
“怕是全被这家伙收了…”
张奎一声嘀咕后,祥云猛然加速,很快,一片坐落在盆地中的巨大遗迹出现在眼前。
残垣断壁、黑色石殿,虽然经历了数万年,但从上空看,依旧能发现个规整的八卦,正是天元星阴兵营。
张奎两眼日月光轮旋转,通幽术洞照天地,立刻发现了不少蹊跷。
八卦接连点的十几座镇魂塔,居然大半还在运转,因此只有数十只阴间怪异在遗迹中流窜。
而这座阴兵营,煞气怨气翻腾不休,配合地下阵法布置,不少地方都成了诡异之地。
比如左上方的巽位,恶风滚滚如厉鬼呼啸,即便是神游境踏入,不消片刻,也会被吹散神魂。
而在左侧的离位,则是阴火炽盛,此火不见不闻,等你发现时,便已经肉消皮烂。
不少通道,都有骸骨堆积,更有损坏的青铜战车…
这些东西有点眼熟。
将军墓!
张奎看得若有所思。
此地远比他所见过的禁地连接通道危险,种种迹象显示,将军墓甚至数千年来根本没能走出这片遗迹。
这就有意思了…
那个仙孽常空分明可以掌控畸变的仙旗,却任由将军墓带走,说不定某些传承还是故意透漏出去。
他有什么阴谋?
想到这儿,张奎即便发现一个诡异的气息就在遗迹深处,也不着急进去,而是取出神像,唤出了神灵残魂福生。
“和我说说这个常空。”
福生先是眼神复杂地看了看阴兵营,随后拱手道:“回禀上仙,常空原本是一名游荡星海的散修,为人慷慨豪迈,声名远播,后来被乾吴仙王收服,又不知什么原因,辗转投入了长生仙王麾下。”
“他…是那种很少见的人,心怀怜悯,天元星一度在他治理下繁荣兴盛,小神即便触犯律法被投入神牢,心中也毫无怨恨。”
“那就怪了。”
张奎冷笑道:“照你所说,此人也算是个好人,为何要幕后作祟,掀起祸乱?”
福生哑然,“这…小神就不得而知。”
张奎眼睛微眯,“跟着!”
说完,大袖一挥阔步向前,同时一道道剑光如潮水般悬浮在身前。
有阴间怪异发现,疯狂嘶吼着扑来,但路上就被劈成了碎片,肉身腐蚀稀烂。
有黑石殿堂中阴煞汹涌,神孽仙怨鬼影重重,潮水般剑光过后,连那些煞气诡异之地,也清理的一干二净。
张奎看似闯阵,实际上实际上数百道飞剑早已飞入黑雾,在上空布下封禁阵法,堵住了仙孽常空的所有去路。
这阴兵营好东西倒是不少,在庞大军械库中,堆满了各色怨铜兵器和青铜战车,有些已经腐朽锈裂,有些则转变成了古器。
而让他奇怪的是,营地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高耸石碑,上面隐约有神道祭祀痕迹。
“那些是何物?”
张奎随意问道。
福生看了看回道:“回禀上仙,阴兵统属神道管理,大多为天元星阳世战死修士,有人不愿入轮回,又没能力转生重修,只要通过招魂神碑,便可归入阴兵营。”
“哦…”
张奎微微点头,人族神道虽有护法神将,但却没有护法神兵,毕竟他没时间一个个敕封,这东西倒是可以补上。
想到这儿,张奎剑光一闪,一座巨碑齐根消断,被跳出来的宝蛤蟆大口吞下。
福生在一旁看得眼皮直跳,他很想对张奎说没用,但想到对方种种奇妙手段,心中也变得不太确定。
张奎一边左右探查,一边注意着遗迹中央那个诡异存在,快到旁边时,身形一闪,庞大的气息瞬间笼罩了整个遗迹中央。
营地中央是一座庞大的太极神坛,虽然被层层灰沙覆盖,但还是能看到地下黑白二色。
这东西…
张奎微愣,这地下黑白二物给他感觉很熟悉,正是玄阴山上星舟核心太极球神材。
不过,却是削弱版,如果说那太极球神材是黄金,下面这层就是掺了些金沙的土块,甚至早已经灵气尽失。
而在太极神坛中心,是一座和他获得的天元星星轨有些相似,却更加巨大的石雕。
一个闪烁不定的身影站在下方,背对他沉默不语看着天元星石雕。
怪不得不逃,原来已经到了消散的边缘…
张奎眼睛微眯,心中升起了种种疑问,这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过自己恐怕问不出来,张奎灵机一动,给了神灵残魂福生一个眼神。
福生一哆嗦,无奈飘向前方,叹了口气拱手道:“小神参见星主,不知数万年过去,星主是否还记得小神?”
仙孽常空终于缓缓转身,一半如阴间怪异的畸变身躯不断扭曲,眼神疯狂,而另一只眼,却冷静淡漠。
“你还在…倒也是运气。”
福生尴尬一笑,讨好道:“星主大人,沧海桑田,仙朝已成过往,小神不知您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位张教主福缘深厚,乃是大气运者,不如与我同归于教主麾下,说不定…”
张奎听得无语,这厮绝对是个败类,说出的话,也是味道不对。
“呵呵…”
仙孽常空一声冷笑,“大道混乱,生在这个时代,生在这天元星,有什么气运,不过是冢中枯骨罢了,几年后一切皆空。”
几年后…
张奎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福生说你也算良善之人,为何要驱使怪异作祟,阻我扫荡阴间?”
“扫荡阴间,哈哈哈…”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三百零一章陰府兵營,仙孽示警展示
超棒的玄幻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三百零一章陰府兵營,仙孽示警讀書
仙孽常空身形越加闪烁不定,就连冷静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疯狂,“阴间怪异算什么,天元星早已是别人口中之物,我当然要出手,即便让天元星重归黑暗,也不想便宜了他们!”
“屁话!”
张奎大眼一瞪,“你说的是那些星空邪神吧,那又如何,大难临头,难不成我们闭目等死,即便不敌,死前也要杀几个垫背。”
说到这儿,张奎眼中煞光涌动杀意,“你算老几,有什么资格替这天元星万千生灵做主?”
旁边的福生缩了缩脖子,
好嘛,一个比一个横。
谁知,仙孽常空随着怨气消散,却逐渐冷静下来,两眼盯着张奎,满是怜悯和讥讽。
“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我即将消散于天地间,不劳你动手,走吧,劝你一句,什么大业都是假的,趁还有几年,快活一天算一天…”
“屁话真多!”
眼见对方身影已经变得模糊,张奎不耐烦问道:“到底什么大难说说,不拼一把,怎么知道解决不了?”
常空沉默,死死盯着他,忽然说道:“轮回!”
说罢,身形彻底消失,一丝存在过的痕迹都没留下。
轮回?
张奎心中一惊。
……
“神朝永存!”
矿城高山之巅阵地上,无数修士都在疯狂欢呼,各个欣喜若狂。
当看到那淹没天地的黑潮时,几乎所有人都心存死志,不少人更是彻底绝望。
但谁也没想到,如此恐怖的黑潮,他们竟然挺了下来,并且伤亡很少。
虽然主力是太始、星舟、护法神将和数十名天阁大妖,但经此一役,神朝终于练出了一匹强军。
平原之上,即便大部分都被烧成了灰,但阴间怪异的尸体还是遍及四野。
五艘星舟还在外游荡,彻底扫荡分散的一批批怪异,以绝后患。
“好!”
消息传到了神屿城,竹生大喜,随后和赶来的华衍老道、赫连伯雄几人站在了阴间地图前。
“教主传来了消息…”
赫连伯雄脸上的喜色难以掩饰,指尖临空挥舞,血色灵光在地图上画出了一条条轨迹,正是阴间与阳世对应的神州地图。
“这次黑潮,幕后黑手汇聚了数州之地的怪异,包括神屿城所在的安庆州,神耀城所在的莱州、勃州,阴兵营所在的江州,还有沙洲澜州,这些地方阴间怪异只剩残兵。”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如此甚好!”
竹生眼中满是兴奋,“只要我们打开各地通道,建立碉堡,以神火镇魂塔镇压,肃清阴间东洲一地指日可待。”
爱不释手的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三百零一章陰府兵營,仙孽示警閲讀
华衍老道抚须笑道:“不急,如今只需巩固防线,待那些剩下的星舟炼制完成,便是出击之时。”
普阳老道也是满脸笑意,“经此一役,那些战队队长怕是各个都要突破,大庆之典是必须的,对了,教主去哪儿了?”
赫连伯雄微微摇头,“教主有要事,让我等自行行事,神道网络也失去了联系。”
“太始也联系不到?”
众人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
黑暗,无尽的黑暗。
张奎坐在冥土石棺中,潜入了阴间地下。
不同于阳世,阴间的地下简直单调到让人发狂,只有无尽的黑暗扑面而来,似乎永远也到不了头。
阳世与阴间,两者互为表里,就连星辰也是相似。
张奎早已知道轮回的秘密,是星球灵韵,万物生机的保障,清除怪异,就是为了保护轮回。
上次见到银魂汇聚,聆听大地波动,他就有心查看一番,见识所谓的轮回,但却诸事繁忙,一直没有时间。
这次仙孽常空说轮回出事,让他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撇下一切进入查探。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枯燥而单调中,他竟然凭空生出昏昏欲睡的感觉。
不对!
张奎猛然一惊,冥土石棺顿时停下,惊疑不定地看着四周,什么都没有,仿佛悬停在黑暗虚空中。
这阴间地下有些不对,他刚才差点神魂一睡不醒。
张奎眼神微动,拿出了三头六臂神像,刚要召唤福生,却忽然想起,这冥土石棺有个特点,神灵进入,立刻昏昏沉沉如死去一般。
无奈之下,张奎只好重新返回,三个时辰后才回到地面。
福生裹着黄烟出来后,张奎立刻问道:“可曾有人去过轮回?”
“啊…”
福生目瞪口呆,连忙焦急摆手,“上仙万不可做傻事,轮回为天地大秘,即便在仙朝内,也是很少有人知晓。”
“别说我们这些神灵,听说有仙人下去,也陷入其中,再也没有回来。”
“那该怎么办,没听到常空说轮回出了问题么?”
“那个…不如教主全力想办法去月宫躲避?”
“放屁,大难之下,怕是月宫也……”
正说着,忽然地下传来隆隆震动,凄惨悲凉的声音响起,一条阴魂组成的银河从远方而来,渐渐沉入地下。
张奎哈哈一笑,“正愁没人带路!”
说着,一股黑烟消失,只留下阴风呼啸的荒凉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