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御獸進化商討論-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沮喪的血浴之母(求月票!)分享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自己在和苗振山打电话的时候,说过要给苗家再培育出几名帝级强者。
苗家多出了帝级强者,自然不甘心于保持现在这种,被各大小势力嘲讽的局面。
苗家缔兽苑急于立威。
那些没有帝级强者的老牌势力,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温钰所说,苗家急于恢复强盛的状态。
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牌帝级强者和普通帝级强者,绝不是一回事。
就是苗家那七名新晋的帝级强者联手,也打不过拥有君王阶五级创世四劫地心龙蜗的韩天河,和拥有君王六阶创世五劫鬼穹魇兽的刘岩山。
刘岩山和韩天河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面对十名初入帝级强者的围攻。
在付出一定伤势的代价下,有很大概率可以绝地反杀。
更何况苗家新晋帝级强者的创世种灵物,都被林远收去了创世地脉,不能当做寻常的新晋帝级强者对待。
不过这样正好,那些老牌势力受到苗家缔兽苑的威胁,绝不会坐以待毙。
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将势力保全。
苗家缔兽苑不傻,在眼前这种局面下,不可能去惹背后有顶尖势力扶持的老牌势力。
那些没有顶尖势力扶持的老牌势力,为了苟活下来。
势必会走极乐海族的老路,寻求天空之城的帮助。
这能直接为天空之城带来,两方面不同的好处。
一方面,这些老牌势力找天空之城帮忙。
一来,天空之城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收割,苗家缔兽苑派出的帝级强者,获得世界结晶。
二来,天空之城帮助那些老牌势力存活了下来。
那些老牌势力会打从心眼里,感谢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事后,可以这些老牌势力手中,获得大量的好处。
星网上的舆论,向来只在一时。
新事件的发生,注定会分走旧事件的热度。
苗家缔兽苑和天空之城,再次在极斗场上会面,无疑会将原本丢失的热度再拉回来。
将这场天空之城,苗家缔兽苑,月后弟子三方的冲突,再次点燃。
热度的重燃,会让林远再次收割大量的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对于目前的林远来说,等于提升自己手下最强战力的武器。
对此林远十分的在意。
林远之后想要对沼泽世界,甚至是其他次元世界开发。
少了信仰之力可不行。
没了信仰之力,林远这个使徒心中的主宰就装不下去了。
“温钰,苗家缔兽苑那边你再注意一下。”
“是缔兽苑针对的那些老牌势力,找到了天空之城,想寻求天空之城的帮助,我们就接下来。”
“不过,前提不要让那些老牌势力提前将消息透露出去。”
温钰闻言,笑着说道。
“已经有一家老牌势力,来接触天空之城了。”
这家老牌势力在昨天一天的时间里,来我们的星网势力领地拜访了好几次。”
”在没问少爷的意思前,我一直没有接触他。“
“这家老牌势力名叫桑织小筑,主要职能为培育一些珍贵的纺织类灵材,风评不错。“
“若是我们救下了桑织小筑,之后我和品如成立服装品牌的时候,等于多出来了一个优秀的供货商。”
林远闻言,说道。
“温钰,和那些老牌势力接触的事就交给你了。”
“对了,鲸洋贸易那边,有没有什么动作?”
林远为了迎接不到一个月的辉耀百子序列选拔,要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面对势力上的事情,林远打算当一个月的甩手掌柜。
比起苗家缔兽苑的动作,林远更关心的还是鲸洋贸易。
听林远提起鲸洋贸易,季枫的身形一僵。
季枫目光定定的看向温钰,显然也十分想要了解鲸洋贸易的近况。
温钰闻言,眉头微皱。
沉吟了片刻后,才开口说道。
“少爷,对于鲸洋贸易,我近来做了详细的调查。”
“详细整理了隐月阁中所有鲸洋贸易的资料。”
“发现鲸洋贸易这几年虽然没什么明显的动作,但一直在用非常丰厚的报酬招募缔造师。”
“这些被招募的缔造师,一开始总外出参加一些活动,显然在鲸洋贸易中受到了极好的待遇。”
“可渐渐的,这些缔造师便再没了音讯。”
“只有那些近期加入鲸洋贸易的缔造师,才会在外活跃。”
“在整理这些资料的时候,我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些被招募到鲸洋贸易的缔造师到哪里去了。”
林远闻言,看了一眼季枫。
此时季枫的脸上满是阴郁,沉痛的神色。
林远记得当初季枫和自己说起海天一脉情况的时候,曾经提到过。
海天一脉的缔造师,是率先被鲸洋贸易万旗一脉控制,并击杀的目标。
季枫能逃脱一死,没有被立即击杀。
很大程度上和季枫并非缔造师有关。
鲸洋贸易如此对待海天一脉的缔造师,说明鲸洋贸易对缔造师资源并不渴望。
鲸洋贸易既然不渴望缔造师资源,为何又要招募大量缔造师呢?
细细思量下,林远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难道鲸洋贸易用缔造师,或者说是缔造师的命,在达成某种目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林远觉得,自己在辉耀百子序列开始之前。
应当带着白言,去好好去鲸洋贸易的老宅,探一探鲸洋贸易的底细了。
白言在自己用信仰之力加持下,堪称永恒之下第一人。
林远不相信鲸洋贸易有成就永恒的战力。
若真有,这就是辉耀冕下们该头疼的问题了。
原本林远还打算借着苗家缔兽苑,去探鲸洋贸易的底。
现在林远不想等了。
要知道每一名缔造师,无论星级高低,对于辉耀来说都是一笔极大的财富。
若鲸洋贸易真的是在用缔造师的命,达成某种目的。
等于在截断辉耀的源泉,从根本上透支辉耀的潜力。
当然这还只是林远根据温钰的调查,进行的猜测。
实际情况具体如何,还需要林远去鲸洋贸易老宅实地探查过才能清楚。
这时,温钰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林远说道。
“少爷,要真说有问题,庄园中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血浴之母了。”
“这几天血浴之母因为髓契的圣源之物,十分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