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s8o人氣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txt-第340章 大唐不和親分享-5j95i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天色昏暗,明静进了百骑。
值夜人笑着迎上去,“这么晚了,明中官可是丢了东西?”
明静看了他一眼,“丢了一块金子,你去我值房找找。”
这可是难得的拍马屁机会,值夜人欢天喜地的去了。
明静回身招手……
贾平安无比庆幸自己赶走了包东,否则现在大伙儿的眼珠子估摸着都保不住了。
他看到了谁?
娘的!
竟然是沈丘。
沈丘是李治的人,在这个时候,他来到了百骑和明静碰头。
这是想做什么?
难道他们二人是奸细?
贾平安觉得不对。
若是奸细的话,沈丘不必暴露。
明静带着沈丘到了临时牢房的外面。
沈丘看着她……
明静知道这是要自己避开的意思,就消失在转角处。
可一双乌黑的眼睛在杂物间里盯着这里。
大戏登台了啊!
这等顶级秘密让贾师傅激动不已。
“郑先生,咱沈丘。”
“沈中官……”
“安心,明早就能出去了。”
“好。”
沈丘犹豫了一下,“你可……”
你可泄密了吗?
郑远东觉得这是对自己的羞辱,“并无。某守口如瓶。”
“明白了。”
果然是一条好汉。
沈丘转身回去。
贾平安双腿交叉,盘坐了下去。他双手托腮,仔细回想着。
郑远东是李治的人!
这一点是板上钉钉了。
他在长孙无忌的身边,源源不断的把那边的消息传回去,让李治有了准备。
这是一个高级卧底。
长孙无忌若是知晓了,脊背汗湿的同时,保证会起兵造反。
所以李治才急匆匆的派了沈丘来。
李治有一套啊!
……
“陛下,郑远东无恙,守口如瓶。”
“好。”
李治不知该喜该怒,起身去了武媚那边。
武媚抱着襁褓嘀咕着,烛光下看着多了些温柔。
不知过了多久,武媚抬头,就看到了门外的李治。
“陛下。”
武媚想起身,李治说道:“你我夫妻,无需如此。”
夫妻!
武媚一怔,旋即笑道:“陛下可用饭了?”
“用了,宫中学了长安食堂做炒菜,终究没有那股子味道,不过已经比以前好了许多。”
“要不……臣妾让武阳伯弄个厨子进来?”
李治看了孩子一眼,坐在了武媚的对面,“这个倒也不必,若是要贪口腹之欲ꓹ 朕有的是法子。暂且看看吧。”
刚才的一番交谈更像是民间夫妇的气氛。
武媚有些不安。
李治察觉到了,就放松了身体ꓹ 惬意的说道:“你要知道,先帝当年子嗣不少,朕在其间压根就不起眼ꓹ 不管是先帝还是诸位兄长,都没把朕放在眼里。”
这就是小透明!
武媚不知他为何要和自己说这些。
难道是难受了?
重生之妖嬈毒後 寶貝鹿鹿
“朕那时就想着何时能去食邑ꓹ 如此就能避开诸位兄长。”
小透明被兄长们欺负了,只能躲避ꓹ 这种心态武媚不喜欢。
她抬头道:“若是臣妾ꓹ 定然要留在宫中,和那些兄长斗。”
这便是黄金圣斗士。
李治微笑着,“是啊!朕那时却软弱了些。”
帝王承认自己软弱……
武媚觉得这货莫不是要对自己动手了?
她看了李治一眼,身体因为生产的缘故还有些虚弱,但若是动手,她能在死之前把李治掐个半死。
醫手遮天,毒女猖狂 冷櫻紫冰雪
“你何须如此。”
李治的眼中全是了然,当这个帝王露出了些本来面目时ꓹ 怯弱只是个面具。
武媚豁然省悟,若李治怯弱ꓹ 先帝再傻也不会把太子之位给他ꓹ 哪怕给李恪都成。
这人竟然是扮猪吃虎?
武媚咬牙切齿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李治也笑了。
“陛下瞒的臣妾好苦。”
李治喜欢这个喜怒哀乐不加掩饰的女人ꓹ “朕登基以来颇为艰难ꓹ 辗转腾挪才有了如今这个局面,可前方依旧晦暗。朕不是昏君ꓹ 不是庸君ꓹ 你可明白?”
他伸出手去……
武媚抬头ꓹ 眼中有兴奋之色。
她伸出手去。
李治握住了她的手,“跟随朕。”
武媚点头。
……
贾平安回到家中ꓹ 觉得自己真是见鬼了。
郑远东竟然是李治的人,那位皇帝的手段让人脊背发寒。
再想想连明静都是他的人,贾平安就心平气和了。
这位帝王手段高超,可对外却是一副怯弱的模样,这是在忽悠世家门阀。
第二天早上,长孙无忌那边派人来了。
“武阳伯厚爱,某必然有报。”
狼狈的郑远东拱手,一脸江湖再会的豪爽。
“呵呵!”
你这个死卧底!
明静叹道:“可惜了,若是能多留几日,说不得能问出些什么事来。”
呵呵!
贾平安依旧是呵呵。
明静被他看了一眼,下意识的就低头看看自己的凶。
“看哪呢?”
贾师傅一本正经的道:“包东他们可知晓你是女人。”
为了装作男人的模样,明静的凶被布带子勒的很平。
“血液不循环,不好。”
明静不解,“什么意思?”
贾平安指指手指头,“你用一根线勒一下手指,保持二十息。”
明静回去果真照做了。
看着肿大的手指头,感受着麻木,明静咬牙切齿的道:“那个登徒子!”
但她却有些迟疑。
要不要放松些?
“武阳伯,吐蕃的消息。”
明静赶紧出去,贾平安站在院子里接了消息,看她在摩挲着手指头,就建议道:“要松。”
这女人是皇帝的密探,他自然不会客气。
明静羞红了脸。
“吐蕃内乱,禄东赞斩杀大臣二人,残部三百余一路到了陇右,如今被带了回来。”
这算是一件大事。
消息进宫,李治马上召见了宰相们。
“禄东赞倒行逆施……”
柳奭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
“臣以为坐视最好。”
“……”
“禄东赞的使者来了。”
跟随着消息一起来的还有禄东赞的使者。
李治淡淡的道:“朕就不见他了。”
李勣理所当然的道:“乱臣贼子,陛下无需见他。”
大唐帝王的面子值钱,这等人还没资格觐见。
李治饶有兴致的拿着消息,“这里有人建言,说禄东赞此刻定然是要装忠心,弄不好还会为赞普请封。”
“禄东赞凶狠,装良善也就罢了,赞普年幼,为他请封……他的权臣怕是做不长。难道他不怕被清算?”
长孙无忌发话了。
作为政治斗争的老手,他知晓禄东赞若是软弱的下场,“此等建言无需理会。”
李治看了他一眼,“是武阳伯的建言。”
长孙无忌的眼皮子跳了一下,难得的露出了凶光。
郑远东被百骑拿了去,一阵拷打遍体鳞伤,若非是他在谋划大事,非得要当朝弹劾贾平安。
“武阳伯……此等朝堂争斗,他不懂。”柳奭作为急先锋,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李治笑了笑,“如此可看看。”
李勣淡淡的道:“武阳伯当初说了一句话,叫做有志不在年高,柳相觉着他不懂这些,自家可懂?”
老李一番话顶的柳奭想动手。
“英国公这是为了武阳伯而不论对错了。”柳奭一出口就是挑拨。
你李勣为了贾平安辩驳都没立场了。
李勣温和的说道:“拭目以待。”
老夫不和你哔哔,晚些你就等着被打脸吧。
柳奭冷笑。
李治比较喜欢这等场面,但李勣的战斗力明显不如许敬宗。
想到这里,他不禁深深的怀念着自己的心腹。
……
禄东赞的使者一到长安就倒下了,郎中随即诊治,说是心力交瘁。
这得多大的压力?
想到禄东赞如今就在水深火热之中,贾平安不禁倍感欣慰。
“你说……这个使者为何而来?”明静身手了得,可对于外事却是一窍不通。
“不知。”
明静看着贾平安的背,恨不能一掌拍去!
“武阳伯,许尚书去见使者,陛下令你也跟着去。”
老许这个礼部尚书竟然亲自出动了?
贾平安回身,见明静举着手,就握了一下,“回头让兄弟们盯着使者。”
獸王請按爪 酒幾觴
晚些,贾平安和许敬宗在礼部亲切会见了使者。
老许看着道貌岸然,一看就是上国君子的形象。
使者灰头土脸的,“国中有逆贼,赞普令大相扫荡,如今平息了。”
你继续编!
平息了才见鬼。
“赞普希望能得到大唐的册封,若是可以,愿意娶了大唐公主为妻。”
许敬宗问道:“赞普如今可还好?”
使者笑道:“好,大相每日教导赞普,其乐融融。”
这话说的比老夫还不要脸。
“册封之事再商议。”
许敬宗看了贾平安一眼,柳奭的话他也知道,如今禄东赞果然为年幼的赞普求册封,柳奭的脸怕是保不住了。
“那些逆贼造反就用了赞普并无册封为由,吐蕃和大唐和平多年,大唐难道不想看到吐蕃百姓安居乐业?”
“当然想。”贾平安插话道:“大唐和吐蕃的关系源远流长,大唐希望吐蕃……”
一连串大唐人都没听过的外交辞令喷薄而出。
使者开始欢喜,可晚些一琢磨。
卧槽!
这番话里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出去之后,许敬宗急匆匆的道:“赶紧回去。”
他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柳奭的嘴脸。
晚些禀告时,许敬宗就盯着柳奭,“使者说希望陛下能册封赞普,并和亲。”
柳奭的脸瞬间就黑了。
但!
这无所谓。
老夫能忍下!
李勣不是那等追杀不放的人。
可他忘记了许敬宗。
“陛下,臣听闻有人说吐蕃求册封不可能,这是极大的误判。”
这话没错。
李治也觉得老许又长进了。
“赞普求册封,这便说明禄东赞并无篡位之意。若是按照那等判断……”奸臣许看着柳奭。
躲什么躲?
说的就是你!
“大唐会认为禄东赞将会篡位,如此吐蕃内部将会风起云涌,大唐可把吐蕃的威胁放在一边。如此,当吐蕃突然动手时,大唐猝不及防,吐谷浑可能保住?一旦被吐蕃得了吐谷浑,大唐的西北就要枕戈待旦了!”
他的声音渐渐锐利,“臣做雍州刺史时,管雍州之事。不懂就问,不懂就学,不敢耽误了陛下的重托……”
柳奭的脸黑了。
——你柳奭不懂装懂个什么?不懂外交偏生要发言,差点误导了陛下,你该当何罪?
外交误判引发的后果有轻有重,柳奭这个算是重的。
他本想忽悠过去,可老许来了。
“陛下,臣……有罪。”
陈王为太子,柳奭就是太子党。他如今越发的珍惜羽毛,不肯被人看低。
可此刻却被迫低头了。
干得好。
李治随后宽容的原谅了他。
君臣‘其乐融融’。
长孙无忌看了在边上装老实的贾平安一眼,“陛下,禄东赞此举便是心虚,说明他并无篡位的能力,进而就能推算出吐蕃内部如今反对他的大有人在。如此,老臣以为,禄东赞将会妥协,以权臣之身统领吐蕃,随后吐蕃内乱将会渐渐平息。”
果然是长孙无忌!
历史上吐蕃的走势正是这样。
大唐开国聚集了一群经过磨砺的文官武将,在这个时期招惹大唐的异族都是自寻死路。
李治沉声道:“告诉使者,册封……可。”
既然禄东赞想妥协,大唐就给赞普一个头衔,如此还能让吐蕃人觉得自己屈居于大唐之下。
这就是心理战的雏形。
“和亲……”
刚说到和亲,装老实的贾平安拱手,“陛下,和亲……万万不可!”
“为何?”
漫畫家之夢
现在真的没几个人把女人当回事,汉唐和亲,说白了就是把女人当做是工具。
工具人啊!
贾平安说道:“陛下,和平该由男儿来博取,大唐的女人不该嫁给那些外藩人!”
柳奭寻到了机会,笑吟吟的道:“和亲之后,公主还能潜移默化的影响该国。”
贾平安振眉道:“为何不用大唐的刀枪去影响该国?”
柳奭冷笑道:“和亲古已有之……”
“可这是大唐!”
贾平安怒了,“突厥跋扈,兵临渭水,大唐可是靠着和亲换来了和平?非也!先帝卧薪尝胆,数载后大军出击,追亡逐北……”
李治握紧了双拳!
“高丽跋扈,不断侵袭东北,如今高丽蛰伏,可是靠着和亲?”贾平安近前一步,“非也!先帝领军征伐,大军逼迫之下,高丽低头。随后大唐不断袭扰,高丽苦不堪言,这才称臣。”
他认真的道:“这些与和亲可有关联?”
他拱手道:“陛下,臣以为,大唐的荣耀当由大唐将士去夺取,而非靠着大唐女子的远嫁!”
轰隆!
柳奭只觉得脑袋里炸了一下,下意识的道:“荒谬,和亲可缓和两边的关系!”
“大唐的刀枪同样能如此!”贾平安从不觉得和亲有啥用。
哪怕是后世,欧洲诸国也喜欢和亲,但打起来依旧把人脑子打成了狗脑子,什么亲戚……毛线!
和亲只是一种缓和的手段。
但大唐在此刻便是世界的中心,科技领先,各行各业都领先。
凭什么要去和亲?
贾平安强硬的和一块岩石一般,“和亲只会让异族觉着大唐软弱,而刀枪却能让他们清醒。”
“此事再议。”
李治云淡风轻的就把火气散了。
群臣出去。
殿外,柳奭冷笑道:“难道大唐能延绵征战?”
“为何不能?”贾平安说道:“不服,那便打!直至他们低头!和亲,大唐和吐蕃和亲可有用?先帝一驾崩,吐蕃就虎视眈眈,多半试探……不说旁的,若是吐谷浑强大,和亲可有用?吐谷浑会席卷了陇右。”
他很坚定的道:“在某看来,国与国之间并无什么情义,唯有的便是利益。和亲和亲,让大唐男儿的卵子都没了!”
柳奭指着他,面色涨红。
许敬宗笑道:“粗俗!”
但看他的模样,分明爽的不行。
——柳奭,你的卵子呢?
长孙无忌默然。
宇文节默然。
连李勣都沉默着。
争斗便争斗,但在这等时候,争端就该丢在一边。
網配之大神攻略戰
“男儿!”长孙无忌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意气飞扬。
这番话被带到了李治那里。
“男儿!”
李治说道:“大唐的荣耀当由大唐男儿来守护,而非女子!”
他沉吟着。
“陛下,卢国公等人求见。”
李治点头。
晚些程知节等人来了。
“陛下,武阳伯说大唐的荣耀该由大唐将士来守护,老臣深以为然。和亲之事……老臣以为当弃!”
程知节说的文绉绉的。
梁建方就直接一些,把衣裳拉开,露出了胸膛,“陛下,那些人动辄说什么和亲能让异族归心,可为何不让他们的女儿去?让女子远嫁为大唐牟利,老臣以为这是对大唐男儿的羞辱!若有不平,老臣愿意奋力厮杀,却不愿看着大唐女子和亲,丢人!”
程知节被这番话说得血气冲了起来,“陛下可是担心异族跋扈?老臣在此,万千将士在此,陛下可去问问那些将士,可惧异族吗?”
“大唐男儿,从不畏惧异族!”
“陛下!”
几个老将行礼。
这是逼迫皇帝做决断。
但李治却笑了起来。
夢境指南 昆吾奇
“都以为朕会答应和亲?”
李治起身走了下来。
“卿等的拳拳之心朕尽知。”
李治看着这些老将,斩钉截铁的道:“告诉将士们,大唐……不和亲!”
……
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