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2vn優秀都市小說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線上看-第362章別去好嗎?洞裏好冷,我好怕!鑒賞-vvnz7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小說推薦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第362章三界之内,无法无天!玉帝如来,翻掌可灭!
孤扬他说出主人出世的消息,他可不是乱说的,他就是为了加大楚浩归顺的决心。
孤扬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楚浩这样的人一定不会非常轻易地归顺自己。
哪怕是自己手中握着他背叛天庭的铁证,哪怕其他双方势力都会万般追杀他,但是楚浩还需要一个决心。
而这个决心,就是孤扬的主人。
孤扬敢肯定,楚浩一定会再问主人的实力,以此坚定决心。
果然,孤扬正要下海去跟洞中强者交代,便听到楚浩忽然道:“你主人,实力几何?”
孤扬嘴角扬起傲慢笑容,“三界之内,无法无天!玉帝如来,翻掌可灭!”
幽冥擺渡人
楚浩完全愣在原地,脸上露出惊恐神情。
这一次,楚浩是真的没想到了。
说完,孤扬便下去向洞中强者交代了。
南海海眼,没有魔气的魔气洞窟。
孤扬跟洞中强者扯皮了很久。
洞中强者在下面看得清清楚楚,他总觉得楚浩不对劲!
那个年轻人,似乎在谋划着什么。
甚至,就连楚浩来到此间,被孤扬埋伏,似乎都是有意为之。
但是孤扬却大手一挥,“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我已经将他拿下了!”
然后,孤扬将自己的推论全盘道出。
楚浩现在背叛西天,受无尽追杀,而现在楚浩想要投靠天庭,必须要通过天庭的测验,就是秘密完成这一次得到诛仙剑的任务。
但是现在任务文书交出来,已经代表楚浩背弃天庭。
而且孤扬还说出了主人即将降世的消息。
“三管齐下,前有狼后有虎,那个小子必然只能选择加入我们!”
孤扬充满了自信,神采飞扬!
洞中强者瞪大眼睛,
“什么!你把主人降世的消息给卖了?!
还说要去帮他打工?!
你不觉得你是被骗了吗?!”
然而,孤扬却自信地以一句,“三界之内,有谁能够骗得了我?”
洞中强者当场闭嘴,神色之中更加惊慌万倍!
洞中强者在洞穴之中,慌张劝说道:
“你别去了,我求求你,别去了好吗?我觉得很有问题啊!”
早安,我的鬼夫君
“你会被他骗的,真的,相信我,你真的会被他骗的。”
“呜呜呜,别去啊,洞里好冷,我好怕!”
典墳 _冰兒_
然而,孤扬却孤傲转身,非常自信地竖起拇指,扬起嘴角笑道:
“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洞中强者听得眼泪都彪出来了!
别说了,我要哭了呀!
上一次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着家被偷。
现在你再一次说这句话,我看着你被人骗去打工。
三界交易所
你还敢说?你还敢说!
然而,孤扬一去不回头。
看着孤扬逐渐远去的背影,洞中强者惊恐喊叫:
“大哥,我求求你了,你回来啊!这里好冷啊,好黑,我好怕啊!”
“孤扬,你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孤扬,回来啊,我求求你了呀……呜呜呜……苍天呐,我有罪你该杀了我,不该让我承受这样的折磨啊!”
“呜呜呜……洞里好冷,我好怕……”
孤扬走了,孤身一人,神采飞扬的走了。
只留下洞中强者,欲哭无泪。
永生天帝 非白
……
北俱芦洲。
楚浩和孤扬来到北俱芦洲。
楚浩这是第二次来北俱芦洲了,倒也不显得难受。
这一次,楚浩还多了个矿工,半步准圣的孤扬。
孤扬感受着北俱芦洲浑厚无比的气息,不由得有些陶醉,
“家的味道。”
“我闻到了,来自远古的风。”
上一次说家的味道,他尝到了甜甜的糖葫芦。
这一次,他闻到了来自远古的风。
显然,孤扬也是一个非常有诗意的人。
楚浩羞涩地低下头,“抱歉,刚才放了个五颜六色的螺旋拐弯屁,希望你喜欢。”
孤扬的脸当时就黑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破坏气氛。”
楚浩赶紧转移话题,
“那啥,前面就是第一个地点,月华涧。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工?”
王母给的文书之上,并不仅仅是火鲮山的地理位置和其特点。
其实,这些年来,天庭对于北俱芦洲的探究,从来没有停止过。
王母给的那一张文书之中,就有北俱芦洲各个地点大致的描述。
这上面用黄色标明了金仙以下强者不得入内的禁地。
红色则为大罗金仙以下的禁地。
而北俱芦洲的地图……大部分是红色。
所以万万年来,天庭和西天从来没有考虑过攻打北俱芦洲。
不是因为不了解,而是因为太了解,所以才不敢进攻。
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随便一处都是大罗金仙的坟墓,哪个势力的大罗都是珍贵无比的,谁愿意来白送?
除非是远古洪荒,大罗辈出的时代,否则谁敢轻易探索这样的大罗坟墓。
想到这里,楚浩其实都些不敢置信。
按说三界之内,从洪荒到封神到现在的西游,灵气日渐稀薄,修者实力平均弱小。
但是这样灵气贫瘠的时代,怎么可能会存在这样北俱芦洲这样bug一样的地域?
这绝对不可能啊。
三界之内没人管得了,圣人都不管一下的?
圣人乃是实力之巅,他们要管的话,必然也是轻轻松松解决的。
除非这地方是圣人们默许存在的,甚至是他们经营的?
楚浩心中百般思索,对于北俱芦洲这个神奇的地方,楚浩总是觉得此非寻常之地。
而王母说的,诛仙剑是用来镇压某种存在。
也让楚浩十分疑惑,这得是什么存在,才需要王母出手,而且只能用诛仙剑镇压,杀不死,只能磨死。
不过,楚浩倒也挺安心的。
“反正不是我出手,我这次可是带了好朋友来的。他会帮我打工的,多好 的人啊。”
楚浩充满善意地看着孤扬。
孤扬感受到楚浩的善意目光,也回头对楚浩微笑示意。
但是孤扬心中却是狰狞冷笑:哼,天真的小子,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还是我隐藏得太好了?哈哈哈哈!
楚浩感觉到良心刺痛,只能赶紧看向月华涧,道:
“此地水流湍急,灵气异常浓烈,但是好像看不到一点妖兽所在。”
“是不是要去下一个地点看看?”
孤扬却自信满满地一挥手,
“你看不到,不代表本尊看不到,便让你见识下,我之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