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25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五百九十八章:斬神臺-bbrax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柴木新居内,丁鹏把一颗苹果塞给自己兄弟玄瑞的嘴巴里。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伙食太好,这小家伙一年时间,愣是长大了两圈都不止。
尾巴尖上的蛇头,如今已经睁开了眼皮,正好奇的看着自家舅父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搓成一团,揉捏成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只见各种奇特的规则力量在丁小乙指尖随意揉捏,如今他创造的东西,不再仅仅只是模仿,更是有了独特的神韵。
两者之间的差别,就如一个模仿,一个是官方授权的正版。
哪怕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但价格上相差之大,自然是不可以道理来衡量。
就如他以前模仿玉娘的无字碑,威力比之原版差了远了,但现在他创造出来的无字碑,不仅仅比以前更加的巨大,甚至连威力上都相差无几。
若是加上浑天绫的粘贴复制大法……一想到这,丁小乙脸上就已经开始傻笑起来了,心想,自己重振夫纲的机会要来了。
“爹,我劝你最好打消你脑子里危险的想法,我娘最近脾气可不好。”
似乎看出自己老爹的想法,丁鹏心头一阵汗颜,开口劝告道。
丁小乙闻言一怔,眼神炽热的看向丁鹏,差点把这位小功臣给忘了。
“儿子,要不我给你打造一套钢铁侠MK800怎么样,上次的冥铁精足够用了!”
他心里已经开始勾画出一幅崭新的图纸了。
心想,任何男孩子心里都会给自己设计一套酷炫的战甲,自己小时候都没能实现的愿望,怎么能让自己儿子落空呢。
况且自己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给自己儿子设计一套顶级装备。
哪知道丁鹏年纪虽然小,可心智成熟的不像话,听到这赶忙挥手让他打住。
“别,我不要那玩意。”
丁鹏脑袋和拨浪鼓一样摇头道:“我可不想打架的时候,还要喊一声别打,我先穿上装备,我要是敌人,别说你穿装备,就算是要拉屎我也照样打你。”
“嘿,你个小兔崽子ꓹ 连你老爹都敢调侃!”
丁小乙两眼一瞪,伸手就要让这小子明白明白什么叫天高地厚。
“等等!”
丁鹏见状赶忙喊道:“爸爸ꓹ 不如帮我创造一个空间收纳盒吧。”
“空间收纳盒!”
他愣了一下,仔细一想觉得不错,孩子这么大了ꓹ 身上总是要随身携带许多东西。
自己有灵能空间,还有肉球所以用不上这东西ꓹ 但丁鹏他们可没有。
“行,这东西简单!”
他拿出乾坤两仪盘ꓹ 随手丢进去一些材料ꓹ 简单的附魔之后,几个小巧的盒子被他制作出来。
盒子看似不大,但里面的空间大的惊人,别说是给丁鹏一个孩子用绰绰有余,就算是装载下一支部队都毫无压力。
这个东西制作起来太简单了,只需要空间之力就能轻松附魔完成,成本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心情大好的丁小乙干脆一口气制作了好几个来。
不禁丁鹏ꓹ 陈老,双儿、连玄瑞也都有一份。
也忘不了给大头、红毛、阿吞、甚至是费尔卓德他们备上一份让丁鹏给他们送去。
这时候他耳朵一动ꓹ 忽然听到门外有马车的声音ꓹ 走出门一瞧ꓹ 果然一架马车正停顿在院门外。
只见车帘掀开ꓹ 居然是鬼松老人亲自来此。
“哎呦,什么风把您老给请来了ꓹ 里面请。”
靈武神屠
丁小乙上前迎接道ꓹ 毕竟人家才是大帝面前的红人ꓹ 连糟老头他们都比不了,自己当然也要乖乖的上前恭迎一下。
鬼松老人上下审视了他一眼后ꓹ 点点头,先是恭喜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突破了,恭喜恭喜。”
“不敢不敢,您老说笑了,我着点能耐还抵不上您老一根手指头呢。”
这倒不是假话,即便是神级在这位老人面前也算不上什么,论实力能战胜鬼松老人的人整个幽土,恐怕也不过只有那遥遥几人而已。
两人相互客气后,鬼松老人清了下嗓门,收敛起脸上笑容道:“升棺中郎将接旨!”
“嗯??”
大衛·科波菲爾(全2冊) CharlesDickens
丁小乙一阵,怎么就忽然要接旨了,只见鬼松老人从袖子里取出一支金卷。
金卷一出,丁小乙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跪拜下来。
俨然如同外人在自己柴木新居里一样,根本不受控制。
“奉东岳天齐仁圣大帝敕令,丁小乙幽山泰岳殿觐见,钦此!”
短短一句话,再无其他内容。
但丁小乙双手已经不由自主的高高举起,口中喊道:“臣接旨。”
“这就是权柄!”
丁小乙接过这张金色黄纸,心中不禁感叹起来,一直以来他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都是可以随意号令别人。
如今也尝试了尝试被别人号令的滋味,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是权柄最是惹人心动的东西啊。
他甚至怀疑,不,不是怀疑,是肯定的说,若是这张金卷上让自己马上自杀,自己可能也会毫不迟疑的去照做。
“松老,大帝喊我去,我去就是了,何必还要下这么大的诏书啊。”
丁小乙一脸憨笑着把金卷收起,同时试探着向鬼松老人问道。
“你去了就知道了。”
可惜鬼松老人不上套,反而提醒道:“记得穿戴上官服,这是正式召见,要进泰岳殿问话的。”
听鬼松老人这么说,丁小乙心里反而有种不好的预感,心想该不会是钟馗又告自己什么黑状了吧。
但想想又觉得不应该,自己这段时间表现还不错的,特别是上次十万恶鬼的业绩在哪里,现在钟馗见自己哪怕不给好脸,但也没之前那么抵触了。
他一边答应着鬼松老人,回房里去换衣服,一边拿起手机在群里问了一下。
结果只有糟老头回复了自己:【法旨都下了,你不去也要去,小心点,收起性子,这是正式的,要讲规矩,记得带点糖果多点最好。】
【糖果??】丁小乙不禁奇怪起来,但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应该是指上次大帝的那位亲戚吧。
想到这他赶忙让陈老准备一些糖果点心,好在这些东西都是肉球爱吃的,陈老那边从来都不缺。
换上了所谓的官服后,丁小乙顶着背后金光闪闪的【寿】字跟随鬼松老人乘坐上马车,直奔向幽山。
说起来也怪。
如今整个黄泉都被冰封,自己家里冷的要死,说是气温会回升,可基本上自己没有任何感觉。
反而随着马车略过幽土腹地时,丁小乙发现这里的温度远比自己家那边要高出许多,更诡异的是原本死气沉沉的冥土,居然开始展露出了生机。
羽化蒼生 離愁悲歡
地面上居然生出了点点艳红色的花儿,成片成片的绽放开,宛若一片红海。
“这些彼岸花,很久就有了,后来全部寂灭,直至如今又开了。”
见丁小乙看着一阵出神,鬼松老人难得的开口说道。
“彼岸花,既然从前有过,为什么又全都寂灭了?”
他好奇的询问道。
“花儿而已,灭了就灭了,开了就开了,问那么多干什么,生死最是无常,一切都有自己的规律。”
鬼松老人说罢,就索性闭上眼睛,不打算继续和他聊下去。
见状自己也只能识相的闭上嘴巴。
等马车停顿在幽山上时,丁小乙走下马车,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这身衣服。
他可没忘记糟老头的嘱咐,正式召见,自然要规规矩矩的。
走到大门前,正看到霍都提着长枪正站在门前。
江湖三殺手 陳青雲
腰间还系着那口自己赠送给他的九龙刀,两人打了个眼神,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按照鬼松老人的指点,丁小乙迈步直奔向正殿方向。
刚走到门前,就被两个青铜小鬼拦住去路:“何人进殿!”
这俩小鬼就是两座青铜石像,左边眼睛特别大,明晃晃的像是两盏灯一样,右边小鬼眼睛正常,但耳朵特别大,宽大的耳垂都要垂落在肩膀上了。
“我奉大帝诏令而来,这是大帝亲发的诏令。”
丁小乙把诏令拿出来递给两个小鬼,本以为对方看了之后一定会给自己放行,哪知这俩家伙看后,反而指了指一旁石墩:“等着!”
武煉七星
“厄……”
丁小乙嘴角一抽,感情自己这还要在这里坐上一阵冷板凳啊。
换做别人,自己早就甩袖子离开了,可奈何这里是大帝的禁宫,自己还是奉命而来,只能坐在石头上乖乖的等待起来。
这一等就等了足足一个小时,等的自己屁股都坐的发凉的时候,才听大殿里传来一声询问声:“宣升棺中郎将!”
丁小乙闻言眼睛顿时一亮,赶忙低着头走进大殿。
一只脚刚刚踏进大殿,丁小乙就呆了一下。
只见偌大的宫殿,穹顶上祥云覆盖,殿堂磅礴巨大,宛若一处望不见边缘的天阙神宫。
最令人吃惊的是,自己进来后仿佛整个人都缩小了一样,仰起头看向端坐在龙椅上的大帝。
此刻的大帝更是犹如擎天巨人,身披黑色龙袍,手上抱着一把如意,头戴紫金珠冠,在无数红光笼罩下,神圣而不可侵犯。
“拜见大帝,祝大帝万福金安,万寿不朽。”
他双手高举头前,向着眼前这尊大帝跪拜道。
“丁小乙,吾问你,任职多少年月,可抓回来有多少厉鬼。”
听大帝这么一说,丁小乙顿时压力山大,只能硬着头皮道:“回禀大帝,卑职入职四年八个月,抓回厉鬼……嗯……有十万之数吧。”
心中不禁汗颜起来,十万之数,乍一听很多,可比之十八地狱千万厉鬼的数量而言,简直是微不足道。
“哼哼。”
大帝冷笑一声:“四年时间,你才抓回十万只数,距离六年时间可不多了,我看你想要完成任务,恐怕是悬。”
顿时定下一心里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
就在他以为大帝要借此发难的时候,却见眼前一名青铜小鬼走到他跟前,手上托着一份黑色的纸册子。
仙武暴君之召喚群雄 東方霖
“打开看看!”大帝示意他将纸册打开,里面原来是一张图纸。
图纸的设计并不复杂,乍一看像是一座遥望台,台子两端立着两根巨大的石柱,石柱上被刻画着很神秘的古老文字。
“丁小乙,十年之期已经快过去一半,我要你把所有厉鬼抓回来难度很大啊,不过吾有一法,可让早点完成任务。”
大帝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这时候丁小乙也翻看到了册子一整页上,发现后面的几页纸都是写满了各种怪异的符文。
火爆兵王
直至看到最后,才见册子后面写着三个字;【斩神台】
“这是……”
絕品醫仙 歐陽流浪
丁小乙一脸茫然的看向端在在面前的大帝。
但大帝并没有和他解释的意思,只是冷着脸道:“丁小乙,你任职多年办事不力,顶撞上官,行贿下属,念你年少无知,给你将功补过的机会。”
说罢,就听一旁青铜小鬼抱着另一卷法旨诵读道:“奉东岳天齐仁圣大帝敕令,令丁小乙在阳世修建斩神台,斩杀旧神、邪神、伪神、恶神、不得正位神者皆杀,钦此!”
“臣令命!”
丁小乙脑袋都没转过圈来,就稀里糊涂的在大帝得权柄之下,接过了法旨。
片刻后才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向大帝。
獨占契約:惡魔BOSS無下限 趙雷雷
这是要自己去杀神啊??
可自己都没成神级,要自己大摇大摆,公开的去杀神级的高手,搞不好人家反过来联起手来,到时候杀神不成,自己岂不是先完蛋?
“退下吧!”
大帝挥挥手,顿时他连个屁都没能放出来,就迈步走出大殿,直至离开大殿后才回过味来。
为什么今天大帝要正正经经的召见自己,感情根本就是不给自己拒绝的余地啊。
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大殿,丁小乙心里一阵大骂,却也是无可奈何,这不是坑自己么??
难道大帝看自己小日子过得太舒服,故意给自己找点事情,来增加点难度么?
就在他抱着册子,愁眉苦脸迈步准备离开大帝禁宫的时候。
耳边就听一人喊道:“丁小乙!”
他回头一瞧,却没见有声音,只待第二声喊声,才见角落里一个鬼头鬼脑的小人露出头来。
丁小乙仔细一瞧不禁惊讶道:“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