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xi0精彩言情小說 重生之開局就和老婆分手 起點-第234章 幾把沉甸甸的錘子熱推-eza1n

重生之開局就和老婆分手
小說推薦重生之開局就和老婆分手
工作组里。
都是扫描版的文件。
向南点开一看。
映入眼帘的就是旧改二字。
向南松了口气。
方向是对的!
再往下看。
向南的眼神忽地仿佛像猫竖立了一般。
“春水路。”
……
浪哥舔着干燥的嘴唇,领着几个小弟直奔城西蒋斌所在的会所。
这种场合,肯定会起冲突。
但浪哥也没叫多人。
因为真正的打架。
只需要那么几个人玩命的扑对方就够了。
现在打架基本都是码场子,其实打架很快就结束,也就几分钟的事情。
小弟们都隐藏着几把沉甸甸的锤子,准备随时出手。
瞧!
浪哥一来就想着蒋斌不会好好谈。
一开始就想着以打架收场。
浪哥!就是这么浪!就是这么彪!
会所门口。
前台小妹一见来人气势汹汹,就知道不是来消费的,马上按了一下内线电话。
浪哥叼着烟卷,用缠着绷带的手敲了敲桌子:“你直接打给蒋斌。”
“呃?”小妹一愣。
“就说刘太浪找他。”
小妹愣愣地点头,然后打去蒋斌办公室的内线。
楼上。
蒋斌的办公室摆放着3张床。
他这人有怪癖。
就是喜欢睡不同的床。
除了这三张床。
無上霸天
还有一张课桌。
对!
课桌!
敢想象吗!
课桌上只摆放着一台内线电话。
此时蒋斌正在试床,听到电话响起有些烦躁,狠狠地拍出一声脆响,光着膀子就接了电话。
神級農民
“刘太浪?那瘪犊子找我做什么?”
蒋斌不明所以。
作为江湖大哥。
互相看不起对方是基本操作。
但最近这些所谓的大哥们。
都消停了很久。
为什么?
因为安于连把他们都串联起来。
有些在明面上,比如浪哥。
有些在暗,比如蒋斌。
没错!
蒋斌也是安于连的人!
只是隐藏的非常深。
因为蒋斌身上挂着的是源达地产的名。
但实际操作是安于连在从中操作。
可这些。
浪哥不知道!
蒋斌嘀咕一声后穿上衣服,但是是敞开的衬衫,出门后敲了敲旁边屋子的门。
门里的小弟都在打牌,烟雾缭绕的,听到敲门声后都懒洋洋的出来。
“带点家伙。”
浪哥的彪是在宿明市出名的。
所以蒋斌谨慎为重,踏着拖鞋就往楼下赶。
一分钟后。
蒋斌在门口看见浪哥,哈哈一笑:“找我做啥,堵门?”
“来商量事,求斌哥给个面子。”浪哥言语低姿态,但是却昂着头。
“我面子什么时候这么大,来,里面坐。待会儿你们可都得在这消费昂,不能白来!”
蒋斌无耻的揽着浪哥,两边对伙的小弟大眼瞪小眼,还没开始就都不服的样子。
“听说你掺和旧改了?”
蒋斌一边走一边说,带浪哥他们到贵宾休息厅,摆着十多张按-摩椅。
“赚点生活费,场子经营也不太好,那叫什么……职业经理人,下个月就卷铺盖走人,我这正想着找点其他出路。”
浪哥一屁-股坐在按-摩椅上。
“你这天残手啊?咋整的。”似乎故意的一般,蒋斌非得等人归拢完才说。
“有个娘们牙齿太厉害,给我咬下来一块肉。”浪哥扯着犊子。
修真高手現代遊
蒋斌无语,双腿一张,两手放在膝盖上:“客套两句行了,城西向来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这来者不善,做啥啊?”
“还是斌哥有文化,成语都他妈整上了。”浪哥先是调侃一句:“我来是春水路那家中介……”
史上最牛吃貨 發飆的辣椒
“你在里面有股份?”蒋斌打断,心里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我一朋友弄的,我寻思着这个店,在旧改旁边,没在拆迁范围,怎么就被你整了呢?”
浪哥觉得还是先讲理。
虽然他知道。
这是向南“安插”在旧改的一个棋子。
那些中介的赚钱方案。
他都不感兴趣。
能赚点钱就行。
最重要的是。
浪哥偏执的认为千家中介入场,只是进了门槛。
向南后面肯定还有大动作。
以此来凶狠的“报复”安于连。
所以千家中介能否立起来。
对向南很重要!
“你也掺和着旧改,不知道旧改周边的商业,房屋都得推了啊?这些都可能成为后来的钉子户。”
“在哪里开中介不行,非得开在旧改的地上。你去问问那些小卖店的老板,谁还敢来开?”
蒋斌粗鄙的抠脚丫子。
小笨仙卯上大魔頭:轉世成魔 穆丹楓
浪哥歪着脑袋:“你这话说的搞笑,这个中介做的就是旧改对面买卖老房子的生意。”
“不开在春水路,难道开到镇泉去啊?”
逼婚,總裁乖乖就範 悅妖妖
蒋斌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镇泉可以开。”
浪哥脸上的褶皱瞬间散开:“你泡我呢斌哥?”
“你不也泡我呢吗?”蒋斌瞪着眼睛:“我后面是源达地产,你要NB,你去跟源达说去。”
“不是,你源达你NB啊!那你砸之前可以先说说啊,什么都不说开砸,玩呢?”
浪哥瞬间站起身。
“嘿,我擦,早就看你这二愣子不顺眼了,你非来找死。”
刚刚俩人笑脸相处瞬间不再。
浪哥小弟掏出小锤子,二话不说就叫骂一声开干。
场面,瞬间澎湃!
半生旖旎
蒋斌也早有准备,两边顿时混战。
别说蒋斌笑话浪哥是天残手,单手浪哥也能收拾两个。
混战几乎持续足足几分钟。
浪哥薅着蒋斌的头发就是一顿乱锤,俩人厮打。
可等浪哥回头望的时候。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九城君
却发现自己人早就躺了。
没办法。
蒋斌有备而来,房间外还不断的再涌入新进来的人。
所以一场混战以浪哥被堵在墙脚殴打结束。
浪哥也没想着能好好走出这里。
来这里打一架。
就是再告诉蒋斌别乱来,别人开中介的也不是好捏的!
替身嬌妻 迷失鄉
“草!”
蒋斌揉着肿胀的脸啐了一口。
“把其他人轰出去,这二愣子留这里就行了。”
蒋斌做事很讲究,不为难小弟。
况且,他也看出浪哥的意图来了。
“走!草泥马的再赛脸!”
“滚出去,一人再来一闷棍扔出去!”
浪哥小弟被推搡拉着扯出贵宾厅,一阵拳头的闷响。
“至于么?人带这么少,你能打出个花来啊?”
蒋斌喷了一口烟在浪哥脸上,轻轻的拍了两下浪哥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