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雲起瓦羅蘭 ptt-第1028章 天平之戒鑒賞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于是乎,“为了诺克萨斯”的喊声响彻天际。
被迫“破釜沉舟”的诺克萨斯军队吹响反攻号角,近万人的主力部队直奔先前被抛弃的苦力,剩下的数万人化整为零引开绝大多数的亡灵,让主力部队能够消灭同样被关起来的艾欧尼亚人,然后再解决亡灵带来的危险。
可是等诺克萨斯人摆脱亡灵,兄弟会袭击,陷阱等等各种危机赶到时,却发现艾欧尼亚人不见了。
他们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再没留下哪怕一丝痕迹,哪怕由法师部队再三检查,还是会得出“并无超大型空间法阵展开”的结论。
熱門都市异能 雲起瓦羅蘭 線上看-第1028章 天平之戒推薦
失去敌人威胁的诺克萨斯大军,本该破开轰塌的城门离去,避免与亡灵大军速死一搏,却被恰到好处赶来普雷西典大军堵住。
哪怕接二连三的遭受了算计,塞勒斯还是做出“壮士断腕”的明智、残酷选择,以近乎疯狂的姿态让士兵们打开包围缺口,并留下近万士兵断后,以保证逃走的三万多人能有足够时间。
至于被引来的亡灵天灾,自然有随军前来的卡尔玛出手驱散。
至此当初诺克萨斯人不惜代价,死伤无数强攻两日才打下来的萨恩泽城,以半日不到就破城的速度重归艾欧尼亚,但留给此地居民们的却不是家,而是满目疮痍。
当然,仅此一役艾欧尼亚境内再无外敌,唯有位于海岸线附近的斐洛尔要塞屹立不倒。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雲起瓦羅蘭討論-第1028章 天平之戒鑒賞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雲起瓦羅蘭討論-第1028章 天平之戒閲讀
……
均衡南院周边,白崖酒肆。
“哼、哼…真香啊。”
坐在角落一隅的道森耸动着鼻子,有些陶醉的看着桌上才刚刚摆上来的五味汤,渍了糖的肉块浮在浓汤表面,波光粼粼,诱人吞香。
但还不是时候,要等碗里的脂肪稍作融化、肉块散开,等那时候才是最佳的品尝时机。
时间就这样在人声混杂但不嘈杂的酒肆中静静散开,如桌上的汤一样肉块融于其中,变成滴滴分明,粒粒皆香,有浓有淡,有鲜有醇的五味汤。
这是慎,劫第一个朋友最喜欢喝的肉汤,亦是劫与苦说父子在一起吃的第一顿饭,同样的也是他和叶舞两人吃的第一顿饭。
太多次的第一,让这碗本就美味的五味汤变得更加特别。
“要喝吗?”
拿起勺子的道森递了过去,才刚刚悄然出现的劫藏在角落阴影内,看着桌上的五味汤久久没能言语。
道森也不催促,一直保持着递勺子的动作,等到汤的味道开始弱化时,劫才伸出手接过勺子,带着的铁面具嗡了声“谢谢”,汤就被无声推了过来。
阴影中的劫摘下面具,但没有让道森看到,因为他是近乎贴着碗摘的,让面具背后的那张脸“探”进了碗里,“呼哧、呼哧”的声音紧随其后响起,喉咙耸动着的劫大口大口喝下这碗五味汤,在道森的魔法掩盖下也没能引起周围异动。
“嗯啊……”
很快喝完的劫发出享受的声音,但只有一瞬间,下个瞬间他便将脸藏进无人能看到的铁面具下,他先是看看四周,然后迎上了道森那双漆黑眸子。
“谢谢你的隐匿魔法。”
“举手之劳,这汤的味道怎样?”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味道啊…”
没想到会问及味道的劫舔舔嘴角,才发觉这并不是记忆中的味道,只是比较像而已,他有些愕然的看向酒肆入口,那里不知何时从白发老人,换成了与老者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
换做以前,劫可能会去问问老者如何了,是否身体有恙,年轻人叫什么之类的事情,现在却没了这种心情。
原来我只是在怀念过去,而不是这碗汤真的有多么好喝。
醒悟到这一点的劫深深凝望了道森一眼,这个眼前的少年总是能做出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
要不是他说会负责转移城内的无辜民众,也的确做到了,那这次的战斗便不可能如此轻松,虽然在如此缜密且环环相扣的计划下,诺克萨斯人被赶出萨恩泽是必然的事情。
还有现在,一句“这汤味道怎么样”就让他心中波澜起伏,难以自持的勾动情绪,就仿佛能看透自己的内心一样,给人一种异常神秘、强大的感觉。
但没必要怕,这是早就有的心理准备…想到这里的劫,缓缓开口道:“酸、甜、苦、辣、咸,应有尽有…令人回味无穷。”
“这样的味道一定很怪吧…你有没有后悔喝下这碗汤?”
“为什么要后悔?”
“它明明可以只有‘醇香美味’一种味道,你刚才明明喝的很满意。”
“因为我是戒。”
“什么是戒?”
以汤为喻抛出这终究问题的道森双眸越发明亮,他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那样,在追寻着最真实的答案。
“什么是戒?”
扪心自问的劫想起师父苦说,想起他赐名时的话语……有一个字代表心灵的力量,亦是承载万钧之重的砥柱,通过它人们将重新认识你,你就是——戒。
“不…”
这个声音回荡起来的瞬间,劫脑海中就浮现出金魔所杀的人,想起诺克萨斯人铁蹄下的艾欧尼亚,想起面露绝望、迷茫、悲伤的人们,便低低吼道:“天平是戒!”
“天平为什么是戒?”能够猜到劫在想什么,但并不知道这个“戒”指什么的道森追问起来。
“为什么是戒?”
否定了过去自我的劫自顾自问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看着这一幕的道森眼中露出期待神色,这难道就是麦伊莎所说的“只有做过才有答案”吗,这种感觉又是如何?
试图去感同身受的道森只觉倍感压抑,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最后只能放弃去换位思考,安静的等候起劫整理好思绪。
好一会儿过后,劫才睁开眼睛,轻声呢喃道:“若寻求平衡,唯行必要之举…观商者之法,有所洞见…纵天平左右数物各异,然配平仅需微小之码…如是,万物皆无善恶美丑亲疏之分…故当审时度势,舍一而救众…谓之,天平之戒!”
就像是找到前行的道路一样,掷地有声的劫猛得站起来,双眼炯炯有神的看了过来:“我便是此戒的执行者——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