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iqy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神筆聊齋 線上看-第一百零一章 顛倒夢想推薦-rxwea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苏阳向着魑魅城中的城主府缓步而去。
沿途的妖魔鬼怪,山魈精灵看到了苏阳,舞刀弄棒,纷纷向着苏阳冲来,他们都是在魑魅城中生活的鬼物,倘若魇魅被苏阳惊醒,这一界都将化为烟云,而身在其中的他们,就会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正因如此,在这生死关头,他们分外疯狂。
“叮叮叮叮……”
“铛铛铛铛……”
苏阳周身自然放出五色光华,一切的刀枪棍棒在加身之时,皆忽然就失去了控制,如同泥牛入海,被苏阳周身的五色光华所席卷,而这等祥光继续席卷,立时便将周围的精怪山魈也卷入其中。
旁边的妖魔们见此情形,并不知被卷入光华中的妖魔境况,一个个惊慌失措,只感觉他们现在所处境地,是进也死,退也死,静待原地仍然是死。
“先生。”
在这众多的妖魔之中,小怜的身影飘然上前,看到苏阳继续迈步,不由就跪在苏阳身前,声泪俱下,泣声说道:“请先生离开这里吧,小怜一死固不足惜,只是小怜父母的魂魄也在此地,生前未曾尽到一点孝心,死后我们一家三口盘亘于此,小怜想要对父母有所回报……请先生……离开吧……”
魑魅城是一个地狱。
小怜真切的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她的父母还有她魂魄苟活于此,倘若是魇魅醒来,那这里的一切都要归于梦幻。
苏阳轻轻低头,看向在地上跪着的小怜ꓹ 毫无疑问,小怜一家三口就是误入到魑魅城中的可怜人ꓹ 而魑魅城中,像他们这样的可怜人还有不少。
傭兵之王都市行
“众生皆苦。”
苏阳叹了一声,周身五色光华席卷ꓹ 连带着将小怜也给收去,脚步疾走ꓹ 已经到了魑魅城正中。
“轰隆隆……”
魑魅城中的地面开始晃荡起来,天象立时阴沉ꓹ 风雨雷电在此汇聚。
魑魅城中的妖魔鬼怪ꓹ 冤魂厉鬼看到了苏阳如此横行无忌,看着一个个身影被卷入到了五色光华之中,生死不知,又看着魑魅城已经发生异变,心知魑魅城中的一切对魇魅来说,已经是一场噩梦,而这让魇魅恶心的噩梦ꓹ 正在让魇魅从梦境中醒过来。
“我们跟他拼了!”
一个牛头妖魔怒吼一声,挥舞起手中的战斧对着苏阳头颅劈来ꓹ 大声喝道:“我们在这里已经逃不出去了ꓹ 跟他拼是一个死ꓹ 坐等魇魅这狗东西被惊醒也是一个死ꓹ 既然都是一个死,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苏阳看着此牛头挥舞斧头劈来ꓹ 轻轻递出去两根手指ꓹ 将这一个斧头稳稳接住。
“你应该是死在魑魅城吧。”
苏阳看着牛头ꓹ 轻轻笑道:“既然左右都是一个死,你何不将斧头劈向魑魅城呢?毕竟我没有折磨你们ꓹ 而魑魅城却日日夜夜都在折磨你们,你们若是有心,不如随我一并冲到魑魅城中,将这一切闹的地覆天翻。”
牛头听苏阳的话,一时愣住。
“孽畜,好胆!”
一道红线自天外而来,眨眼间便到了苏阳身前。
黑太陽 齊全盟
苏阳周身五色轮转,只听金石交激的一声鸣叫,红线格然而回,与此同时,天空之中降下来一少女身影,满身红裳,看到苏阳也不多言,挥手一洒,一团红砂扑面打来。
这飞空的砂石也是有来历的,唤做火血沙,砂石是来中土以西的火焰山,于重重烈焰之中取来,有龙血灌注,有怨气培育,每一块砂石上面皆含煞气,是为至毒,劈空而来,遮蔽眼目,更兼腐蚀元神,此等砂石,寻常凡物只要沾到一点,立时就要生火,寻常宝物若是沾上一些,那就损害灵性,修道之人沾上一点,那么一身修为就要付诸流水。
红裳少女洒下火血沙之后,手中一招,那适才被苏阳格挡而回的红线于手中成一长剑,拦腰对着苏阳斩来!
这斩击之法也有门道,是魑魅在上古时期,跟随在蚩尤身边的杀伐之道,一经施展,无人遁逃,前有红砂遮蔽耳目,毒煞性命,后有神剑斩击,这一套连击之法施展之后,无往不利,纵然是修行者门道再怎么高超,也难逃分尸之劫,而后在那红砂之后,被腐蚀的尸骨无损!
“呼呼呼呼呼……”
红裳少女身有异宝,在这红砂之中往来无碍,一套杀伐之后,方才收了法器,红砂一清,四下清明,周围一切还归本色。
仍然是在魑魅城中,只是四下里已经成为一片瓦砾之场,缕缕毒烟,丝丝明火在这瓦砾之上点缀,显露这一片狼藉之相。
在这瓦砾之场中,并没有苏阳的身影。
红裳少女见此也不例外,历来死在她这一招上的人物,全都是尸骨无损,元神腐化,可以说是魂飞魄散,若是能够找到一点尸骨,红裳少女反倒惊奇呢。
“啪!”
红裳少女对着牛头妖魔便是一耳光,冷声说道:“这是你对城主不敬的下场,稍后自己去领罚,剥皮拆骨,抽筋拔舌,你在这里面选一个!”
适才这牛头妖魔,直呼魇魅是狗东西。
“多谢小姐饶命,多谢小姐慈悲。”
獨翼天使:三個校草溺愛拽丫頭 鈺宇熙
牛头妖魔受了这一耳光,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红裳少女说的这刑罚,对他来说反倒是一种恩赦。
周围的魑魅魍魉,妖魔鬼怪见此情形,一个个都喜笑颜开,对着少女连连称呼小姐。
“将这一切都给收拾了!”
红裳少女吩咐道:“我家夫君稍后变会来此,他是仙界的上仙,别让他瞧见我们家中这般模样,免得让人瞧不起……”
倘若是夫君瞧到家中这般模样,必然也会轻贱与她。
“是,是。”
下面的牛头精怪连连应声。
“哼!”
红裳少女看着下面各种精怪丑陋的模样,不由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若非我提早回来,家都被人给掀了……也是这一次来者不善,趁着府中空虚之时……”
正在说话的红裳少女感觉到了四下静谧,旁边的山精妖魔面露恐惧,连忙转过身去,只见适才被她斩击之人正完好无损的在后面站着。
“好毒辣的姑娘!”
苏阳瞧着红裳少女,面露微笑,说道:“听说芙蓉城的七王子娶了一个魑魅城的女子,应该就是你吧。”
红裳少女凝视苏阳,说道:“不错,那便是我。”
苏阳点了点头,瞧着姑娘,想到了一个聊斋故事。
聊斋《瞳人语》。
这个故事讲的是长安城里面有一个书生,叫做方栋,为人轻佻,不守礼节,但凡遇到了野外有女子单独而行,方栋就会尾随其后,某一天他看到了一个车子,周围跟着一群侍女,在那车子之中的女子样貌极美,便凑上前去观看,如此跟了女子几里路程,女子生气,吩咐侍女将帘子放下,侍女在放下了帘子之后,对方栋说,这是芙蓉城七郎的妻子,现在回娘家,不是凡俗的人能够窥视的。
然后就给方栋洒了一把土,迷了方栋的眼睛。
方栋回家之后,眼睛就变得不舒服起来,回家让人扒开眼睛一看,眼睛里面生出来了一层薄膜,而后眼睛就渐渐的看不见了。
方栋非常害怕,自此之后开始念《光明经》,诚心的忏悔自己的罪过,渐渐的方栋能够听到眼睛里面有人说话,这一左一右两只眼睛元神彼此对话,更是时常到外游玩,而方栋就是凭借这两个元神的对话,知晓外面的情况,又过一段时间之后,左右两只眼睛嫌麻烦,就一并在左眼的地方开了一个小孔,两个元神住在一起,而方栋的左眼也自此复明,左眼里面有两个瞳仁。
这红裳少女是芙蓉城七郎的妻子,自然就是瞳人语篇目中的女子。
“你知晓我的事情,应该是有备而来了。”
红裳少女看着苏阳,问道:“你是谁?”
“……”
应该说是地藏王菩萨有所准备吧。
苏阳心中暗道,他能来到这里,都是地藏王菩萨有意相引,而究其原因,则是苏阳身怀的佛舍利。
“我叫苏阳。”
苏阳看着红裳少女,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苏阳!
这两个字苏阳平静说出,红裳少女如若闻惊雷。
“真没想到,人世间的皇帝居然来到了这里,是我们失礼了。”
红裳少女瞧着苏阳,言语中多了几分谦卑,说道:“不知陛下降临此地,有何贵干。”
苏阳名声在修行界已经极大,对于芙蓉城来说更是如雷贯耳,南征北战,连玉帝麾下的罗刹鬼王都折损在了苏阳手中,在神京城中,更是逆乱了天数,篡夺了皇位,这种人物,对于红裳少女来说,有极大的压力。
“我来这里,自然是为了除魔卫道。”
苏阳淡然开口。
红裳少女看着苏阳,眉头皱起,瞧着苏阳,颤声说道:“陛下,这从来有善就有恶,有阴就有阳,两者浑然一太极,如同有光有影,亘古恒在,这魑魅城更是魇魅叔叔梦境所化,陛下若当真要强来,只怕会玉石俱焚。”
红裳少女柔中带刚。
苏阳目光打量少女,哑然失笑,说道:“你刚嫁了一个丈夫,舍得陪我去死?”
红裳少女闻言,听出苏阳言语的暧昧处,登时脸面通红,伸手一挥,便将适才的火血沙对着苏阳再次洒下,手中红线成一长剑,嗡鸣之中,对着苏阳劈面再斩。
苏阳立足原地,闲静幽然,瞧着眼前红砂洒下,再见眼前长剑斩来,伸手只是在前面一点,顿时在苏阳身前一片潋滟,如同挂上了一层水幕,这红砂到了水幕之上,其中烟云毒雾尽皆被流水冲去,毒砂落在水幕之中,洗尽铅华,返本还源,成为了几块石头簌簌落在苏阳身前。
“钉……”
苏阳两根手指夹住了红裳少女手中长剑,这如同灵蛇一样的毒剑到了苏阳手中,灵性一时全丧,整个长剑如同凡铁。
“这是什么妖术?”
红裳少女见此情形,万分惊愕。
“只是辟邪守正,返本还源而已。”
苏阳平静说道,手中一扭,红线一般的长剑寸寸崩裂。
“轰隆隆隆……”
四下里忽然间迅雷崩腾,如同海裂山崩,苍穹一下子压到了地上,四下里晦暗一片,雷电,狂风,烈火,震动,地火风水一时全然震动起来,这魑魅城中的一切接连塌陷,而后坠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魇魅叔叔醒了……”
不可思議的亞瑟王 姐姐的新娘
红裳少女面色惨白,看着周遭一切景象,唇角不停颤抖,正如同苏阳所说的那样,她刚刚嫁人,并且夫妻和乐,并不想要在这里死去,但是这里的一切又都是魇魅的梦境,等到梦境醒来的时候,一切自然就会支离破碎。
只有大神通者,能够觉察到梦境醒来之前,提早离去。
这就像是一片空间,空间支离破碎了,里面的人焉能幸免?
周围的鬼物山精,瞧着眼前天灾一般的模样,一个个抱着头呜呜痛哭,他们大多都是失足于此,而后沦为鬼物,在这里备受折磨,只是在苟延残喘而已,而现在空间终究破碎,一切都成了定局,他们也终将在这里迎来终焉。
终究只是一场梦,最终要万境归空。
“他终于醒了。”
苏阳说道,魇魅在睡梦之中,没有躯体,只有在醒来的时候,才能知道他的所在。
“都是因为你……”
红裳少女瞧着苏阳,怒声说道:“你根本不知道连带了多少人在这里陪葬。”
“我是在搭救他们。”
苏阳瞧着红裳少女,笑着说道。
“搭救?”
花都劍仙 淩虛禦劍
红裳少女气极反笑,看着周围的一切,对苏阳怒声说道:“这算是什么搭救?”
苏阳伸出手来,在手中佛光缭绕,说道:“彻底的搭救。”
说着,苏阳伸手在眼前虚空之中一扯,就如同是扯掉了一层幕布一样,原本山崩海裂末日一般得画卷被苏阳扯到了一边,露出了在这画卷之下的真实,山川草木,凛然一新。
眼下正是初春时节,四下里秀草蒙茸,生机勃勃。
苏阳将她们从梦中的世界带到了现实。
这也正是佛舍利颠倒梦想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