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dd8z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愛下-323:哦,戎黎的硬件……(二更)分享-e0ifa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南城科博男子医院,专治不育,男人的天堂。
拍完后,他假装非常“自然”地去看公交路线,再假装非常“自然”地拍了一张站牌上的站点信息,再假装然非常“自然”地看了看四周,看上去就像是来找车的,再假装非常“自然”地很遗憾,因为没有想坐的车,最后假装非常“自然”地回原地,乖巧地等老婆。
嗯,天衣无缝。
三國反穿越大冒險
寡人有病 馬來福
徐檀兮买冰激凌回来了。
戎黎把冰激凌接过去,假装非常“自然”地问:“你买了什么味道的?”
“草莓味的。”因为天气还有点凉,徐檀兮买了小杯的,装冰激凌的杯子做成了红酒杯的形状,拿着不凉手。
蒼藍之後
戎黎用勺子舀了一勺,喂到她嘴边,她刚张嘴,他想起来了:“你不能吃。。”他把勺子拿开,“你例假快来了。”
戎关关学校每个月的第二个周五有家长茶话会,戎黎从来不记得。徐檀兮每个月几号例假,他记得一清二楚。
果然,老婆是亲生的,弟弟是可以打的。
徐檀兮脸皮薄,一说这个就脸红,戎黎手拿了冰激凌,她习惯性拉着他的衣服走,小声地抗议了一下:“吃一点点不要紧。”
“那给你吃三勺。”
“嗯。”
因为晚上要和家人吃饭,她心情很好,下午笑了很多次。
戎黎喂了她一勺冰激凌,很凉,凉得她把眼睛弯起来了。
车就停在前面不远的路口,有个漂亮的女孩迎面走过来,她裙子的领口开得很低,鞋带松了,她蹲下去。
旁边的男士下意识地往女孩胸口看。
女孩连忙用手捂住。
神級透視
戎黎很自然地转了个身,面向徐檀兮,倒着走了几步。
他问徐檀兮:“你冷不冷?”她的外套很薄,裙子也很薄。
呻吟
徐檀兮说:“不冷。”
女孩系完鞋带ꓹ 起身路过了戎黎和徐檀兮。
戎黎转回身去。
等离得远了,女孩才回头ꓹ 看了戎黎一眼,笑了笑,继续路过。
戎黎又喂了徐檀兮一口冰激凌ꓹ 然后自己吃一口,吃冰激凌的时候ꓹ 他咬了咬勺子:“站牌那里有个男的一直盯着你看,很烦。”
徐檀兮回头ꓹ 假装不经意ꓹ 看了一下:“他看的好像是你。”
戎黎看过去,目光一对上,男孩子立马扭头。
戎黎:“……”
我身上有外掛 夏夜當空
就很莫名其妙。
此时,站在公交站牌旁边的男孩子心里在想:上天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他出色的外貌,所以不再给他其他优秀的硬件。
男孩看了一眼广告:南城科博男子医院,专治不育ꓹ 男人的天堂。
祁栽阳的父母住在广陵公馆,是个很老的别墅区ꓹ 祁栽阳和祁培林偶尔会过去ꓹ 平时就两个老人住。
今儿个别墅里特别热闹ꓹ 洪正则一家都来了ꓹ 祁长龄一家也都来了。
电视放着,任玲花正在客厅里忙活。
洪端端坐在沙发上啃苹果:“外婆。”
任玲花穿着小碎花的马甲ꓹ 回了个头:“嗯?”
“太夸张了。”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
洪玲花手里拿着个粉色气球ꓹ 电视墙后面拉了一条横幅:【爱心】【爱心】欢迎杳杳回家【爱心】【爱心】
横幅的两边粘着粉色气球。
任玲花本来想用气球贴个loveꓹ 但地方不够宽。现在的程度,任玲花一点都不觉得夸张:“有吗?”
洪端端猛点头:“有。”
任玲花问自个儿闺女:“有吗?”
祁培林原本在看剧本ꓹ 抬了个头:“有。”
任玲花是个非常时髦的老太太,老花镜的边框是藏青色,跟脖子上的波点丝巾一个色系:“那不要气球?”
洪端端指了指墙上那条粉色的横幅:“横幅也很夸张。”
横幅是任玲花网购订做的,早就做好了,就等着孙女回来的这天挂上。
“没有啊,多有爱。”她一点都不觉得夸张,“我还让客服加了四颗爱心。”
祁栽阳从厨房出来,身上穿着任玲花的围裙,围裙上印着江醒的脸,而且是九宫格。
洪端端捂住眼睛,没眼看。
任玲花是江醒的超级奶奶粉。
祁栽阳说正经的:“妈,赶紧把横幅撤了。”
“为什么呀?”任玲花年轻的时候是个小可爱,现在是个老可爱,“我觉得很温暖啊。”
这是老太太表达爱的方式。
上次江醒的电影上映,老太太去电影院包场拉横幅,横幅内容如下:
變身曲
【爱心】醒醒电影大麦!嗷呜!!!【爱心】
祁栽阳头疼:“你这么夸张,会让杳杳有负担。”
任玲花一脸无辜:“不夸张啊。”
祁长庚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柄锅铲:“你妈原本还想在门外用气球拼个爱心,我拉住了。”
任玲花凝视:“去炒你的菜。”
祁长庚摸摸鼻子,回厨房了。
祁栽阳跟老母亲讲道理:“您自个儿想想,要是你突然冒出来一堆奇奇怪怪的亲戚,还要拉横幅欢迎你,你会不会觉得很尴尬?”
任玲花扶了扶老花镜:“不会,我会觉得超有爱。”
祁栽阳:“……”
任玲花退休之前是外交官,反应很快:“你是说我奇奇怪怪吗?”别看外交官同志平时笑嘻嘻,严肃起来气场超强的,“祁长庚,你儿子他说我奇怪,简直要反了天了。”
祁栽阳:“……”
老人家有时候就是比小孩子还让人头大。
任玲花看了看她精心订做的横幅,问亲家母:“拉横幅真的很奇怪吗?”
孟满慈在给外孙女织围巾:“有点。”
“那横幅不拉,只贴气球呢?”
“还行。”
好吧。
任玲花把横幅取下来了。
厨房。
祁长庚在洗菜,问过来搭把手的儿子:“除了肉,你女婿还喜欢吃什么?”
祁栽阳想了想:“好像没有。”
徐檀兮住院的时候,祁栽阳跟戎黎一起吃过几次饭:“他基本不吃蔬菜。”
这不行啊,要营养均衡。
祁长庚决定再炒个空心菜。
祁栽阳补充:“对了,他夜盲。”
祁长庚决定再炒个胡萝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