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6tv8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煉氣九千年 愛下-NO181. 無盡的利用讀書-8womy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这让江寒有点尴尬,哪怕是他和吴青阳通过洗礼都是一波三折过来的,现在这么多人你让江寒怎么回答。
“这得慢慢来,我保证往后让大家都通过洗礼。”
太华仙君说话了,她知道江寒此时的尴尬。
太华仙君的话才让众人明白,要想洗礼成为天上人,得依靠太华仙君。
“大家先在这里安顿下来吧,路还长着。”
江寒对大家一笑。
而与此同时,天河之主也终于知道了关于太华仙君亲临仙户殿,强迫仙官们给江寒二人洗礼之事了。
“这太华仙君,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
天河之主在天河宫内,猛地一拍宝座扶手,他听完河神司的禀告之后,那双狭隘的双眼中流露出恶狠狠的光芒来。
“河主大人,太华仙君这么做,明显是跟天庭对着干啊,她的倚仗是什么?难道是她老子天华仙人吗?”
河神司疑惑说道,他完全忘记了太华仙君放他走的时候,提醒他的话了。
億萬獨寵:boss搶婚成癮 雨潺
“当然有这可能。”
天河之主呵呵笑道,“她的老子天华仙人位列仙班,在天庭都有封职,确实是她的倚仗,但是她敢跟天庭对着干,一个小小的天华仙人又如何保得了她呢?我倒要看看天庭如何来处置这件事。”
“河主大人的意思是……”
鬼王為夫 胭脂
名門貴公子
“这口气我咽不下,这件事我忍不了,我管定了。”
天河之主恶狠狠道,“我要亲自上天庭禀告,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就让他共同毁灭。”
“河主英明。”
河神司恭维道。
此时的江寒与众人终于在太华门上安顿了下来,太华仙君给了他们一座挺拔的山峰,足够众人安顿。
無限歸來之悠閑人生
由于他们的身份在上界行走不便,而太华仙君手上也没有了洗礼的凭证,所以众人最好是在太华门内活动,不要轻易到外面行走。
一晃眼,五天的时间过去了,众人开始怀念在下界时的自由自在,在这个他们曾经奋不顾身都想飞升上来的地方,现在看来是在坐牢,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蓑翁仙客首先受不了,找到江寒希望进入江山殿内,毕竟江山殿的世界中,他的仙客岛也在,还有他的族人都在那里,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而在这太华门的山峰中,他感到压的,窒息,度日如年。
江寒当然同意,把他接引到了江山殿内,接着青龙道君和鲲鹏老祖也选择到江山殿中修行生存。
他们一个接一个的亲自打碎了心中的梦想,这个上界不是想象中的样子,其实他们很后悔来到这里了。
最后又只剩下江寒和吴青阳二人,其它人都进入江山殿中去了,所以江寒和吴青阳打算将这座山峰归还给太华仙君。
当太华仙君得知所有人住不惯这里之后,也叹息了一声,将山峰收了回去。
“仙君,该给我们点事情做了。”
江寒说道,他不想继续在这里浑浑噩噩下去,帮她做点事,就能好过一点。
“嗯,我也正有此意。”
太华仙君点了点头,“这几天永恒宗明夺暗抢,数次与我太华门发生摩擦,已经抢走了我太华门几处仙晶脉场,你们去把失去的拿回来吧。”
“好,这件事交给我们去办吧。”
吴青阳应声点头道。
“我看倒不如趁此机会,一举灭了永恒宗,将永恒宗名下的产业都纳入到太华门来。”
江寒语不惊人死不休,他就想搞点大事,帮点大忙,小打小闹他不喜欢。
“啊!!”
太华仙君一听江寒的话,顿时一惊,“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有没有信心?”
“事在人为。”
江寒认真回道,“仙君实力不弱,我们也会全力以赴,要大一统这南仙域,就从永恒宗开始吧。”
“好,够气魄。”
太华仙君赞许地点了点头,“有你们相助,我是如虎添翼,大一统就从永恒宗开始。”
旋即太华仙君召来一名弟子,他是从被永恒宗抢走的仙晶脉场逃回来的,现在让他带江寒和吴青阳过去。
“你们看,这是咱们太华门的资源地图。”
太华仙君将一张图纸摆在桌子上,上面标记了密密麻麻的标记,那些打了叉的太华仙君一一指了出来,表示那是被永恒宗抢走的地盘。
“这张图纸给我吧,失去的我们全部会拿回来。”
江寒说道,“这也是向永恒宗开战的信号,既然是天择之地,就让咱们来抉择。”
“好,你们先行前往,待失去的收回之后,就是开战之时。”
太华仙君颇为兴奋道。
接着江寒和吴青阳离开了太华门,有了图纸之后,他们根本不需要别人来带他们去了,凭他们的速度都是飞天遁地的仙家风范。
“江寒,我觉得你有点急了。”
召喚萬歲
吴青阳与江寒并驾齐驱,说出了心中想说的话。
“是吗?我倒不这样觉得。”
江寒摇了摇头,“我们现在欠太华仙君的日益增加,再这样下去,我们最后真的会被绑在太华门中,能还她恩情的最好方式,就是助她完成心中梦想,越早完成,我们才能越早脱身。”
“脱身?”
吴青阳怔了怔,“现在这里就是我们的安身之地,紫金龙王可是在九重天上给至高无上的天庭之主当坐骑,我们离开了太华门难道就能上九重天去吗?”
“青阳,你现在的想法很危险。”
江寒看了他一眼,“我看得出来,你对太华仙君起了情愫,如果你想留在太华门也是你的选择,我到了上界总归是要去寻找我那六千年前飞升上界的师父,还有诸多师兄师弟,至于紫金龙王;现在的他虽然遥不可及,但是要屠杀他,是我永远不会改变的想法。”
“江寒,我的想法跟你还是一样的。”
吴青阳讪笑了笑,“只是我觉得在太华门,至少有个落脚之地,而且仙君她不是说了么,你要找的人,她也会帮忙找,凭她在上界的影响力,找人总比咱们容易。”
“别说了,先帮她把失去的资源地拿回来吧。”
江寒淡淡说了一句,眼下就是图纸上标记的失去的仙晶脉场了。
而此时在太华门内,那位太华仙君的贴心心腹的女弟子,却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仙君,永恒宗并没有抢夺我们的资源脉场,那本身就是永恒宗的,仙君为何要让那两人去抢回来?难道仙君真的决定与永恒宗开战了吗?”
贴心心腹问道。
“此举一是试探江寒二人的实力,二嘛就是如你所说了。”
紅頂位面商人
太华仙君笑道,“若是他们实力不如人,抢夺失败的话,火也烧不到太华门身上,若是他们实力强大,抢夺成功,那与永恒宗的战就可以打了。”
“仙君高明,如此一来确实是一石二鸟。”
心腹恭维道,“这段时间以来,我看仙君待他们不薄,不仅给了他们天上人的身份,还赐下仙峰给他的朋友,现在确实需要让他们为仙君办点事了。”
“这两个不简单,有时候我都觉得他们很疯狂。”
太华仙君蹙了蹙眉头,“连天庭之主名下的紫金坐骑,他们都想一屠了之,这是要跟天庭帝君对抗啊,太疯狂了。”
“或许这就是来自下界坟场的人坐井观天吧。”
心腹讥笑道,“这样的人,没有利用价值之后,还是尽早赶出太华门,免得给太华门给仙君你带来麻烦。”
“诶,说不好。”
太华仙君微微一叹,“就看他们此次行动的结果如何了。”
“仙君,还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
心腹欲言又止道。
“你尽管说。”
太华仙君点头道。
“我看那名为吴青阳的人,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想法。”
心腹讥笑道,“我看得出来,他看仙君你的眼神是赤/裸裸的。”
“哈,我早就看出来了。”
太华仙君也嗤之以鼻地笑了一声,“天河之主看中他们的可造之处,本仙君又岂会看不出呢,先利用着吧。”
“区区下界坟场上来的蝼蚁,也敢心出爱慕之心,简直是恶心至极。”
心腹级的仙女弟子啐了一口,像是吴青阳在爱慕她一样。
“好了,这些事就不必再说了。”
風之流 水月幽
太华仙君摆了摆手,“你随时留意他们的消息,无论是抢夺成功还是失败,我都要第一时间知道。”
“仙君放心,瞪着呢。”
心腹回道。
而此时江寒和吴青阳已经准备出手争夺了,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背后的真实。
江寒的想法是名正言顺的拿回原本属于太华门的东西,并不是帮太华门来点战火,来抢夺的。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到我永恒宗的仙晶脉场做甚?”
江寒和吴青阳刚出现,身着绘有永恒宗字样服饰的两名中年人就恶狠狠地呵斥起来。
毕竟江寒和吴青阳并没有穿太华门的服装,所以这永恒宗的人并不知道江寒和吴青阳的身份。
“我们是来拿回属于太华门的东西。”
吴青阳说道,“把你们这里管事的叫出来,能够好言相劝的归还最好不过,如果非要动手,那今天这仙晶脉场的永恒宗弟子,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什么!!”
那两名永恒宗的弟子听到吴青阳如此大言不惭的话,脸色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