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l6e扣人心弦的小說 表小姐-第一百六十六章 忿然-oviy2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被王晞担忧的陈珞此时刚刚陪着母亲从宫里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回屋更衣,就被长公主留下来说话。
“陈璎的事,真不是你做的吗?”可惜,长公主私底下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怀疑,她皱着眉头盯着陈珞,“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只有你是利益既得者。”
陈珞这几天陪着母亲住在宫里,对于母亲之前对他的维护,他心生感激之余,甚至觉得,不管母亲从前怎样的忽略他,他都可以原谅母亲了,但这样的心思不过维系了几天就荡然无存了,他连辩解的心情都没有了。
“原来你这几天不说,不过是秉着家丑不可外传,不方便问我而已。”他喃喃地道,眉目间全是失望,“你觉得是我,那就是我吧!”
反正不管是皇上还是他的母亲,甚至是朝臣,都觉是他挖了个坑给陈璎跳。他们瞧不上陈璎,不过是因为陈璎蠢而已。
他不再说什么,恭敬地给母亲行礼,敷衍地说了句“这几天母亲也辛苦了,既然回了府,那就早点歇了吧!还要给大哥准备定亲的事”,没等长公主回应,他就匆匆出了母亲的正房。
初秋的夜晚,晚风已透着几分凉意,吹散了白天的暑气,却吹不散陈珞心中的茫然。
他走着走着,无意识地就走到了鹿鸣轩和永城侯府相隔的围墙边。
黑客
熟悉的垂柳依旧树冠如伞,柳枝一半撒落鹿鸣轩,一半撒落在柳荫园里。
王晞素来消息灵通,施珠的事过去好几天了,他一直没有给王晞带个信,她应该早就等着急了吧?
陈珞想着,身体比脑子更快,兔起鹘落,他已翻墙进了柳荫园。
夜间的柳荫园,绿树掩映,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安宁而静谧。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了王晞的住处,随手捡了颗小石子敲打着王晞的窗户。
王晞打着哈欠推开窗ꓹ 探出半边脸,睡眼惺忪地对他道:“就知道是你!我告诉你ꓹ 我窗户上嵌的可是西洋的琉璃,贵都是次要的,只有文州那边才有ꓹ 配一块琉璃,来来回回要三、四个月呢ꓹ 破了是要赔的。”
陈珞大咧咧地坐在了葡萄架下的石凳上,道:“不就是钱吗?告诉你ꓹ 只要是用钱能解决的事ꓹ 那都不是事。”
这话好耳熟啊!
怎么和她祖父说的一模一样?
奧運武術席位的競爭:風卷殘雲 紫檀袖天
王晞已经睡得有些迷迷糊糊还没有清醒过来,闻言下意识地道:“那你也得有钱解决才是。这世上,虽说什么都是有价的,可也有些东西有钱也买不到的。你别大意了!”
陈珞可不是来和她说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的,他道:“我可是站在你面前了,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要是你没事,那我可就先回去了。”
王晞顿时清醒过来ꓹ 一面说着“有,有ꓹ 有”ꓹ 一面放下窗棂ꓹ 快步出了内室。
当值的白芷已经被吵醒了ꓹ 她揉着眼睛道:“小姐,有什么事您吩咐我就是了。”
王晞摇头ꓹ 觉得既然是宫里发生的事ꓹ 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ꓹ 不仅没有要她服侍,反而道:“你去歇了吧!我和陈大人说两句就回来了。”
白芷不好继续跟着ꓹ 王晞举了灯,和陈珞去了厨房。
我只認你是我的妻主
陈珞满头雾水。
厨房里当值的小丫鬟正打着瞌睡,见状忙站了起来,道:“灶上的炉子还热着,我这就去喊了厨娘过来。”
王晞道:“你先把饭菜端上来吧。”
厨房那边有个小小的餐厅,平时是灶上的人在用,此时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倒也整洁。
王晞带着陈珞坐下。
嬌妻難追 青蛇
小丫鬟手脚伶俐地上了一盅乌骨鸡人参天麻汤,一碟子金银小馒头,一碟子什锦泡菜,一碟子手撕鸡,一碟子卤猪头肉,一碟子糟鱼,还有一碗白粥,这才退下去。
王晞道:“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来,只好让人做些小菜备着了。你看想不想吃。要是觉得没有胃口,我再让灶上的起来重新生火好了。”
陈珞望着满桌子的食物,半晌没有说话。
王晞说话的声音就越发的柔和了。她道:“是不是不喜欢?那你想吃面还是想吃饭?或者是喝点什么?”
陈珞垂着眼睛,看不清楚神情地摇了摇头,声音有些低沉地道:“不用了,这就很好。”说着,他抬了眼睑,望着王晞的目光中充满了笑意,道,“我也不是那么挑食的人吧?”
明明是句带着几分玩笑的话,可陈珞说来却像心虚般在掩饰着什么似的。
王晞不明白他的意思,摸了摸鼻子,笑道:“还好吧!我这不是怕你不喜欢吗?”
“挺好!”他答着,声音前所未有的温和,“这样就很好了。至少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你们家的什锦泡菜。”
王晞得意地笑了笑,道:“这都是待客之道,来我家吃饭的人,最多两次,我们家在桌前服侍的仆妇就得知道客人喜欢吃什么。所以我们家的家宴,在蜀中鼎鼎有名的。”
陈珞笑,胸中涌起千万思绪。
可他和他父母吃了不知道多少顿饭,他父母也未必记得他喜欢吃些什么。
他眼眶有些湿润。
说好了再不要为父母伤心难过的,他还是没有做到。
或许,这也是他唯一没有说到做到的事。
陈珞心渐渐的冷下来,看着桌上的小菜,心情又慢慢地亢奋起来。
他就着小菜吃了半碗粥,两个金银馒头,这才放下筷子,一面悠闲地喝着汤,一面笑道:“好了,收了你的贿赂,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问吧,想知道些什么?”
王晞想了想,笑道:“你没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好多的话要问,你来了,我反而觉得有些话问不问都不要紧了。反正陈璎和施珠的婚事已经铁板钉钉了,长公主就算是不愿意给他们打点婚礼,陈璎的舅舅、舅妈不是还活着的吗?他也不是没有长辈的。说不定陈珏会从澄州赶过来。就是觉得陈璎有点蠢,为何要拿自己的婚事做筹码。”
要知道,不管陈珞也好,陈璎也好,身上背负的东西都太多了,若是能有个一心一意对待他们的妻儿,日子就会好过很多。
陈璎却把这唯一可能令他快乐的火苗掐灭了。
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过,也许这就是陈璎的人生意义。
無良帝少:獨寵替嫁妻 那依
毕竟每个人想的不一样,追求也不一样。
陈珞看着她,神色却有些奇怪,道:“你真没有什么问我的了?那我可走了!家里还有一堆事要做呢!”
王晞摇了摇头,道:“我一直让人盯着鹿鸣轩,知道你刚刚才回来,肯定没心思吃饭。你记得回去之后好好吃饭就是了。我小时候生气的时候,常常不吃饭。我祖父就劝我,说我不吃饭,只会饿着自己,又不会饿着别人。你也要好好吃饭。民以食为天。什么事都没有吃饭大。”
陈珞哈哈大笑起来。
想着小小的王晞堵气不吃饭,被祖母劝了又不得不哼哼叽叽吃饭的样子,就心里软软的。
王晞就知道,这个人半点体贴也没有,她担心他,他反而觉得好笑。
她气得腮帮子鼓鼓的。
陈珞望着她的眸子却像含着一片星光。
他知道,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回鹿鸣轩,而这些饭菜,恐怕每天都让人备着,只等他回来。
如那黑暗中的灯,告诉着他的归途。
这灯光如同给他披上了铠甲,让他的心更坚硬了。
他喜欢这样的坚硬。
冒牌天王 不戒
陈珞道:“你就不问我陈璎为什么会娶施珠吗?”
王晞的确不知道,但时候拖得太久,她也不太想知道了。
可叹陈珞还准备把这当成话柄逗她说话。
她瞪着陈珞道:“你回来得太晚了。我已经想通了。常妍可是说了,当初陈璎完全可以说这是个误会,可他却信誓旦旦地说他喜欢施珠,鬼才相信他呢?分明是有什么好处。施珠可是皇子妃的人选!左右不过是患得患失,中了你的计,觉得不管是二皇子还是大皇子做储君,皇上都会封你做镇国公世子,他病急乱投药,怕没有了世子之位从此就要沦为平常之人,干脆暗算了施珠,找个有力的妻族。以施家得为人,怎么也要为他谋划一、二吧!
“说不定三皇子和五皇子也是帮凶!
“没有他们默许或者是纵容,陈璎也不敢和皇子抢妻啊!”
说到这里,她神色微愣,想到陈珞来时低落的情绪,不禁道:“他们不会觉得施珠和陈璎的事是你设计的吧?”
陈珞看着她没有吭声。
王晞低声骂了一句,道:“没有按着牛头强吃草的道理。就算这件事与你有关,那也要陈璎自作自受才是。要说责任,你若有一分,他自己最少也有九分。凭什么你要为他的贪婪背锅!”
说着,她激动地站了起来,道:“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大家得说清楚才是。不然别人还以为是你算计了他呢!”
陈珞心情激荡,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管不顾地就拽住了王晞,道:“你又能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去大街上大吵大闹,告诉所有的人说这件事是陈璎自己的选择?”
她为什么总能在他以为自己已经得到了最好的时候,能给他更好的?
異界之魔武流氓
还真有人这样以为不成?!
王晞气愤地瞪着他,道:“事不辩不明。虽说我们不能去大街上大吵大闹,可怎么也要让施珠知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我要去找施珠,把事情问清楚了。还要到处去参加那些宴会,当个长嘴婆,和别人八卦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