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腳踝骨折-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京城殺人案分享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大人,东街又发现了一具尸体,与之前发现的那几具尸体一样,都是被人割了喉。”一名差役来到刑部的一位主事面前禀报。
京城每天都会死人,有饿死的,有病死的,到了冬天,一晚上多出十几具尸体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平时街上发现尸体,会有专人处理,一般都是送到城外草草掩埋掉。
不过,这些尸体很多都属于意外死亡,穿着打扮也都是街上吃不上饭的乞丐,这种人死了也不会有人关心。
然而,街上发现了好几具尸体上带着伤口,一眼就能看出是被人谋害,这样的尸体需要交由五城兵马司,再由五城兵马司交到刑部。
刑部主事听到又有人被杀,眉头紧锁。
光是这几天就已经发现了五具尸体,至今都没有破案,连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甚至连苦主都没有找到。
为此,他昨天当值的时候,被上官好一顿训斥。
“苦主找到了吗?”刑部主事问道。
那差役摇摇头,旋即又道:“死者的身份到是确定了,是给车马行做事的苦力,家中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就连住处都是别人的院子。”
“又是一起无头案。”刑部主事脸色变得难看。
连苦主都没有,查案子都没有方向,哪怕猜到这样的案子很可能是因为仇杀引起,但想要找到凶手,无疑大海捞针。
“尸体已经带回了衙门,大人您要不要看看去?”差役看出面前的主事脸上挂满了不高兴,说话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刑部主事一脸烦躁的说道:“让仵作抓紧验尸,完事把结果送过来,本官不过去了。”
平时这样的凶杀案十天半个月也未必碰到一回,如今连续三天,已经发现了六具被杀的尸体。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小的先行告退。”差役躬身一行礼。
刑部主事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治下的辖区一连出了这么多案子,对他来说,若不能找出凶手,今年的考核只能是下下,不要说升官,就连保住现有的乌纱帽都难。
“来人!”刑部主事冲外面喊了一句。
一名带刀的差役走了进来,躬身说道:“大人您有何吩咐?”
“叫上衙门里所有无事的差役,随本官去东街,本官要挨家挨户的查,就不信找不到凶手。”刑部主事下了狠心。
差役去外面传达命令。
时间不长,几十号差役从衙门走了出来,浩浩荡荡的朝东街方向走去。
京城里死上几个穷苦力,对京城里的那些朝中大员和勋贵来说,根本没有人当回事,甚至一些勋贵家中,每年都会因为各种原因死上几个下人或是婢女。
像这种谋杀案,根本惊动不了朝中的那些大人,就连刑部自己也只有各司郎中才会过问几句,催促一下下面的员外郎或是主事抓紧破案,仅此而已。
“劳烦伙计通禀一声,我找你们罗掌柜。”一家布店门外,一个身穿短打的苦力陪笑的和布店的伙计说话。
伙计上下打量了一遍苦力,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说道:“去,去,去,你一个穷苦力还要见我们家掌柜,该干嘛干嘛去!”
苦力一声脏和和的衣服,伙计不觉得这样的人会认识他们掌柜,直接开口赶人。
苦力眼神微微一冷,脸上笑容不变的说道:“我真的认识你们掌柜,不信你去喊一下罗掌柜,就是一位姓许的人来找他,他肯定会出来见我。”
“你真的认识我们掌柜?”伙计见面前的苦力说的如此肯定,面露迟疑。
苦力点点头,道:“我真的认识罗掌柜,前不久我还和罗掌柜在一起说过话。”
“那好吧,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一下我们掌柜。”伙计最终还是决定替眼前的苦力喊一下自家掌柜。
“多谢了。”苦力朝伙计拱了拱手。
待伙计回到布店,苦力往前走两步,来到墙根底下,靠着墙根蹲了下来,目光却在往四处打量。
时间不长,伙计从布店里走了出来,对蹲在墙根的苦力说道:“想不到你还真的认识我们掌柜,进来吧,我们掌柜的答应见你了。”
苦力急忙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跟在伙计身后进了布店。
布店分前后两个院。
前面是布店,后面是布店的库房和住处。
伙计带着苦力进了后院,径直来到正对布店的正房。
“掌柜,人带来了。”伙计恭敬的对坐在屋中的掌柜说道。
罗掌柜看了一眼伙计身旁的苦力,道:“行了,你回去做事吧!”
伙计躬身退了出去。
“还是你这里好,有人伺候,还有好吃好喝。”苦力上前两步,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座位上,伸手抓起桌上的一块点心塞进嘴里。
“你怎么来了?”罗忠旺看着面前的苦力,脸色有些不好看。
来人和他一样,都是李永芳安排到京城的探子,平时私下里,他们这些人从来没有联系,哪怕都认识,很多时候也会装作不认识。
上一次对方把他拦下来,也是两个人唯一一次单独呆了这么长时间。
许金水抓起茶壶,放在嘴边,隔空把里面的水从壶嘴里往自己嘴里面倒,直到嘴里的点心都咽下去才停下。
放下茶壶,他这才说道:“机会来了,咱们该动手了。”
“什么意思?”罗忠旺眉头一挑。
许金水说道:“你不会不知道这几天东街有人被杀的事情吧!不应该呀,你开门做生意,就没听到过?”
“京城哪天不死人,这有什么新鲜的!”罗忠旺不以为然地说。
听到这话的许金水打量了罗忠旺一眼,道:“看来你是好日子过多了,连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了,你可知道最近这几天被杀的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
“什么人?”罗忠旺下意思问道。
许金水说道:“都是从辽东过来的,你说是什么人?”
“你是说他们也是……”话说到一半,罗忠旺急忙住声,脸色骤然一变。
许金水拿起桌上的一块点心,咬了一口,嘴里喷着点心渣子道:“被杀的那些人都是东街做活的苦力,我专门去看过,全都是辽东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