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8w2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家掌門太牛皮了 愛下-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看書-c7iok

我家掌門太牛皮了
小說推薦我家掌門太牛皮了
果然结婚有生命危险,当初就知道,没想到自己还是赶着送人头。
“撒意思?你们做人也太不讲道理吧,我特码董月英的小手都没有摸过。
既然你们不想让我结婚,我就不结,咋还不让走了。怎么说我为你们摆平了域魔,摆平了仙王。
就我这种功臣,你们没有表扬发一坨小红花就算了。居然想用阵法炼死我,我表示不服。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把我放出来,然后好酒好肉的招待,最好在叫几个妹子排解我心中的郁闷。否则我很生气,后果跟严重。”
陈无极无语摊了摊手,认真的看着众人说道。
“不要给我嘻嘻哈哈,帮了忙就偷偷摸摸走了,我们也不会追究。但是想回来取亲,那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滕王城可不是你想来,想来就能来。”老二看着陈无极阴沉的说道。
“还说,什么,炼死他。”二叔显然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死到临头居然还大言不惭,真没有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阵法突然亮了起来,阵心之中慢慢形成一条火龙,一眨眼的功夫变为水桶大小。对着陈无极的站位置猛扑了过来。
“嗐~”陈无极看着火龙,摇了摇头。这种级别的攻击还是不够看滴。
一拍乾坤袋,煤油灯飞了出来,火龙扑过来还没有显威,就直接被煤油灯的灯嘴嗦了进去,消失不见。
老二看见火龙居然不见了,知道肯定是陈无极搞的鬼。这个人能逼退仙王,在域魔里面随便游走,如果这么容易杀死,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安排所有人继续加大阵法威力,希望阵法能够建功。
火龙不断在阵心形成,然后前仆后继的往陈无极的身上扑,不过每次火龙都被莫名其妙吸收。
老二仔细的看着陈无极吸收火龙的法宝,不看不知道,一看全身冷汗直冒。
那是仙王的法宝,以前自己曾经见过一次,陈无极怎么可能有仙王的法宝?
难道是偷的,老二急忙甩掉这种不现实的想法。
怎么可能有修士偷得了仙王的东西,除此之外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仙王送的,二种就是打败仙王的战利品。
超神崩壞系統 失寵小學長
第一种怎么都感觉不可能,这个宝贝强大是毋庸置疑的,没有理由仙王会把他送人。
那么最后的答案已经跃然纸上了,这个人打败过仙王。
本来以为,是因为仙王中了域魔的埋伏才回城的。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哥们肯定参与了其中的事情,有可能真的打伤过仙王。
武俠之超級打臉系統
此时越想越害怕,越想冷汗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用着颤抖的声音对着二叔说道:
“二叔,我觉得此人有问题。”
二叔实际也一直在观察着陈无极,对他手中的法宝非常好奇。
守護一生的童話
“什么问题?”
二叔话音刚落,阵法之中,已经形成了反转。
陈无极对着煤油灯使用真气,把里面吸收的火龙,对着阵法全部反扔了回来。
阵法之中,顿时火光冲天,火龙以百龙咆哮之势对着阵法撞了上去。
“轰~”
絕世鬼仙
阵法外面的修士,用真气压制着阵法,但是火龙越来越多,阵法被火龙都撞的变形了,形成一个个的大包。
陈无极眼看时机已经成熟,真气振荡,煤油灯的火形成一朵朵火云,分别对着东西南北四个范围的布阵人。
“砰……”随着最后一击的火云,阵法犹如海中孤舟,直接被火海湮灭。
四个布阵之人,被烧成了灰灰。
逃~,所有人现在只有一个信念,此人太强大,犹如火神祝融,完全不能与之媲敌。
“二叔,快走。”老二,急忙向着城门口冲去。
陈无极对着煤油灯一吹,一朵火云像长了眼睛一样,对着老二就冲了过去。
“轰~”还没有飞出多远的老二,直接化为了火人。叫唤了两声,变成了一堆黑炭。
二叔一边快速飞奔,一边回头,看着老二直接被那个火云烧成了黑炭,三魂吓掉了两魂半。
不过幸运女神似乎并没有照顾他,该来的终究还是飞来了。
不错,就是那个杀死老二的火云。
二叔转弯想扔掉火云,但是火云像是涨了眼睛,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眼看就要被击中,二叔直接跳入一个水缸里面,希望用水来阻挡火云。
可是普通的水,又怎么能阻挡的了先天灵宝。火云覆水而燃,水缸的水瞬间沸腾然后蒸发,然后在烧到了二叔的身上。
“滋滋滋”冒油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一会儿火云熄灭,一対黑炭出现在水缸之中。
陈无极一边又一边杀,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杀人了。
我的霸道監護人
不过煤油灯对真气消耗特别巨大,偶尔玩一下还可以,如果持续下去,估计自己被吸成干尸。
追杀一会儿,陈无极收起了煤油灯,然后走进城主府。
城主府里面,董月英和老九已经坐在里面,似乎知道陈无极会过来。
“哼”就算在笨,陈无极也是知道,他们利用了自己。忍气吞声不是自己的个性,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择手段,蛇蝎心肠。想让自己吃一个哑巴亏门都没有。
“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希望你和他们火拼最好两败俱伤。
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是你的一合之敌,你就说准备怎么处理我们吧。”董月英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威胁陈无极是不可能,还不如直接坦白,等待惩罚。只要能活命,管他想干什么。
陈无极现在也没有什么心情跟他们胡搅蛮缠直接开口说道:“元灵”
听到这个词语,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命,其它的都是身外之物,没有了还可以去赚。
“把你们所有的存款都给我,我还要赶路回去。”陈无极直接坐在凳子上,靠着二郎腿,等着两人去筹钱。
陈无极也难得跟着去,量他们也不敢耍什么花招。
本来想吃软饭,没想到最后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西门吹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婚碎愛已涼
这次拿钱回去,估计他会高兴疯了吧,毕竟可以实现他大兴东南的愿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