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ievf精彩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650章 聽說有一頓拳打腳踢熱推-kwq2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这个想法真是太好了,”四谷岩尚收回发红的手,也顾不得手掌上的疼痛,持续激动,“您也是恐怖片摄影爱好者吗?”
“不,”池非迟道,“我只是喜欢看。”
“那真是太可惜了,要是来拍摄恐怖电影,您肯定能提供很多优秀的想法,我不太喜欢现在市面上那些一点都不吓人的恐怖片,”四谷岩尚一脸遗憾,很快又问道,“对了,您是哪个大学的?要不要加入我们兴趣社?”
“我已经大学毕业了。”池非迟道。
“是吗?”四谷岩尚有些意外,“您看起来可比我年轻多了。”
“你呢?”池非迟没解释,反问道,“是哪个大学的?”
“我是多摩美术大学的学生,”四谷岩尚挠头笑道,“我从高中时期开始接触摄影,就喜欢上了恐怖片,到大学之后进了恐怖摄影社团。”
“快毕业了?”
“是啊,就是今年。”
“对未来工作有没有什么打算?”
“看看能不能找个剧组吧,我希望以后能拍一部可以在各大影院上映的电影,哈哈哈……虽然我不一定能找到剧组的工作,可能会先去电视台、报社之类的地方做摄影师,但我不会放弃的。”
“如果是美型角色,就是那种本身很好看的鬼怪角色,你觉得能不能在角色出场时,做出吓人一跳的感觉?”
“我觉得关键在于前期的铺垫,当然,还要看化妆师的技术、演员的演技……”
“你们的剧本是谁负责?”
籃球上帝 切神
“剧本是我兼顾的,有时候大家也会凑在一起商量……”
“你们兴趣社里的其他人都是摄影师吗?”
“不是,我们还有化妆师,当然,还有专门的演员……”
“演员不怎么样。”
“哈哈哈,这么说也没错,不过这话可不能让他们知道,不过ꓹ 我们的化妆师的水平还可以,还有一个负责后期的家伙ꓹ 他也很厉害的……”
“毕业之后对职位薪酬有什么想法……”
“你觉得……”
柯南很想问问池非迟到底想干什么,不过两人聊得太投入,他完全没机会岔话。
池非迟跟四谷岩尚聊了半个多小时ꓹ 听到外面隐隐传来警笛声,才站起身。
嗯?结束了?
听得打瞌睡的柯南也站了起来ꓹ 打了个哈欠。
他发现池非迟还是挺能聊的,难怪上次能拖犯人半个多小时。
“如果对THK娱乐公司感兴趣ꓹ 有空可以跟你们兴趣社的化妆师和后期制作沟通一下ꓹ 叫上他们一起去一趟,”池非迟拿出一张黑色名片,递给跟着起身的四谷岩尚,“把名片交给前台,会有人接待你们的。”
“啊?”四谷岩尚接过名片低头看,“谢谢……”
柯南探头瞄了一眼,那张黑色名片背面有金色的‘THK娱乐公司’ꓹ 正面的字只有‘顾问池’和一个UL账号,没有留电话号码。
真池宠物医院的顾问、真池集团的顾问、THK娱乐公司的顾问……他这个小伙伴是职业顾问吧?
不过ꓹ 池非迟好像只是来给公司挖人的ꓹ 那他跟过来、坐着听了半天又是为什么?
“咚咚!”
房间门被敲响。
“你好ꓹ 我是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的……”
……
警察来了ꓹ 将公寓里的住户都汇聚到了大门玄关。
老熟人目暮十三不在,负责带队的是高木涉。
“高木警官?”毛利小五郎下楼后ꓹ 左右看了看ꓹ “咦?目暮警官不在啊ꓹ 他是不是生病了?不对,就算目暮警官有事请假ꓹ 带队出警的应该是佐藤警官吧?”
龍騰之亞青風雲
高木涉:“不……”
火爆妖師
“我知道了!”毛利小五郎一把搂住高木涉的肩膀,笑哈哈道,“你小子升职了对不对?真是恭喜啊!”
“不是啦,毛利先生!”高木涉干笑着,目暮警官说的没错,这些做侦探的果然我行我素,能不能听他把话说完啊,“我这次过来呢,只是想来找这里的公寓住户了解一些情况。”
毛利小五郎神色严肃起来,“是不是发生什么案子了?”
高木涉看了看其他住户,干脆说了一下前因后果:警视厅突然接到警察厅的消息,让他们去接人犯,他们按照指示去了一个公园,在长椅旁看到了两个宅急便纸箱……
对,大号的猎豹宅急便纸箱。
他们将宅急便里的两个人带回警视厅问过话,再加上宅急便上的提示和警察厅的说辞,确定这两个人就是4年前烧杀田渊累小姐的犯人。
一开始番町菊次还装傻充愣,但那个脸上有疤的通缉犯被警方一诈,就什么都交代了,番町菊次也在之后认罪……
“等等,”毛利小五郎有些意外,“番町菊次先生?难道是……”
高木涉点头,“没错,根据他交代,他是住在这个公寓一楼4号房的住户,那个被通缉的男子藏在了隔壁停工的大楼里,每隔一段时间番町先生就会给对方送食物、水、香烟,一直到前段时间,住在公寓楼里的一位老先生不小心看到停工大楼里有飘动红点,那其实是被通缉的男子在对面大楼抽烟……”
“他说的应该是我,”音无芳一疑惑,“如果说红点是烟头的话,有时候我还会在半夜看到隔壁大楼里闪着青的、绿的光芒,那又是什么?”
“应该是被通缉的男子在深夜看电视打发时间,”高木涉低头看自己手册上的记录,“因为老先生误以为是鬼怪作祟,番町先生也担心这里的住户早晚发现被通缉的同伙,所以就决定装神弄鬼,将这里的住户都吓跑。”
“可、可是,我真的看到了!”毛利兰一脸后怕,“明明没有播放录像带,但电视机里却有一个被烧伤的女人在大喊着‘滚出去’!”
豪門婚寵:嬌妻不好惹
毛利小五郎无语,“我不是跟你说了吗?那个……”
“哦,那个啊,那是番町先生自己做了模型、拍摄出来的恐怖录像,”高木涉看着自己做的笔记,解释道,“他在自己的录像机里播放录像,把公寓的公用天线接到自己录像机的输出端上,恐怖影片就会传输到公用天线,再利用多功能遥控器,设置好老先生家里电视机的品牌,站在外面围墙上操控老先生家里的电视机,让老先生家里的电视机开始接受并播放天线传输的恐怖影片,他还在马桶水箱里加了酚酞,在马桶里加了氨水,别人在使用马桶冲水的时候,两种水混合,就会变成红色……”
“可是真的能成功吗?”牡丹露彦忍不住道,“含有这两种成份的水混合之后,应该是带有粉色的红色吧?”
高木涉笑眯眯道,“洗手间的光线很昏暗,一般人看到马桶里的水突然变成了红色,也不会留意到底是血一样的红色还是偏粉一点的红色。”
毛利小五郎:“……”
嗯?节奏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柯南:“……”
这种侃侃而谈的场面,一般不是由他们侦探做主导吗?
“还有,他有时候还会把祛除害虫时会用到的雌蛾荷尔蒙涂到纱窗上,涂成人形,吸引雄蛾飞到纱窗上停留,让人误以为窗外有人影在盯着屋里,”高木涉拿着自己的小本本,翻了个页,“为了让人影更真实,他还在纱窗上贴了模仿鬼影眼睛和嘴巴的黑色纸条……”
“原来是那家伙捣乱,”牡丹露彦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我早就说过了,什么鬼怪,那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是啊,”高木涉点了点头,继续看向自己的小本本,“根据番町先生交代,今天看到老先生带毛利先生和池先生他们一行人到公寓来,他担心躲在隔壁停工大楼的同伴被发现,所以先是在二楼洗手间的马桶里做了手脚,又偷偷在室外冷气机里加了催眠药物,让你们睡着,再用我之前说的手法让电视机播放恐怖录像,之后大楼里的同伴下楼跟他打了招呼、上楼后发出了异响,他好奇跟上去看的时候,被人用麻袋套住拳打脚踢……”
“哈?”毛利小五郎一懵。
拳打脚踢?
紅月亮
美利堅的山茶花 南國饕餮
柯南:“……”
送特殊得活体宅急便这种事,只有七月会做吧?那家伙是不是有暴力倾向?
龍冥鳳 戀_koe
非赤:“……”
鹰取好暴躁。
池非迟:“……”
鹰取最近心情不好?
“根据番町先生所说,他在遭受殴打时越来越困,之后就睡着了,再醒来,人就在警视厅,那个麻袋里应该被喷洒了催眠药物,”高木涉收起手册,“他原本还打算在纱窗上做手脚的,不过没来得及。”
無良寵妃:賴上傲嬌王爺 竹音
“会把人装进宅急便纸箱的人,该不会是……”毛利小五郎瞄高木涉。
高木涉凑近毛利小五郎耳边,低声道,“不是七月,听说是另外一个赏金猎人,代号飞鹰。”
強上小妻:總裁只歡不愛
咦?不是七月?
柯南好奇问道,“高木警官,那为什么那个飞鹰也用宅急便纸箱装人?他和七月有什么关系吗?”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作为赏金猎人,他们应该认识吧,”高木涉回想着,继续低声透露消息,“七月好像帮飞鹰送过通缉犯,同样是以送宅急便的方式,不过这一次宅急便没有直接送到警视厅,我们怀疑飞鹰和七月上次只是利益合作,之后飞鹰和七月闹了矛盾,飞鹰想自己独立送罪犯,为了避免他们打起来、伤害到普通民众,现在生活安全部和机动搜查队已经集合并做好应对准备了……”
池非迟:“……”
警方想象力大可不必这么丰富。
“毕竟七月有前科。”高木涉神色凝重道。
池非迟:“……”
好吧,他上次和蜘蛛是闹大了一点点,警方提前做好防备也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