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0sm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老祖宗在天有靈討論-第805章 生命禁區的青銅古殿,皇鑒賞-rpiuo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大夏神国第九学府里,无数学子看到了虚空的这一幕大战,激动又兴奋。
平日里,看惯了那种绚丽的神术秘法厮杀,像今天这种原始野蛮粗暴的对战,他们平生少见,看的无比热血。
深海迷圖
虚空中,一群长生天惊骇又震撼,同时非常疑惑。
“这个老头,红发红眉,是谁?!有人见过吗?!”
“没见过,本座俯瞰长生界多年,从未见过此人!”
“此人肉身可怕,达到了不可思议之境,不是古祖,却能和怪物争锋,难道是体修一脉的老前辈?!”
“不可能!体修一脉早已传承断绝,体修之祖在远古年间都被人收去做了禁脔!”
“此人,气息诡异,让人很不舒服,不知是修炼的何种大道……”
众长生天议论,眼中神光灼灼,打量柳凡,柳凡现在还未动用不祥之道,收敛一切气息,外人无从感知。
而且,柳凡早已修出肉身天门,成了十色完美神圣,是非人类的存在。
肉身变化,更是无人可以看穿。
学院深处,几道强横的神念在扫视,时而扫过柳凡,显然是那几位元老在观察,也不能确定柳凡的身份。
就在这时。
柳凡猛然一声长啸,发出苍老的大吼声:“不祥之力,乱世!”
猛然,他用处了自己所修炼的不祥之道,掌心红光耀世,身上不祥之气弥漫,虚空大道回荡,猛然间,下起了红毛雨。
“啊——!快退,是不祥!”
“天啊!此人竟然修炼的这种禁忌之道!”
“不祥之道,竟然重现世间了!”
四周,喧哗声响成一片,人人都惊惧后退,同时眼中神色怒愤而厌恶,但瞬间,一个个全部身长红毛,不由惊恐的大叫起来,乱成一片。
几个漂亮的女学子,那漂亮的脸蛋上,也开始长红毛,一个个不由尖叫出声。
这就是柳凡的不祥之道,属于被动效果!
谁对我有敌意,谁就长红毛,管你是不是女人。
高长生等几个长生天,也不由浑身大震,眼眸里神光一下子深邃璀璨了起来,浑身气息变得冰冷,看了眼自己的手臂,红毛密密麻麻,神力汹涌,压制了下去,却不能根除。
显然,老祖宗的不祥之道的道行之深,远在几人之上。
“真的不祥之道啊……这种道,就不应该存在!”
几个长生天眼中闪过森冷的杀意,却都非常忌惮,没有人敢出手。
毕竟,柳凡刚才和怪物厮杀战力,他们自问绝不是对手。
而这时候。
学院深处,那几个元老的神念,一下子炽烈了无数倍,同时,有一道嘶哑而苍老的怒吼声传了出来……
“不祥之道,祸害苍生,当灭!!”
远处,夏长老浑身剧颤,眼睛瞪圆,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怎么可能?!前辈竟然修炼的是不祥之道!”
“不祥之道,早在太古年间,就被列为禁忌之道,前辈为何要修炼这种大道啊!”
夏长老心痛又难受,看着天空纷纷扬扬的红毛雨,他没有躲避,任凭红毛雨落在了身上,然后全身长出了细密的红毛。
“无论前辈如何,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夏长老目光渐渐变得坚定。
然而,其他人看向柳凡的目光,都很冷漠,忌惮……
在长生界,有一些没有成书的约定,为所有生灵而共知。
比如,“一族一长生”的规定,还有这个“不祥之道!”
若说一族一长生的规定被部分人所痛骂,那不祥之道则是千夫所指,万灵忌惮。
因为这种道,太诡异了,而且十分邪恶,难以提防。
虚空中,柳凡察觉到了众人神色的异常,还有无数敌视的目光,他一阵疑惑,而后大怒,“不祥之道又如何?!三千大道,谁规定不祥之道不能修炼,是柳长生那厮吗?!”
柳凡下意识的认为,又是柳长生这货干得好事!
然而,所有人都冷冷的摇了摇头。
虚空中,高长生更是直接道:“没有谁规定,众所周知,修炼不祥之道者,就是我们长生界的大敌!”
“太古年间,还有远古年间,有两人修炼不祥之道,引起了长生界大乱,被驱逐去了蛮荒深处的生命禁区,你知道吗?!”
柳凡一愣,我特么还真不知道啊!
他急声解释道:“诸位道友,且听老夫一言!”
百煉焚 如履
“老夫是好人啊,老夫刚才挡下了这怪物,还救了夏长老一命啊!”
说着话,身前一凉,那人形怪物却乘机偷袭柳凡,一爪子扣在柳凡的胸口,柳凡身体大震,不祥之力爆发,漫天红毛雨纷纷扬扬。
怪物大吼,浑身也长出了密集的红毛,但它身上的鳞片青光一闪,瞬间磨灭不祥之力,向柳凡冲杀而来。
一人一怪,再次厮杀了起来。
虚空中,一群长生天眸光奇妙,带着冷意,注视着人形怪物,也注视着柳凡。
“不要急,两个都不是好东西,就让他们狗咬狗吧!”
“对,没错,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看着吧,大夏神国第九学院的几个元老,不会饶了他的,他们中有一人,传闻在远古年间,就是被不祥之力所伤,这才早早陨落。”
一群长生天眸光冷漠的传音,发现大夏神国第九学院里大阵和禁制,一个接一个的启动了,遮天蔽日,将上方的天宇都笼罩了。
显然,那几个元老已经开始动手了。
但是,都没有立刻出手,似乎都在等着虚空中柳凡和那怪物大战结束,都抱了渔翁得利的想法。
柳凡焉能不知,心中又怒又恨,这群人,面对怪物的时候不出力,躲在后面,如今却存了这般龌龊的心思,当诛!
可是,他也无惧!
浑身不祥之力爆发,红色不祥之雨化作了连天瀑布,无比骇人,同时红色的不祥秩序神链交织,法则轰鸣,引动长生界大道之声回响。
这就是长生天之威,更是老祖宗的不祥之道之威。
老祖宗系统推衍的不祥之道,岂是一般之道,老祖宗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不祥之道的法则秩序神链,交织在虚空,互相撞击,发出了如神链碰撞的清脆声音,传出天宇,传出虚无,传向浩瀚的蛮荒深处……
蛮荒深处,是生命禁区。
这里,亿万里不见神灵,一片荒芜,仿佛废土之地。
植被凋零,邪恶的气息在弥漫,阴森的风在回旋,时而有阴兵过道,发出兵器摩擦盔甲的刺耳之声。
一座座古老的青铜大殿,屹立在大地深处。
这时候,当柳凡的不祥之道法则秩序神链之声,传递过来的时候,一座青铜古殿忽然震动了一下,发出了青蒙蒙的光。
接着,一道苍凉的声音从青铜古殿里传了出来……
“看来,我们又要多一位道友了,不祥之道的道友,呵呵呵……”
“来人,拿本座法旨,去接引这位道友回家,谁敢阻拦,杀!”
一个冰冷的“杀”字,引动虚空湮灭,百万里层云乱动。
而随着那座青铜古殿里发出命令,废土大地开始震动,而后爬出了一个又一个白骨生物,尤其领头的,是一个长着三只脑袋的白骨恶狼,三双眼睛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
但偏偏它的眼神,无比的沧桑,浑浊,显然成为白骨生物后,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
赫然是一个老家伙!
三首白骨恶狼仰头一声长啸,身后的白骨生物回应,然后一起冲入虚空,消失不见……
……
大夏神国第九学院。
后山虚空,大战依旧在继续。
“嗷——”
怪物大吼,浑身青色鳞片发光,打出了乱神拳,再次冲杀了过来。
它皮糙肉厚,肉身强大,在鳞片的加持下,更加恐怖,如太古凶兽般凶狂,眼中血光闪烁。
柳凡眼中厉色一闪,不再留手,不祥之力轰击的同时,打的虚空爆炸,变为黑洞。
黑洞中,不祥之力化为了红色瀑布,不祥之道的秩序法则回荡,像神链交击般,发出清脆震荡的声音。
怪物凄厉大吼,耳朵眼睛鼻子和嘴巴里,全部长出了密集的红毛。
红毛如蠕虫,不断的蠕动,恐怖而可怕。
外界,一群人都变色。
一群女学子更是当初呕吐,恶心极了。
“该死的不祥之道,修炼不祥之道的,都不是人,是怪物,不应该存在!”
她们咒骂不祥之道,痛恨柳凡。
因为她们的身上,刚才沾染了红毛雨,也中了不祥之力,正在死死地压制。
此刻,她们咒骂柳凡。
但一瞬间,她们惊恐大叫,因为她们的耳朵里,眼睛里,甚至嘴巴鼻孔里,和那怪物一样,也长出了细密的红毛。
“啊啊!”
极致恐怖!
这就是柳凡的不祥之道,你对我心存敌意,我都能让你不祥,让你长红毛,你还敢骂我,这不是自找的吗?!
柳凡冷冷的瞥了一眼那些女学子,没有理会。
一群脑残儿,修炼把脑子修炼坏了吗,我在这里打怪,你们不但不帮忙,不呐喊,反而诋毁辱骂,活该你们长红毛!
他凌厉出手,轰击对面的怪物。
怪物怒吼倒退,有不敌之势。
柳凡的不祥之道的道行之深,让他们震动,不安。
隐匿在虚空中的长生天们,更是一个个眼睛眯了起来,浑身气机萦绕。
一旦怪物落败,接下来怕是有一场苦战!
若不能击杀了柳凡,他们身上刚才感染的不祥之力,就不能彻底驱逐,这是梦魇!
今天開始當軟妹
可就在这时。
那怪物大吼一声,竟然忽然变身。
叛逆女王請留步 沒有尾巴的小狐貍
它的身形,猛然拔高,呼啦啦一下子长大到了百万丈,顶天立地,浑身鳞片发光,巨大的身形投下大片阴影,仿佛史前大凶苏醒了。
一刹那,它的气息大增,变得无比恐怖。
柳凡大惊,当先出手,一跃而起,出现在了百万丈虚空中那怪物的眉心处。
他此刻的身形,和百万丈大的怪物相比,简直如蚊子一般微小。
可柳凡一掌轰击了下去,在掌心靠近怪物眉心的刹那,掌心中隐秘的开启了天门,有一道非常细微的十色神光闪过。
这是肉身天门,具有毁灭天地的力量,当初刚跨界而来的时候,他以此力量顶着天罚,打的一群长生天亡命而逃。
如今,他不愿再耽搁下去,虽然还想知道这个怪物的来历,但他不愿为他人做嫁衣,身后的这群长生天,还有躲在学院深处的那几个老家伙,让柳凡很不爽!
所以,他隐秘的动用了肉身天门的力量。
外人,无法察觉,因为四周全是红毛雨,不祥之道的法则弥漫。
可是,怪物却察觉到了,而且在柳凡的掌心出现肉身天门的刹那,它清晰的看到了柳凡掌心深处一闪而逝的十色神光。
顿时,怪物一愣,而后发出惊喜激动的大吼声。
千钧一发之际,柳凡察觉了异常,掌心一转,故意打向了虚空中几个长生天的隐匿处。
“轰!”
这一掌,蕴含了柳凡部分肉身天门的力量,何其恐怖。
一下子,就打穿了天宇,打爆了苍穹,打的那方虚空彻底湮灭,归于原始。
“啊——!”
几个长生天惨叫,身子当场爆炸。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柳凡如此阴险,在和怪物决战的时候,竟然还会偷袭他们。
守墓人
而且,他们更没想到的是,这一掌的威力,太恐怖了,太强大了,直接将他们打爆。
他们艰难的重组肉身,却也元气大伤。
柳凡的掌力,可不好受!
歌武新紀元 沙發熊
“该死!该死!该死的杂碎!”
“不去杀那怪物,竟然偷袭我们!”
“卑鄙无耻至极,我就说了,修炼不祥之道的,没一个好东西!”
几个长生天怒啸,大骂。
柳凡作势,扬了扬手掌。
几个长生天顿时吓得急忙飞遁他处,却惊愕的发现,柳凡没有出招,反而对他们露出了猫戏老鼠般的笑容,满脸讥讽鄙视之色。
“就你们几个小玩意儿,也敢在本座面前叫嚣,真是不知死活的狗东西!”
这是赤裸裸的鄙视,毫不留情,而且声传四方天地,让无数人都听到了。
霎时间,这几个长生天脸红耳臊,羞的恨不得钻进虚空裂缝去。
他们看向柳凡,眸光阴森和恶毒,咬牙切齿。
而这时候。
柳凡对面,这个高大百万丈的怪物,却对柳凡不断的叫唤着,比划着,非常激动,血红的眼睛里满是欣喜之色。
它仿佛在说什么,嘴里咕噜咕噜的吐出一大串文字。
柳凡蹙眉,无法理解其意。
而那怪物非常着急,抓耳挠腮,最后,用爪子掰着自己的嘴,掐着舌头,拗着口,艰难的发出了一个音——皇!
“皇?!你叫我皇?!”
柳凡大惊失色,不敢相信。
自己,这个怪物,为何会叫我“皇”?!
ps:4200字,2章合一。
从早晨9点,写到现在中午2点,没吃饭,一口气写了7千多字,就怕剧情不连贯。
一次发了,让大家看得爽,求票票,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