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臨淵行討論-第八百六十二章 朕本欲做個明君讀書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白骨怪人爬出的地方,距离幽潮生所在的星球不远,当年幽潮生率领从第六仙界迁徙的人们一路躲避魔王的追杀,仓皇逃难,险死还生,终于避开苏云,便在这里落脚。
这个世界,位于第七仙界的边陲,一道银河星系的第三旋臂上,微不足道,只是一个寻常的小世界,便是连天地元气都很稀薄,更别说仙气乃至福地了。
但是因为有幽潮生的缘故,这里的天地元气异常充沛,甚至有些山谷河流弥漫着仙气。若非幽潮生担心动静太大会引来“大魔神”的窥探,肯定连福地都会造出一些。
他原本便善于夺天地造化,仅凭几根黑石柱子便摧毁帝廷,夺走帝廷数以百计的福地所有仙气和一切天地元气,即便是强大如天后这样的存在都会被夺去半数修为!
倘若真的全力施为,恐怕能将这颗不大的星球打造成比帝廷还要兴盛的福地!
但苏云如同阴影一样笼罩在他的心头,让他不敢太放肆,只是布下阵势,悄然的从星空中盗取第七仙界的天地元气,每次只盗取微不足道的一点儿,用来改善这里的民众的资质和生活条件。
他已经把这些凡人当成自己新的族人。
原本属于他们三瞳一族的那个宇宙,随着道界的彻底湮灭而化作劫灰,不复存在。而他遇到的那些逃难者,朝夕相处,让他萌生出这些人是自己族人的想法。
而且,延续三瞳一族的血脉似乎也不那么艰难,只要生几个三瞳血脉的孩子不就行了吗?
并且,他已经付诸于行动。
然而,那白骨无声的嘶吼惊动了他,让他紧张起来。
因为他感觉到这股气息是向这边而来,显然那白骨的来历与他差不多,都是另一个宇宙遗迹中残存的强大存在,在进入仙界宇宙之时都面临着一个迫切的问题:寻找足够的元气!
“附近只有我们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充沛,因此他必然会来这里……”
幽潮生刚刚想到这里,只觉那股气息已经十分接近,当机立断把怀中的婴孩交给妻子香君,道:“保护好孩子!”
只见那孩童眼睛中也有三颗眼瞳,与幽潮生一样。
幽潮生腾空而起,下一刻便来到天外,远远只见一株白玉树向这边袭来,还未接近,自己一身气血都已经近乎沸腾一般,气血从肉身的肌肤和各窍之中溢出!
幽潮生心中微沉,立刻镇住气血,衣袖一兜,袖筒变得无比庞大,将他们所在的星系兜住,随手一抖,但见这片星系立刻从他袖筒中飞出,向第七仙界大陆飞去!
幽潮生面色凝重,盯着那株在星空中疾驰的白玉树。
那并非是真正的白玉树,而是由白骨组成的一个怪人,那人的肩部长着一条条手臂,数以百计,因此远远看去如同一株在星空中飞行的白玉树!
这白骨怪人,正是幽潮生适才所感应到的异宇宙强者,宇宙坟场中的可怕存在!
他没有生出血肉,却长出许多条手臂,显然所汲取的天地元气,还不足以让他恢复肉身!
没有恢复肉身,便看不出来他的模样和最终形态。
幽潮生目光闪动,心道:“我已经不是初来这个宇宙时的那个虚弱的我了,这段时间,我修为虽然未能达到从前的巅峰,但已经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他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因为这个宇宙根本没有道界!
或者说有,但是这个道界是个人的道界,就是仙人们所修炼的道境,只要修炼到第十重天便是个人的道界,却并非整个宇宙的道界。
他的功法,是要身与道界相合,掌握宇宙乾坤的大道,才能达到道神境界。没有道界,让他有些茫然,不知该怎么修炼才能提升到道神境界。
“轰!”
幽潮生与白骨神人碰撞,边陲的星空剧烈的波动一下,远处北冕长城浮动不休,巨大的城墙向后退去,挤压混沌海!
那白骨神人的手臂啪啪断去,不少断手的指骨插在幽潮生的身上,那些指骨如有生命,立刻插入幽潮生伤口,沿着伤口向他体内钻去,如同蛆虫。
幽潮生嘴角溢血,施展出第二招!
那白骨神人也丝毫不惧,直接以命相搏!
第二股波动传来,澎湃的波动让整个第七仙界的星空齐齐向前挪移了半尺!
虽然仅仅是整体宇宙空间跃动半尺,但这爆发的力量,却足以举世震惊!
这一击惊动帝混沌,让帝混沌从茫茫的混沌之气中坐起,向波动来处看去,惊疑不定。
幽潮生与那白骨神人的第三波碰撞传来,即便是在太古禁区中的诸帝,也感受到了那股奇异的震动,纷纷仰头向天外看去。
只见穹顶的混沌海上,一股肉眼可见的波纹从轮回环的方向传递过来。
诸帝不禁骇然。
如此威能的神通,他们仅在轮回圣王与外乡人一战中见过!
不过那时,轮回圣王与外乡人是站在混沌海上交锋,掀起的浪涛更大,更猛,而这道波纹却是从轮回环中的八大仙界中传来!
波动虽然弱了许多,但毕竟要穿过北冕长城和轮回环传递到混沌海上,肯定会被削弱很多。
显然,有人在八大宇宙中交锋,而且交锋之人的战力,只怕比轮回圣王等人逊色不了太多。
“那么,交锋的会是何人?”
帝忽、邪帝等人立刻停手,向第七仙界而去。
第七仙界边陲星空中,第三次交锋之后,那白骨神人被打得爆碎,不复存在。
幽潮生身上也并不好过,多出了许多伤口不说,白骨神人的骨骼指节,插入他的身体,便在他体内像蛆虫一样钻来钻去,大肆破坏!
幽潮生竭力镇压住伤势,踉跄向前走去,走了几步,突然哇的一声吐了口血,连忙止步,再度镇压伤势,这才勉强稳住。
他踉跄前行,过了不久终于来到古老宇宙至人秦煜兜的葬身之地,只见一道光门出现在北冕长城的墙壁上,光门中,三条锁链笔直的从门中伸出,极是古怪!
幽潮生凝眸看去,只见那三条锁链拴着一座古老无比的宇宙碎片,而那碎片后面还有一条条锁链,不知拴着些什么东西。
此时,正有白骨顺着那些锁链向外爬去,试图爬出光门!
幽潮生吃了一惊:“再来一个,我可吃不消!不,这一个我都吃不消!”
他转过身去,踉踉跄跄在星空中疾行,终于追上先前抖袖抛出的那个星系,追上星辰,坠入大气层。
幽潮生坠地,连翻带滚,滑行良久这才停住。
过了不久,香君带着许多灵士寻到这里,幽潮生抓住香君的手,又吐了口血,声音嘶哑道:“去帝廷!见大魔神!”
苏云也感应到那三道异乎寻常的波动,这波动如此强烈,在他赶路时,将他周身的混沌之气震散。
不过这三道波动过后,一切便都恢复平静。
苏云心中微动,很想回头询问一下帝混沌,究竟发生什么事,但想到帝混沌以混沌之气隐藏自己,料想他不会轻易见自己。
他只好怏怏前行,向帝廷赶去。
过了数十日,他带着众人返回帝廷,心中颇为自得:“从前我施展混沌神通带人赶路,动不动便会修为耗尽,不得不停下歇息。而今带着小帝倏、碧落、芳逐志与几个筋躯雄壮的魔女,却丝毫不用休息,可见我的修为大有长进。”
他们回到帝都,众人各自散去,碧落带着几个魔女去寻找应龙、白泽,商量为几个魔女量身打造功法,莹莹则带着小帝倏,让他破译至尊殿堂的典藏。
苏云则去见帝后娘娘,夫妻二人分别多年,难得温存,自然有许多话要说,许多事要做,不宜为外人所道。
师蔚然则寻到芳逐志,踟蹰片刻,还是询问道:“云天帝不在时,我意欲询问帝后家鼎有多重,钟有多大。帝后看破我的想法,于是呵责我,避而不谈。东君可知云天帝家的鼎有多重,钟有多大?”
芳逐志想起自己在弥罗天地塔中的遭遇,不由潸然泪下,取出棺椁,合身躺入其中。
师蔚然迟疑,还要再问,却见棺材板飞起,落在棺上,又有几十根棺材钉飞来,咄咄咄的钉住棺材板。
“东君……”
那棺椁呼的一声飞起,不理睬师蔚然,径自远去。
师蔚然愕然:“这厮,这是怎么了?”
又过数十日,苏云终于从温柔乡中醒来,想起自己是天帝,还要早朝,于是便从床上起来,打算早朝去。
待来到朝堂上,文武百官一个没有,苏云询问,只听金吾卫道:“陛下称帝以来,除了登基的时候上过朝,何时来早朝过?而今早就没有早朝的规矩了。文武百官都是各司其职,几十年没有乱过,即便有事,也是帝后娘娘处理。陛下若是执意早朝,恐怕他们都会被打乱,迫不得已从各地跑过来陪陛下早朝。”
苏云呆了呆,摇了摇头,兴致阑珊的返回后宫,心道:“我本欲做个明君的,奈何天下人叫朕做个昏君……”
就在这时,那金吾卫慌里慌张的跑来,叫道:“陛下,陛下!有人求见,自称幽潮生!”
苏云心头一跳,便心生杀机,想立刻杀回去,做掉幽潮生。
但转念一想,这数十年不见,幽潮生定然已经恢复道神的修为境界,自己前去,定然被幽潮生做掉,便想溜走。
但随即又是一想:“我若是走了,他盛怒之下大开杀戒,我这帝廷多少百姓岂不是糟了毒手?”
苏云硬着头皮随那金吾卫前去,又暗暗命人去通知莹莹,让她哪怕把金棺中的混沌海水倾入北冥之中也要取来金棺!
“若是晚了,那就把朕入殓棺中去!”苏云咬牙。
待他来到跟前,却见金銮殿中有十多个灵士,并不见三瞳道神幽潮生。
苏云正在诧异,其中一个女灵士怀抱着婴孩,盈盈拜倒,道:“请陛下救救外子!”
苏云不解其意,见那女灵士模样清秀,于是道:“你且起来,仔细说话。你这外子是什么人?幽潮生又是何人?”
那女灵士起身,落泪道:“外子便是幽潮生。”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苏云怔然,起身向那女灵士走去,道:“你怀抱的孩子让朕看看。”
那女灵士掀开襁褓,苏云看去,只见那婴孩双眼乌溜溜的,一边吃着拳头,一边看向苏云。而那婴孩的娘亲也是颇为清秀俏丽。
苏云道:“幽潮生何在?”
那些灵士指向天外的一颗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