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zeo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 愛下-第一三四三章 重整旗鼓的樸、雀團伙展示-sn44f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
一夜无话,翌日上午,杨东在酒店睡醒之后,就跟赶来的李静波见了一面。
我對你有一點動心 折紙螞蟻
“怎么样,昨天晚上,跟老薛谈的还顺利吗?”杨东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在冰柜里拿出了一瓶椰汁。
“我跟老薛聊了,准备退出长天集团!”李静波面对杨东,并未隐瞒这些事情。
“行啊,想退就退,人活一世,别太委屈自己!”杨东很清楚,李静波在薛家这么多年,此刻选择放弃,心里肯定也有不小的压力,能够做出这个选择,想必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虽然想劝,但又不知怎么开口,只能顺着他的话继续道:“离开长天集团之后,就来我身边吧,三合集团正在起步的阶段,我也需要有人帮我!”
極品棄少
“哥,有件事,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李静波犹豫了一下,微微握拳道:“其实当初小硕在南久旺丹出事,是因我而起的,当时我怕暴露身份,所以让虎跃除掉魏立刚,那时候我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我只能选择让黄硕帮我扛雷!”
神仙收容所
“这件事,你本可以不告诉我。”杨东听完李静波的回应,沉默了几秒钟,随即语气平常的回应道。
“从我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就没想过瞒着你,只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李静波伸手搓了一下脸:“我去沈Y,就是受到了老薛的安排,我当时只知道虎跃是赵福来的人,对于他跟薛仲元以及薛然之间的关系根本不清楚!所以我当时还天真的在提防着!怕我的身份会泄露给薛然和薛猛!在那种情况下,小硕出事了,你会不遗余力的保护他,但我这边倘若出现了纰漏,就会导致计划全部崩盘,所以,即便我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也没得选择!”
“为什么不在出事的时候通知我?”杨东拿起一边的烟盒,挑眉看向了李静波。
“不知道,当时我的心情真的挺乱的!一方面不想让小硕因为我的事受到无妄之灾,另外一方面又想不出其他解决的办法!按照我对你的了解,如果你当时知道我去东北,是为了给薛仲元做棋子,绝对是会阻拦我的!我可以欺骗任何人,但是做不到欺骗你!”李静波顿了一下:“这么多年一路走来,我什么罪都遭过了,什么苦都吃过了,唯独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踏实!哥,这事我……”
李静波只把话说到一半,也跟着沉默下去,同样拿起了烟盒。
“这会这条路不好走,谁屁股上还没点屎啊!”杨东看见李静波的样子,也抿着嘴唇做了一个深呼吸,沉吟片刻后,缓缓开口道:“这件事,既然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只当它没发生过,别在跟任何人提起了!”
“有些话,说出来之后,我心里也就舒坦了!”李静波点点头,继续道:“我跟老薛说完了,把薛茜找出来之后,我就正式退出长天集团!”
我的野蠻人魚 sevenx
“其他条件呢?”杨东吐出一口烟雾,继续问了一句,多年来,李静波为薛家付出了太多,甚至在薛然这件事情上,薛仲元也没有给予他多少信任,杨东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李静波在被榨取完利用价值后,再被扫地出门。
“没聊过,但我感觉薛仲元不会给我太多资源!”李静波对此倒是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按照他的想法,现在长天集团已经稳定了,接下来肯定是要培养薛猛继位的,而我作为旁系,应该会被安排到某个子公司去做负责人,谈不上大富大贵,但是也衣食无忧!但守着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去过一份自己不喜欢的日子,真的不是我所追求的生活!况且我跟薛猛本就有宿怨,一旦他将来接盘西北长天,我有很大几率还将成为首先的清扫目标,相比之下,还不如急流勇退!按照老薛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同意我另起炉灶的!”
“说起薛茜,我还有件事想跟你聊聊!”杨东按熄手里的烟头,坐直了身体:“我感觉,薛茜这次的失踪,不是奔着薛家来的,而是奔着我!”
“你?”李静波闻言,微微蹙眉,俨然是没太听懂杨东的话。
“是这样,昨天龙哥抓人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情况……”杨东接着李静波的话茬,就跟他继续唠了下去。
……
当天下午四点多钟,一台从外地赶来的商务车沿便道进入兰Z,赶往了郊区的棚改区,车门敞开后,一个三十出头,身材魁梧的络腮胡首先下车,拨通了一个号码,跟络腮胡一起的,还有五六个风尘仆仆的青年。
寵妃上癮:娘子本王熟了 蘇逸弦
“阿炳,这边呢!”大约三分钟后,张利从附近的一个小巷钻出来,带着朴灿宇和雀哥走向了络腮胡,给双方介绍道:“这是咱们这次的事主,老朴、大雀!这位就是我昨天跟你们说过的阿炳!”
“你好!”朴灿宇听完张利的介绍,对阿炳微微点头,发现他带来的几个人看起来都挺立整的,也比较满意。
“该聊的话题,还有该办的事,大利都跟我说过了,你们给出的价码,我们这边能接受!”阿炳分别跟朴灿宇和雀哥握了下手,直截了当的问道:“接下来都需要我们干点啥?”
“我们要办的事,有自己的计划,核心的事我们会自己办,你们主要是填补一下人员上的空白,帮我们扫外围就可以!”朴灿宇言简意赅的开口。
“没问题!我跟大利在电话里聊过,你们得提前给我付一个星期的钱!”阿炳没太细问的带头。
“走吧,屋里聊!”朴灿宇答应下来。
“留俩人,把车牌子换了,找个地方把车藏好!”阿炳对自己人摆了摆手,随即跟在了朴灿宇旁边。
大约五分钟后,众人在棚改区一顿绕,最终回到了落脚的地方,而几人刚一进院,就听见院内一个房子里传来了一阵响声。
“怎么回事?”朴灿宇听见这阵声音,登时蹙眉。
“你们唠着,我去看看!”雀哥扔下一句话,迈步就向那边走了过去,等他推门之后,发现两个青年正按着薛茜,小鱼也正在手忙脚乱的往下拽她的裤子。
“哎!你干个JB呢?!”雀哥看见小鱼的动作,当即冷着脸呵斥了一句。
“大哥,你别管!今天我要是连这个小骚丫头都治不了!真他妈就白活了!我肯定干她!”小鱼伸手按着薛茜乱蹬的腿,瞪着眼珠子回应道。
“嘭!”
雀哥听见这话,上去奔着小鱼就是一脚,把他踹翻以后,怒斥道:“你妈了个B的!我混了这么多年,做的就是口碑!你活不起啦?祸害人质干你妈B?”
“大哥!刚才我喂她吃饭!这个虎逼娘们咬我!你看看给我咬的!你说我能不给她上上课吗?”小鱼伸出手臂,露出了上面一个溢血的牙印。
奇葩上司求愛記
“别他妈扯淡!管不住裤裆就出去找一个!造这个孽干啥!”雀哥再度扔下了一句话,随即蹲在了被胶带堵住嘴的薛茜身边。
经历了刚刚这件事,此刻薛茜情绪特别激动,直到听见雀哥的一番话,才感觉自己得救了,向他投去了一个满是感激的目光。
“啪!”
雀哥猛然抬手,对着薛茜脸上就是一个大嘴巴子:“艹你妈的!你给我听好了啊!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想把你怎么样!但你也别给脸不要脸!接下来的时间内,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否则别说我弟弟收拾你!整急眼了,我出去牵头种驴回来祸害你,给你拍个视频发网上去!听懂了吗?!”
薛茜听见这话,登时懵逼。
“都他妈给我老老实实的!谁要是再琢磨这些没有用的,我把JB给你们揪下来!”雀哥指着小鱼他们扔下一句话,然后端起了地上的饭盒:“把她嘴上的胶带揭开,我喂她!”
全職追美
“……”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雀哥离开了关押薛茜的房间,刚一出门,正好遇见在院外打了个电话的朴灿宇走进院内,在拆卸着手机卡。
“跟那几个新来的,聊咋样啊?”雀哥自己点燃了一支烟,把烟盒扔给了朴灿宇。
“几个外围而已,敢端枪,敢搂火,这就够了!没啥可聊的!”朴灿宇低头把嘴里的烟点燃,转语道:“我跟肖凯联系过了,既然人已经齐了,就接着办下一步的事吧!”
世界新說 陽光波
“想咋办?”雀哥来了精神。
“我是这样想的,现在薛家那边急于寻找薛茜,咱们可以这样……”朴灿宇凑到雀哥身边,跟他嘀咕了起来。
……
随着天色擦黑,杨东也在酒店房间内接到了薛仲元的电话。
“薛叔,你好!”杨东站在窗口,按下了接听。
“小东,晚上一起吃个饭吧!”薛仲元发出了邀请。
“昨天仓储基地那边出了不少事,您现在应该也挺忙的,我就不打扰了吧!”杨东犹豫了一下,准备回绝。
和師姐尋寶的日子 楚江風雪
“我这辈子,什么风浪都经历过了,这点事还能扛住!况且你这次稀里糊涂的被卷进了我们薛家的事情里,我总得有个态度!酒店已经定好了,见一见吧!”薛仲元坚持了一句。
一路榮華 看泉聽風
“好,那你把地址给我吧!”杨东见薛仲元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就没再推脱。
……
与此同时,朴灿宇那边的三台私家车,也从郊区赶往市内,融入到了熙来攘往的车流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