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j6q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笔趣-第三十一章 海上讀書-73jhn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一阵北风吹来,海面上满是寒意,顾佐越来越喜欢坐在东山崖顶,一个人望着北方出神,遥想着海对面的陆地北方,那些北风吹来的地方,会是怎样一副大好河山。
按照龟丞相的介绍,甲山及周边海域是构建在东海上的一个气泡,因为得到了天庭的符诏,具备了连通东海的资格,于是成为了东海的一部分,并通过辽阔的东海与整个四大部洲、其余三大海相接,也不知南吴州何时才能获得这份资格,与混沌世界相连,从而自己主导自己的命运?
遥想多时,又低下头来,把玩手中的短刀。
这把短刀是炼制作坊最新打造的高阶法器,材料取自他从甲山搬回来的“矿山”。当初将这座矿山搬回来以后,炼制作坊反复清洗淘捡,在里面发现了大量不知名的好材料,其中有一块银黄色灵矿石被炼制成短刀,顾佐知道后直接征用了。
这柄短刀品质极为坚韧锋锐,其材料是通道玄都世界从未见过的灵矿,炼制成功后,达到了高阶法器的极品,不是原来他手中那柄八百贯的短刀能够相提并论的,胜出两个层次不等。
搬回来的“矿山”中有一块玄龟前辈留下的骸骨甲壳,就连洛君手中的天遁剑也难伤分毫,可一试之下,却被这柄短刀所破,当时这柄短刀险些被洛君抢走。
得了这柄短刀,顾佐的指刀术杀伤力突飞猛进,原来那柄指刀就被他传给了弟子李僾。
正在把玩时,就见李十二飞上崖顶,脸上满是担忧。
顾佐道:“不用担心,我破境炼虚后期应当不会有意外,就是最近喜欢坐在这里想想事情……”
李十二发愁道:“栖息地里的玄龟又少了,我们今日点了一遍,只剩三千多了。”
顾佐:“……”
李十二又道:“你倒是想想办法啊,搞清楚怎么回事?”
顾佐问:“龟丞相还是没回来?”
官窺
“没有。”
好孕難擋 何堪
“白头呢?”
“没有。”
“青甲呢?”
死亡詭記
“也没有。”
“一个能说话的玄龟都没有?”
“没有……要不,咱们去甲山看看?”
“要走好几天,很远的好吧……”
“万一龟龟们出了危险怎么办?去看看吧?我跟你一起去。”
“我入虚四年半,前期已经溢满,正在捕捉感悟之意ꓹ 哪里走得开?要不你以为我成天坐在崖顶上干嘛?忙着呢!要是破境出了意外怎么办?”
“你就一点不担心吗?那么多龟龟都失踪了!”
“这片大海都是玄龟一族的,有什么可担心的?也许人家就像候鸟一样迁徙呢?这不是又快冬天了么?”
駐馬秦 落花歸
“那为什么前几年不迁徙ꓹ 偏偏这时候迁徙?你就是借口!你还有没有一点爱心?”
李十二发怒,顾佐只得就范,举手投降:“行行行ꓹ 我去甲山看看。不就是爱心吗?有的是……”
“我跟你一起去!”
“拉倒吧,还不够添乱的呢。”
“我已经元婴后期了ꓹ 很快就可以冲击炼虚!”
“甲山深达三百丈,你用避水法阵能潜多深?能下到一百八十丈?”
“……”
“好好在家照看着ꓹ 我去几天就回来。”
没有龟丞相带路ꓹ 茫茫大海上是辨不清甲山方位的,于是顾佐去了趟大鱼缸,从里面找了一只修为较为深厚的绿毛龟,大致相当于元婴前期修为,将其拖出来拍醒。
这只绿毛龟虽然不能口吐人言,但修为还算深厚,在南吴州边上修炼了好几年ꓹ 和飞来岛修士十分亲近,甚至能够听懂几句简单的人话ꓹ 用了半天工夫ꓹ 大致明白了顾佐想要干什么ꓹ 欣然领命ꓹ 驮着顾佐向南而去。
君謀天下之大夏帝國 天宇翺翔
莫道仙途
离开岛屿数十里,顾佐忽然抬头ꓹ 无奈招呼:“下来吧。”
天上飞着的李十二眉开眼笑ꓹ 落在龟背上。绿毛龟回头看了一眼ꓹ 又继续前行。
玄龟的游速并不慢,慢是慢在游水时的心不在焉ꓹ 慢在动不动就打个瞌睡。顾佐乘坐龟背上,自然不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每当感受到绿毛龟游速减慢,有休息之意,就立刻抱着龟壳前那个头(此处不敢缩写)安抚几句,于是绿毛龟振作精神,继续向前。
四肢拨动中,在海面上划出两道急速的水痕,于身后汇聚成浪花,翻滚跳跃。李十二兴高采烈,欢呼击掌,就像个没出过远门的孩子。也难怪,在岛上憋了十多年,能出游一趟,谁又能忍得住不兴奋呢?
“为夫现在严重怀疑,你是为了出来玩耍,目的不纯!”
鳳逆天:殺手狂妃
“夫君怕是误会了,妾身是当真担心玄龟的安危,我们海龟保护委员会一直牢记自己的职责,从不懈怠。”
我不是風水師 於文則
“保护玄龟?在玄龟的家里保护玄龟?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这就是个笑话。”
“夫君难道不知,委员会已经重新制定了行动方向,以保护幼龟们平安成长为主要目标。”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乘龟而去,龟壳劈开万顷碧波,在北风的吹拂下,比预想的还要快。
到了晚间,繁星点点,李十二躺在龟背上,望着满天星斗,好不滋润。
“这只绿毛龟还是挺大的,比家里的床还要大,舒服。”
“不错,翻两个滚也掉不下去,等它修为再涨,还能更大一圈,睡上五六个人没问题……哎?怎么翻我身上来了?”
“不行么?试试?”
“试啥?哎哎哎……”
绿毛龟忽然伸长脖子,悄悄转了过来,看着自己龟背上的两位,眼珠子转了转,游动的速度陡然提升,如同打水漂一般冲了出去,在海面上一荡一荡。
“哎——哎——哎——怎么——回事——”
一个时辰之后,绿毛龟也倦了,速度缓了下来。
顾佐气喘吁吁:“这厮……”
李十二往前爬了两步,搂着龟脖子亲了一口:“你好棒!”
少年神醫 死人1
绿毛龟咧着嘴吐了个水泡。
顾佐:“……”
游不多时,绿毛龟忽然停了下来,伸头在水面上拱了拱,却是撞到了一只星龟。
那星龟紧闭着双眼,就这么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顾佐上前探了探鼻息……好吧,抓着这只星龟提了上来,只见龟壳裂开了一半,里面的躯体早已腐烂。
将死去的星龟放入水中,任其漂流,两人一时无言。
和玄龟们做邻居多年,南吴州军民和玄龟一族早就成了朋友,很多孩子甚至经常骑乘在玄龟的龟背上遨游海面,相处非常融洽,今日乍看玄龟尸体,心中忍不住一阵哀伤。
再向前,又是一具……
接着是另一具……
半个时辰,已经见到了十多具,这下子,顾佐和李十二也知道,玄龟一族恐怕是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