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2t0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637章 橫溝重悟:好氣!閲讀-ejj80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在一旁拎着非赤看热闹,看得心里直乐。
他就知道这些警官查池非迟的随身物品会查到怀疑人生。
而且这位警官的吐槽真是深得他心。
他早就想这么吐槽了,只是碍于池非迟的小心眼和大家的交情,一直没说出来而已……
池非迟回答完问题后,拿回了先做过检测的手机,就站到一旁,思考这次案子是怎么回事。
他就坐在川端四朗身边,如果有人接近川端四朗搞小动作,他一定能察觉。
就算他看不到,非赤也能看到并告诉他。
滿唐春 炮兵
那么,投毒的方式应该还是事先放在某一个地方或者物件上,让川端四朗接触到毒素。
川端四朗也是在用手抓了烤鸭、吃了一口之后中毒身亡的。
也就是说,毒素当时很可能就是在烤鸭上或者川端四朗手上。
如果毒在烤鸭上,是随机杀人?还是凶手保证川端四朗会第一个吃烤鸭?
暂时无法断定,还要等警方的毒物检测结果。
而如果毒素是在川端四朗手上……
心的夾縫 紫襟
先婚厚愛,腹黑老公太危險
那么转盘可以排除。
他全程盯着,川端四朗并没有接触过转盘可能涂毒的地方。
而川端四朗中途没有去过洗手间,一直在餐桌附近,用手接触过的,还有湿毛巾、椅子椅背、椅子坐板的侧面、筷子、餐盘、毛利兰的肩膀、烤鸭的酱料碟……
等等,还有别的东西。
他们过来之后,川端四朗没有再抽烟,但原本的四个人里,只有川端四朗面前放了烟灰缸。
而在调换座位后,川端四朗也将烟灰缸拿到了自己面前,中途似乎还伸手进口袋打算拿烟出来,却又放弃了。
川端四朗用手接触过的东西,应该还有香烟、香烟盒、打火机、烟灰缸!
……
我的老公是大叔 雨落落雨
没多久,初步的毒物检测结果出来。
烤鸭、端烤鸭来的服务生身上都没有验出毒物反应。
其他警官还在对餐桌其他地方进行检测,横沟重悟又开始向餐桌上的其他人确认信息。
如果毒不是下在死者最后吃的食物里,那就是让死者中途在手上沾上了毒!
问到毛利小五郎,横沟重悟疑惑打量着毛利小五郎,“这位留胡子的先生,我觉得你很眼熟啊。”
通天主宰 封禪子
毛利小五郎自信一笑,“那是当然,因为我就是大名鼎鼎的……”
予你纏情盡悲歡
“你是不是有前科?”横沟重悟瞄毛利小五郎,“还是目前正在被通缉的通缉犯?”
“啊?”毛利小五郎一愣,连忙笑着指自己,解释道,“不对,不对,我是毛利小五郎啊!”
伊东基传惊讶,“毛利小五郎……”
“那个名侦探?”北浦京吾也觉得意外。
矶上海藏没吭声,想起之前自己转过去的转盘不断被转开,心里一汗。
该不会是这个名侦探发现了他的意图,所以在阻止他吧?
当时跟他较劲转转盘的,都是这个名侦探那边的人。
可问题是,他的投毒计划没有成功,川端却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池非迟起身走到餐桌附近。
既然矶上海藏涂的毒没有被死者接触到,那也就是说,除了矶上海藏之外,原本还有一个投毒者,并且已经行动了。
只不过原剧情中,矶上海藏的计划成功,设计让川端四朗接触的毒素和另一个人投的毒混合,两个人还同样选择了氰化物,所以另一个人没有被发现。
如果没有他阻碍矶上海藏的计划,这个案子的凶手应该有两个,而柯南在原剧情里,只找到了一个……
那边,横沟重悟半月眼瞄着得意洋洋的毛利小五郎,“哦,也就是那个叫沉思的小五郎的瘟神啊!”
“是沉睡的毛利小五郎!”毛利小五郎纠正。
池非迟:“……”
重点不应该是‘瘟神’吗?
没想到他老师的瘟神名号,都已经传到神奈川县警局了。
“那么,那位先生就是你这个名侦探的徒弟吧?”横沟重悟转头,看向走到餐桌附近的池非迟,“听说也是一样的瘟神,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警官都熟悉,也难怪能从东京警视厅拿到证物袋这种东西……”
池非迟:“……”
他的瘟神名号也传到神奈川县警局了?
不过,目暮十三那群人吐槽就算了,毕竟人家每次出警都能撞上他们,他心虚、理亏、无话可说。
横沟重悟第一次见就嘴里不留情,这病得治。
“警官!”在餐桌旁的鉴识人员出声喊道,“又检测到毒物反应了!”
“哦?”横沟重悟立刻转头看去。
“其他料理上并没有毒物反应,”鉴识人员道,“我们只在死者用过的餐具、湿毛巾上验出毒物反应,其中湿毛巾上的氰化物是最多的。”
“烟灰缸呢?”池非迟出声问道。
鉴识人员转头看桌上,“烟灰缸侧面和下方也有。”
“烟头上呢?”池非迟问道。
“没有。”鉴识人员道,“我们没有在那些烟头上发现毒物反应。”
“咳!”横沟重悟咳嗽一声。
豪門慕少
这些侦探什么的,还真是跟传言中一样,一点都不客气。
一个问得这么自然,一个答得这么自然,完全无视他吗?
要问也应该是他来问,而且别忘了,这小子还是嫌疑人!
池非迟没再问下去,走到川端四朗之前坐的位置旁,看着桌上的痕迹。
“能给死者下毒的,就只有当时坐在死者身边的人,这个小弟弟明显不可能做这种事,那么……”横沟重悟盯上池非迟,“那就只有你了,池先生!你事先知道死者会吃北京烤鸭、也会用湿毛巾擦手,所以将死者用的湿毛巾调换成下了毒的湿毛巾,对吧?”
池非迟回头看了横沟重悟一眼,没说话,用平静眼神表示自己面对指控内心毫无波动。
横沟重悟:“!”
(`Δ´)
这是什么眼神?
柯南一汗,忙道,“我觉得不可能哦,当时我就坐在川端先生的右手边,只有我能替换川端先生放在右边的湿毛巾,如果池哥哥要换,就必须要探过身,这样一来,大家都会看到的。”
“之前池先生有类似的举动吗?”横沟重悟转头问矶上海藏等人。
矶上海藏等人摇头。
“没、没有……”
“我没看到。”
“嗯……”横沟重悟摸着下巴,“可是,他能将有毒的湿毛巾放在转盘上,让有毒的湿毛巾转到死者面前……”
“那样的话,大家都有可能作案,”柯南努力提醒横沟重悟,“而且那他又是怎么把川端先生原本的毛巾带过去的?他从川端先生倒下之后,就没有离开了座位,一直站在一边,没有接触过川端先生或者餐桌。”
(~_~;)
妈耶,还好池非迟这家伙反应快又足够冷静,第一时间远离死者,避免了任何可以导致自己被列为嫌疑人的举动,不然还真要被当成第一嫌疑人了。
“没错,而且非迟哥和川端先生并不认识,他也没有动机杀人……嗯?”毛利兰说着,感觉眼前又有些眩晕了,这才想起来自己差不多该吃感冒药了,“抱歉,我好像有点感冒,可以先吃一下感冒药吗?”
横沟重悟连忙点头,“啊,当然可以。”
池非迟起身,走到打算去找服务生的毛利兰面前,“小兰,能不能帮我问这家店的店员几个问题……”
毛利兰听完,认真点了点头。
柯南注意到池非迟的举动,就猜到池非迟估计有什么猜测要去验证、只不过身为嫌疑人不方便才拜托毛利兰去问,心里骤然升起紧迫感。
他也要加油破案了!
“话说回来,”毛利小五郎打量着横沟重悟,“我也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耶……”
毒哥在遠古 thaty
“横沟。”池非迟提醒自家有健忘倾向的老师。
好歹横沟参悟是崇拜他老师、崇拜到想跟他抢首席大弟子位子的人,他老师居然没发现这人跟横沟参悟很像?
“横沟?”毛利小五郎看了看横沟重悟,立刻笑了起来,“哦!原来是你,你就是横沟嘛!我说,你是不是因为办事不力、被剔了光头,觉得丢脸,不想被我们认出来,所以才装蒜,假装自己不认识我们的?”
横沟重悟一头黑线,沉默。
“别这样嘛!”毛利小五郎笑眯眯用手肘碰了碰横沟重悟,“不过你现在这个发型清爽多了,比你以前那个难打理的发型要好得多……”
“咳咳!”横沟重悟忍无可忍,严肃脸声明道,“你说的应该是我那个隶属于静冈县警局的哥哥横沟参悟吧?我是神奈川县警局的横沟重悟!”
“你是他的弟弟?”毛利小五郎惊讶。
刚要了热水回来的毛利兰也瞬间豆豆眼,“不会吧?”
明明这个看起来更成熟、更像哥哥。
横沟重悟:“总之,我哥哥人很随和,而且还蛮敬重你的,不过我跟他不一样,我……”
池非迟语气平静又自然接道,“一点都不可爱。”
横沟重悟:“一点都不……”
这群人真是……
他要炸啦!
“我压根就不信你们这些臭侦探!!!”横沟重悟咆哮。
毛利小五郎被溅了一脸唾沫星子,无语。
又不是他闹的,冲他徒弟吼去啊。
“还有,”横沟重悟彻底炸毛,继续咆哮,“不许跟我说跟案子无关的话题!”
池非迟没再理会横沟重悟,去找毛利兰,问刚才让毛利兰顺便打听的情况怎么样了。
其实除了说话太直白、一开始对侦探有偏见之外,横沟重悟也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原剧情里,毛利兰发烧晕倒之后,还开警车把毛利兰送医院去、又帮忙联系熟人安排床位。
就是心态不够好。
那就……算了,赶紧破案赶紧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