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km1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三百五十一章 誤打誤撞讀書-j9o9w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这时候,沈嘉伟主动过来给谢忠军敬酒,遇到好友的师父如果不过来打招呼礼数不周,沈嘉伟个人修养一直都不错,尤其是在女朋友面前。
沈嘉伟恭敬道:“谢叔,我是张弛的好朋友沈嘉伟。”
晚辈敬酒,谢忠军也没起身,招呼沈嘉伟道:“小沈别站着,坐下喝两杯。”
沈嘉伟喝得是啤酒,谢忠军道:“喝白的。”
沈嘉伟慌忙摆手道:“谢叔,我酒量不行。”
“又没让你喝多少,小杯,每人两杯,一共四小杯,又喝不醉你。”谢忠军拿了个小酒杯给他倒上,沈嘉伟手足无措,拒绝不好,可喝了吧又有些担心,转身看了看许婉秋。
谢忠军笑道:“你女朋友啊,真漂亮,别担心,女人反对男人酗酒,但是不反对男人喝酒,而且多数女人喜欢男人带点酒气,微醺的状态,这时候的男人是最单纯最可爱的时候。”
张弛暗叹,沈嘉伟真是没事找事,来给这个老流氓敬什么酒,别被他给带高粱地里去了。
郭宝城有些听不下去了:“老谢,你真是为老不尊,跟人家年轻人胡咧咧什么?”
谢忠军哈哈笑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小沈老实,比我那个徒弟老实多了。”
张弛在他背后听着,心中暗忖,太老实的徒弟还不得被你坑死?现在想想路晋强那么厚道的人之所以被逐出师门,肯定是因为老谢做了不厚道的事情。
奸臣最風流 一耳靈猴
沈嘉伟端起小酒杯,谢忠军让他先敬郭宝城。
郭宝城道:“喝酒随意,你爱喝啤的就啤的,千万别勉强。”
沈嘉伟点了点头ꓹ 想着也不差这两小酒杯,敬了郭宝城两杯酒ꓹ 然后又敬谢忠军。
谢忠军也没为难他,和沈嘉伟喝完这两杯酒之后,从怀里掏出一张贵宾卡递给沈嘉伟道:“凯宾健身会所的VIPꓹ 有时间带你女朋友去玩,我开的ꓹ 全部免费。”
沈嘉伟受宠若惊道:“谢叔这怎么好意思……”
“拿着!”谢忠军不由分说地将贵宾卡拍在他手心里:“张弛是我徒弟,你们在我眼里跟自己孩子一样ꓹ 回头不用结账ꓹ 我一起结了。”
沈嘉伟道谢后回去了,当然他也非常懂事,离去之前帮着谢忠军他们把帐给结了,礼尚往来,更何况他本身也不差钱。
张大仙人不得不承认谢忠军的表面功夫做得不错,他的做法是照顾自己的面子,不过这点小恩小惠可感动不了自己。
郭宝城望着沈嘉伟离去的背影道:“老喽ꓹ 人不服老真不行,现在的世界属于这些年轻人了。”
谢忠军道:“把世界交给他们?”他缓缓摇了摇头道:“为之过早!”
郭宝城跟他碰了碰酒杯ꓹ 滋地饮了一杯酒:“就是因为你这种人阻碍了社会的发展进步。”
地球艦娘在異界 地球提督
谢忠军哈哈笑道:“我可没阻碍ꓹ 就说我们家的老爷子ꓹ 到现在还对我吆五喝六ꓹ 在他面前我是一点发言权都没有。”
郭宝城道:“那是孝,跟我的意思是两码事ꓹ 你啊ꓹ 就是喜欢偷换概念。”
谢忠军倒是在这件事上较起了真:“我向来与世无争ꓹ 我怎么就阻碍了社会的发展进步?”
郭宝城道:“与世无争这四个字你也就说给外人听听,你自己相信吗?”
谢忠军笑眯眯的人畜无伤。
郭宝城道:“还记不记得在星河武校咱们交手的那一次?”
谢忠军道:“你们欺负我徒弟ꓹ 当师父的去讨还公道那是天经地义吧?”
郭宝城道:“你击中我胸口的那一拳展示了你的实力已经进入了四品裂云境。”
谢忠军微微一笑,谦虚道:“误打误撞,侥幸突破。”
郭宝城道:“我开始很不服气,可后来等我突破四品之后,方才意识到你那天晚上对我有所保留,你的实力其实超出我太多,至少五品,或许六品。”
谢忠军脸上的笑容此时突然消失了,独自饮了一杯酒道:“你在说笑话。”
郭宝城道:“我在武道上虽然长时间止步不前,可是我看人的眼光不会有错,你这个人表面和和气气,可杀性太重,你坐在我对面我看到的是蓬勃的欲望和野心。”
定盤星 劍舞秀
谢忠军嘴唇一歪,挤出一个略显夸张的笑容。
郭宝城道:“我不是贬义,一个没有野心的人永远不可能达到巅峰之境,人也只有到达巅峰之后才能返璞归真回归平和,你的平和是装出来的,所以你还未达到巅峰。你不是无为境,我想应当是六品逐电境。”
谢忠军慢条斯理道:“其实人不可以太自信,自信容易狭隘,看事看人自然不会全面。”
郭宝城道:“我对你不感兴趣,只是因为你刚好坐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不得不看你。”
星河聖帝
谢忠军道:“说说齐国民,这个人是怎么赚到了那么多钱?”
郭宝城道:“我背后不喜谈论他人。”
谢忠军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郭宝城皱起眉头,不明白他突然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谢忠军道:“你一心教书育人,可惜学生众多却无一成材,我本不想收徒,可随随便便收一个就是如此出色,这就是命!”
郭宝城淡然道:“张弛的确非常优秀,在我看来他比你要优秀得多。”喝完面前的那杯酒道:“太晚了,我该回去了。”
“走好,不送!”
郭宝城站起身向外走去。
谢忠军端起面前的那杯酒,轻声道:“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仰首将那杯酒饮下,起身道:“结账!”
张大仙人听到这句诗的时候,高度怀疑自己已经暴露了,老谢这是吟诵给自己听得,不过谢忠军也没有过来和他相认。
谢忠军走后,张弛也起身离开,他甚至想到老谢可能一并把自己的帐也给结了,来到前台一看,没帮他结账,也就是说谢忠军还存在没认出自己的可能。
烧肉人生外面大雪纷飞,一辆兰德酷路泽,从张弛的身边经过,车牌是晋牌。
张弛远远看着,感觉这辆车有些熟悉。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出现一个黑色的剪影,千呼万唤不肯出来的林朝龙这会儿终于现身了。
殯葬傳說
张弛拿起电话,听到一个电子模拟人声道:“你跟得那么近不怕他对你产生疑心?”
张弛笑道:“不是我想跟他,是凑巧了遇上。”
“这辆车的主人是齐国民。”
张弛心中一怔:“什么?”
“我刚刚调查了一下汽车的档案,这辆车是属于齐国民的,开车的是谢忠军。”
“什么?”张大仙人有些懵逼了,谢忠军怎么会上了齐国民的车,难道他们两人早就认识?
张弛怒道:“你不早说。”
林朝龙道:“我刚刚才搞清楚车辆的归属。”
张弛赶紧叫车,谢忠军这个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今晚必须要查清楚老谢和齐国民到底是什么关系。
谢忠军驱车向附近驶去,驶向皇城西北的那片四合院,在其中一座四合院前停下,并没有急于下车,拉开化妆镜,先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镜中人的容貌渐渐发生了变化,变成了齐国民的模样。
谢忠军利用拟态改变了样貌,他对镜中人的样子并不满意,皱了皱眉头,然后从车内出来,打开后备箱,从中将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扛了出来。那女人失去了知觉,被谢忠军抗在肩头,长发随着他的步幅荡动着。
扛着那女人来到这座属于齐国民的四合院前,打开了房门,进入里面之前,谢忠军再度回过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治安监控。
四合院内空无一人,谢忠军来到到其中的一个房间,先把那女人放在椅子上,灯光照亮了那女人雪白的面孔,赫然是齐国民的妻子薛慧珍。
谢忠军有条不紊地从随身的背包中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一样样取出来。
有药瓶,有遗书。
谢忠军做完一切之后,悄悄离开,离开时又看了看摄像头,然后才上车驱车离去。
在林朝龙的帮助下,追踪那辆车并不难。
张弛坐着出租车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就已经看出这里是齐家的四合院,老谢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他和齐国民真有勾结?
出租车快到地方的时候,刚好那辆兰德酷路泽离开,张弛把头低下,生怕被对方认出。
他过去跟随齐冰来过这里,在四合院门下车,让出租车先走,根据雪地上得车辙印记来看,刚才谢忠军肯定来过这里,张弛看了看雪地上的脚印,一个人的脚印,他循着脚印蹑手蹑脚来到四合院前,踏雪无痕,对他现在来说易如反掌,凑在门缝往里面望去,看到其中有一间房亮着灯。
手机震动了起来,张弛本以为是林朝龙给他打电话,可看了看号码是萧九九,接通之后低声道:“我这会儿不方便接电话,等会儿给你回过去。”
萧九九嗯了一声,小声道:“我想你。”
“乖!好好休息。”
张大仙人挂上电话,沿着墙根绕到东边,然后腾空飞跃进入院子里,宛如一片枯叶般轻飘飘落下,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来到亮灯的那间房凑近窗户,可惜窗帘关着,张弛倾耳听去,听到里面传来细微的呼吸声,应该有人,他想了想折断一根树枝砸在窗户玻璃上,静夜之中声音颇为显著,做完这一切赶紧藏身在暗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