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wl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蘇廚 起點-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鬼章的謀略展示-dwq9u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鬼章的谋略
“将青唐拿到手里,再将黄头回鹘驱往高昌,大宋只需要少量兵力,分别驻守铁堠关、玉门、扁都,便可以占据整个形胜之地。”
“然后沿途设置驿站,招募农耕,便可以完成对于阗、疏勒、龟兹、阏氏、高昌、伊州等西域小国的护卫。”
“我已经让吉多活佛派遣僧人,去这些国家招募僧众到沙州敦煌翻译经卷,我们要让佛教的影响力,转化成为我大宋在西域的影响力。”
龍王的
赵禼用手指头敲击着桌面上的地图陷入了沉思,好一阵才问道:“陛下知道吗?”
苏油看着赵禼,也是过了好一阵,才认真地说道:“如果赵公成功了,这就是陛下的意思;如果赵公失败了,那就是你我二人的罪责。”
武俠世界碎虛空 逍遙賢者
赵禼呡了呡嘴唇:“这片地域,是河西的两倍,仅靠六千新军,有些艰难。”
苏油说道:“赵公去了邈川,青唐三部就能加入;你拿下青唐城,将阿里骨逼过扁都口,巢谷就能够加入;再逼他们过了瓜沙,童贯就能加入。”
“不过这条路很长,能走到哪一步,都得看战局的演变,先把第一步走好吧。”
赵禼又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心牟钦毡一定会堵住阿里骨的后路?逼他折向东北?”
苏油说道:“因为温溪心现在就在牦牛城。”
赵禼惊讶道:“温溪心?温溪心不是被阿里骨迫入青唐城,父子被囚,然后诛杀了吗?”
苏油点头:“是进了青唐城,进入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不过之后就失踪了……当然那又是另一个故事,现在还不能公开。”
赵禼终于有些回过味儿来了,整个青唐变局,是有人暗中运作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形势使然!
一品夫人之農家貴妻
悚然而惊:“国公你筹谋的?”
苏油摇头:“不是,这是王处道接手王学士的谋划成果之后,发展出来的攻略。远期的战略目标是控制西域,影响吐蕃;近期战略,就是全收青唐。”
“至于我,不过是补充了一些战术性的细节操作而已。”
李宪倒是不怎么担心,兰州现在囤积多么丰厚他心里有数,兰州的守军,穿的是毛衣、棉袍、呢子斗篷,军官还有羽绒马甲和呢子大衣,全军上下,一人还配发了一顶狗皮帽子。
皮靴、皮手套、皮毛护腿ꓹ 河西大马,全套制式牛皮皮具ꓹ 比以往苦逼的西军装备,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何况现在手底下还多了王厚、刘世恒六千新军,光邈川蔺逋比和温溪心就招纳了四万蕃部ꓹ 李宪觉得打仗没什么问题。
苏油说道:“过了邈川,给养运送就难了ꓹ 你们要多带牦牛、骆驼,厢车恐怕都指望不上。”
我本少爺
“冬日少雨ꓹ 霹雳炮就用窄轮车架ꓹ 等到你们打过扁都口就好办了,巢节度会在那边接应你们的给养。”
李宪笑道:“国公放心,这仗其实不难打。”
说完指着地图:“不过这仗打完,我就就跑到童贯前头去了?”
苏油点头:“如果最后能拿下约昌城,连通于阗,你比童贯所在的沙州,将西进一千六百里。”
赵禼将军图卷起来放回到皮筒里:“一步步来ꓹ 急进不得。”
将军图交给幕僚,赵禼对苏油拱手:“此番功业ꓹ 并不亚于收复河西ꓹ 赵禼多谢国公成全。”
苏油意味深长地说道:“赵公记得多收集黄头回鹘劫掠客商的证据ꓹ 免得朝中有人闹着安静ꓹ 错失大好良机。”
赵禼点头:“领会得了。”
……
元丰六年十二月,赵禼、李宪、王厚、刘世恒入邈川ꓹ 董毡嫡子蔺逋比ꓹ 邈川大首领温溪心幼子巴温ꓹ 侄子温纳文逞成,向宋朝控诉阿里骨无道ꓹ 要求王师惩戒。
你和我形婚吧
听闻天军到了邈川,青唐南路各部酋长纷至沓来,要求大宋挥师青唐城,追问阿里骨罪责。
赵禼遣使致书阿里骨,要求其就董毡生死、囚禁温溪心父子、刺杀兄长欺斯温、逼走幼弟蔺逋比、霸占原夏国公主、擅杀辅弼大臣苏南党征、屠其部众等一系列的罪行,做出自辩。
于此同时,李宪在邈川集师。
除了这次带来的六千新军,邈川本地,有蔺逋比温溪心的四万大军。
很快,溪巴温带来了癿六岭的部族大军三万,结药密带来了积石城的大军两万,鲁尊带来了廓州的大军一万。
青唐大战,一触即发。
……
青唐城,唃氏旧宫。
瞎征拎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进来,扔在地上:“宋人和叛贼都在邈川大集军伍了,父亲还在犹豫,除了一战!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阿里骨大惊而起:“你这逆子!你把宋使杀了?!”
瞎征跪下:“父亲!宋人来势汹汹,所言的桩桩件件,摆明了是要父亲的性命,难道还能拱手送上不成?”
阿里骨又怒又急:“你知道个屁!大宋如今国力昌强!夏国是好相与的?五十万大军,二十六郡,都被益西威舍平灭,你怎敢如此造次?!”
青宜结鬼章幽幽地说道:“主上,小王子做得其实没错。”
“什么?!”阿里骨掉头:“这下大宋必然兴军来讨,当如何应对?”
青宜结鬼章说道:“如今正是隆冬,天降大雪,天时地利都在我们手里,宋人敢打吗?”
“依末将所见,赵禼李宪,不过虚张声势,以统络邈川、河南耳。”
阿里骨问道:“那等到他们笼络好了溪巴温、结药密诸人,来春天暖再来,我们如何应对?”
青宜结鬼章把弄着手中的马鞭:“现在将人头给宋人送回去,不就正好激怒宋人来攻?”
“诸部所倚仗的,不过是有宋人给他们撑腰,正好一战打断他们的腰杆!”
阿里骨皱眉:“我们能知道,宋人必定也能知道,要是他们不来呢?”
青宜结鬼章笑道:“要是不来,宋朝就是懦夫。我青唐儿郎崇尚豪杰,使节被杀都不敢追究,还如何收拾人心?”
“诸部之间也不是没有宿怨,等到大宋没了威风,笼络不住诸部,我们就可以分而化之。”
“所以小王子杀使,不但无过,反而有功。此次平夏,我青唐四万劲旅得以换装,且未损一人,如今战力,和宋人相当,俱他们何来?”
青宜结鬼章和笃乔阿公此次未过兰州便告返回,李宪当时统领的还全是旧军,青宜结鬼章还没有亲眼见过大宋新军的威力。
其实按照大宋旧军实力来分析,青宜结鬼章也没错,六千西军带着十万乌合之众,隆冬之际仰攻青唐城,想想都是取死之道。
所以在青宜结鬼章眼里,大宋来攻的可能性极小,不过是虚声恫吓而已。
如果他们真的失心疯了敢来,青宜结鬼章也很乐意收拾一下这群土鸡瓦狗。
阿里骨还是觉得不放心:“牦牛城那边呢?”
青宜结鬼章冷笑道:“心牟钦毡一直心怀异志,苏南党征之事,没有他在用计,断无可能。”
“不过如今我们却是腾不出手来,等到应付完大宋,自然就轮到他了。”
阿里骨思忖了一阵:“这仗不好打,最怕久拖不决,今年来青唐的客商,可是少了很多。”
青宜结鬼章也叹气:“是啊,益西威舍取货品三成,西域诸人尚且趋之若鹜,我们只取一成,他们尚且不愿意过来。如今邈川通道已断,宋人不会再与我们贸易,接下来会更难。”
“为今只有两计,一是强势出击,重新控制青唐,然后居高临下,威胁宋人重开榷市。”
“一则是举族西迁,我们去于阗谋取利益。那里是大王故乡,只要控制商路源头,哪怕益西威舍都只有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