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蓋世 逆蒼天-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看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陈青凰那双青绿色的眼瞳,因米婷的述说,突生异变。
数不尽的光影,人族和妖族的符文,和不知名的幽暗斑点,忽然就从其眼瞳深处涌现,如两个浩渺深幽的星河,正在向外展现着无穷神妙。
她的眼瞳色泽,也在千变万化,有绚烂的异芒交织,透出令人心魂惊悸的气息。
哧啦!
此方荒芜的天地,规则如被撕扯,地心深处暗藏着的某些异类,微小的生灵,无声无息地死亡。
陈青凰已具备半神级别的力量,在浮生界般的异域,她堪比神灵。
她的心念,她体内潜藏的恐怖波动,足以让这方天地,短短时间就崩溃碎灭,化作绝对的死域。
一看眼前异状,虞渊也心道要遭。
在陈青凰的眼瞳深处,他瞧出了一些端倪,判断出青鸾女皇并没有失去记忆。
而是,因为灵魂受创严重,导致青鸾帝国的女皇陛下,有序的记忆,毕生的人生历程,硬是被打乱了,变得紊乱,变得没秩序。
她人生的记忆和历程,好比一条从上游往下游,缓缓流淌的河流。
眼中的光影,符文,幽暗斑点,代表着她的记忆,经历的事件,还有对力量奥妙的认知,这些全在河流中,有序地向下流淌。
可一旦混乱,那条河流将会变得无比凶险。
没前面记忆、经历的衔接,后面涌现的人生感悟,对力量的醒悟,就像是无根浮萍,无法对上号。
此刻的陈青凰,一生的记忆,经历,对天地规则的参悟,全部零散而无序。
没在脑海重新梳理好,她在浑噩的状态,脑子就是一团乱麻。
如果要强行苏醒某一段记忆,却不能贯通前后相关的部分,只会令她更困惑,头痛欲裂,甚至因魂魄的无序,造成力量的严重失控。
米婷所言的人族,大妖,浩漭的一些事件,便是勾起了她的部分深刻记忆。
而那些深刻记忆,还是处于混乱无序的状态,还没被她调整清晰。
喀喀!
附近的荒芜大地,几座矮小的山头,光秃秃的树木,忽然遭受异能的扫荡。
树木化作木屑纷飞,山石碎裂后炸开,荒芜的大地绽裂了狭长深幽的蜘蛛网。
毁灭和死亡力量,和浮生界暗藏的规则碰撞,形成了一股令周边天地,能够在瞬息间生灵绝灭的波动。
事实上,除虞渊和米婷外,方圆百里内,已寸草不生,虫豸尽亡。
“闭嘴!”
心惊胆颤的虞渊,面色一寒,冷声高喝。
早就被吓呆的米婷,瑟瑟发抖地,慢慢地往后退。
她感觉到了不对劲。
因陈青凰的眼瞳异变,她心脏狂跳,血脉压抑的几欲窒息,她嗅到了极致的死亡和毁灭两种反常异能,笼罩了附近的天与地。
顷刻间,她仿佛看到浮生界的所有物种,生灵和植物,纷纷灭绝的可怕画面。
那画面,如此的真实,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形成。
她意识到,造成此恐怖异境的,就是那位从外界而来的,同为暗灵族的少女。
只是,什么时候暗灵族的血脉,变得如此邪恶极端了?
外界的同族,难道都是如此?
越想米婷越是惧怕,再也不敢胡说八道,只想远离虞渊和陈青凰,以后也不要接近,不要再有任何的来往。
噗!噗!
两团幽深的异光,在陈青凰眼瞳深处爆开,她的一双明耀的眼睛,如灯笼忽然熄灭了火焰,再也不见光泽。
虞渊阴沉着脸,过去将第二次陷入昏厥的青鸾女皇搀扶住,一把背起来。
“请别再打搅我们!”
精彩都市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熱推
丢下这么一句话,他再没有迟疑,身形如电地迅速离去。
他担心,此地的异常会惊动上陆的强者,怕银鳞族、火蜥族和岩族的族人,告知那对星族的姐弟。
陈青凰这趟闹出的动静太大,七级、八级的暗灵族族人,也没能力在一霎那,令方圆百里的空间大地,出现如此生灵绝迹的异状。
“该死,偏偏又再次昏了过去!”
虞渊心情烦躁。
……
呼!
一艘挥洒着灿然星光,流线型的深青色古舰,轻盈地落入上陆的一处岩石高地。
月夜族的佩莱,虚空灵魅的达克,还有名叫果梨的丫头,加众多月夜族、女妖和暗灵族的异族,激动地散落于星河古舰旁,或手贴着胸口,或跪伏下来,或两手高举着,朝着慢悠悠走出的女子行礼。
丹妮丝轻提着蓝色裙袍,从那艘星河古舰走出,站在众人中央。
“拜见小姐。”
在场的所有异族族人,赶紧行礼,轻声问候。
出自虚空灵魅一族的达克,眼神炙热,第一时间上前,向闻讯而来的,下陆的真正统治者,现出一脸谄媚的笑容。
丹妮丝面色淡漠,冷声说道:“我有阵子没回浮生界了,我那不成器的弟弟,近期也是在外面。按照我和他的约定,三年内,上陆和下陆,不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争。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是途径浮生界,忽然得知消停很久的两个大陆,再次炮火连天。
本来不想过来,即便过来大部分时间,也是直接开赴向下陆的她,因为看到不少下陆的仆从,全部受困于上陆,还在被效忠弟弟的奴仆追杀,就临时改了主意,命令独属于她的星河古舰,就在上陆停泊。
“是这样的!”
达克凑上前,将他打探到的,还有猜测到的,一点不漏地,叙述给丹妮丝听。
“佩莱,我对你有影响,你来说说看,达克有没有说谎。”出生高贵的星族丹妮丝,眼睛骨碌一转,看到人群中的月夜族老叟,“那两个暗灵族的族人,你是率先接触的,还很年轻?”
佩莱点头,“很年轻,战力极高,我无法确认血脉等级。是他们洗劫了上陆的各族药草,激怒了受命看护的银鳞族强者。”
“很会给我惹事啊。”丹妮丝轻哼了一声,“下陆的年轻人,现在没什么能看的,突然冒出两个刺头,闯了那么大的祸,我倒是有点兴趣了。这样吧,我先不着急离开,亲自查看查看情况。”
……
上陆边沿绝地。
虞渊站在一处断崖,看着前方黄色的虚空,有微小光烁闪耀,暗自感应了一番,知道那些光烁皆为星辰。
只因,黄色太阳永恒地释放着光芒,遮掩了那些星辰,所以难以看清。
他知道,在脚下的另外一面天地,生活着的月夜族、暗灵族和女妖等异族,看到的星穹必然灿烂许多。
因为月之光辉,无法璀璨明耀到,能遮掩一切。
将背上的青鸾女皇放下,看着她眉头紧皱,双眸闭合,虞渊沉吟了一会儿,心中有了一个决定。
待到陈青凰再次醒来,定要说服她,看看能否让她唤出那座“死亡巢穴”来。
不死鸟的三个巢穴,彼此能相互连通,“死亡巢穴”在她体内,而那座“毁灭巢穴”该是抵达浩漭天地了。
只要“死亡巢穴”再现,他就拼命一次,看能否驾驭斩龙台,借“死亡巢穴”从浮生界离开,冒死回归浩漭天地。
忽然间,他脸色深沉下来。
一艘深青色的星河古舰,挥洒着星光,在浮生界的虚空闪现,就在附近游荡着。
看到那艘星河古舰的霎那,他就确信该是浮生界的统治者——那对姐弟,其中一个回归了,并且在搜寻他的下落。
“会是姐姐,还是弟弟?”
虞渊眼神渐冷,看着昏睡中的青鸾女皇,脑海电光飞窜,想着破局的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