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abd言情小說 南宋風煙路 林阡-第1811章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相伴-45fpa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
夔王府的变化,其实都不用一夜那么久。
兩個小孩過家家 婉婉西情
異獸進化史
金宋高手们刚到剑冢外会面以及商量如何合作破阵、林阡调侃封寒胖并逗曹王府兵将们喊他主公的那段时间,就已足够仙卿酝酿出谋——那段时间,总计不超过一刻。
林阡也是在赶回来的路上听到最新情报才恍然,难怪饮恨短刀会莫名出现在剑冢,那不是通灵的翻山越岭来相见,那是因为偷刀贼小胖子就在附近!只不过天火岛众高手没人敢入阵,他们的初衷仅是借曹王的迷宫来对付外面几路宋兵……
哪几路?就是林阡赴战前放在阵外、拟协助杨鞍留守的杨致诚、彭义斌、袁若、百里飘云——
“阵法再怎么天翻地覆,迷宫都不变存在于山体。”仙卿的心思昭然若揭,他是想撺掇盟军担忧主公、渐渐出现心志不稳迹象,便于他因势利导将这些精兵强将诱到阵法边缘、尔后借迷宫封堵、继而围殴红袄寨!即攻心诱敌、调虎离山、分割包围、择弱而袭……连锁效应,胜算颇高。
不过,照目前的情势来看,仙卿的如意算盘又打空了,酝酿虽强,打得太急,所以他心思路人皆知,既然看穿,谁还中计?致诚、袁若、义斌不负所托,全都意志坚定、恪尽职守;红袄寨有刘二祖、杨鞍掎角之势,本就今非昔比、绝非弱者;而飘云虽然被江星衍引进了埋伏圈里,也只涉及他夫妻俩,加之他实际是在二线养伤,故而受困不曾连累三军——
飘云本人正被范殿臣欺压,就是“真刚”给林阡的急报之二。
“飘云本来有伤,也是重急,必须立救。”闻讯之际,林阡追悔莫及,他早该重视并做好思想工作的——那么坚强能干的飘云私底下却给星衍脆弱掉泪,足以见得星衍是他死穴,预警了飘云会成为今次唯一一个被仙卿算中之人。
由于刚刚战过剑灵的关系,孟流年和柳闻因都受伤虚弱,林阡便只能调遣徐辕李君前和他自己兵分两路——他俩先去救飘云灵犀,他则负责转移落远空和掩蔽惊鲵……
嬌寵寶貝 魅舞妖嬈
龙行虎步,风驰电掣,林阡循着“真刚”的箫声指引一口气都不敢松ꓹ 是既信任麾下们的能力,更爱惜他们、连伤都不想给他们受!
不经意间天光灿灿ꓹ 外围音律越来越强,应已靠近迷宫出口?林阡仔细分辨,大约三百步之遥ꓹ 曼陀罗等人围攻落远空的战团若隐若现。
而那个坐镇指挥捕杀宋谍的金军主帅,眼一花就像是林阡在对镜自照ꓹ 怒从中来,举刀咆哮:“放开我的人!林陌ꓹ 又是你!找杀!!”沙飞石走ꓹ 吞天沃日。

曹王府在剑冢外留守之人除了曼陀罗外本就是老弱残病,听林阡一声喝,立马兵流大乱。
林陌原想趁林阡不在钓出洛轻衣、再亏也能获得个落远空,没想到林阡那么快打完剑灵、更加还及时得到消息、马不停蹄地冲出迷宫来救……搬石砸脚?惹火烧身?眉头微蹙,不及退避。
千钧悬于一发,这世间也唯有像他林陌这般的人还能处变不惊,举手投足都散发出“仓促应变如他林阡ꓹ 怎能打得过厚积薄发如我”的气度。
这般帅气眉目,镇定得本来怕死的曼陀罗忽然就放松了紧挽林陌臂的手ꓹ 跟着他傻傻地笑了起来:就这样ꓹ 是胜是死ꓹ 都安心地与驸马一起坦然面对……

却说此番“惊鲵”涉险ꓹ 毕竟是林阡意想不到的变故,触发了他有关楚风雪和莫非的心魔……故而他空前心急、直奔此地ꓹ 并且为了达到立竿见影的救援效果ꓹ 几百步外就怒斩出了双刀造势……也不知是过犹不及还是过犹不及?本已平静如死的阵法ꓹ 蓦然就又在边缘应激卷曲,再次生出了谁都没想到的新变化——
尽管那两刀的刀气轻松冲出了阵门也排开了落远空成功将他转移ꓹ 然而,只差一小段路就能跨出迷宫的林阡,成功用这一刀砍死了阵门,
王爺救命:王妃太彪悍
然后?机关失效,推变成拉,阵门反方向弹回阵内,一大股波澜壮阔的强气流直接倒灌,把林阡为首的这群人全部堵回去、一气呵成立竿见影塞得死死……
“干得漂亮!这是怎样……”封寒在后面眼睛都看直了,本来还想用“酣畅”夸赞林阡刀法,话到嘴边,天翻地覆,顿然改口,破口大骂,“憨憨的一刀啊!”

原还透明的阵法,从外看倏然又一次全黑,不知阵内的情况究竟如何。天昏地暗?天崩地裂?仿佛跟阵外隔开了一个维度,世人一下就完全感知不到。
魂不附体的外圈金兵,灰头土脸地重新聚到林陌身侧,一个个大叹驸马如有神助。刚刚的那个遭遇,在没看懂的人眼里,就是林阡刚要杀过来把林陌生吞活剥,林陌的身体旁边就自行启动个光罩护体,把喊打喊杀的林阡的灭顶之刀给格挡去了异度空间……难怪驸马那么镇静!深藏不露的高人啊!!
頭號獵物:隱婚老婆請配合 薄荷糖豆
就算是看懂的人也会惊叹林陌难道注定克林阡?巅峰对决,动输给静,颇有些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的意味……
林陌暗叹侥幸,尽管觉得合理,手上全是冷汗。
惊天巨变,洛轻衣吃一堑长一智没拔剑,因为她做什么都无法补救,因为她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迎合林陌的肃清、枉顾主公的好意还可能连累落远空返回和送命……又因为从这一刻起,落远空彻底出局、真刚一脉顶上、惊鲵一脉赋闲,无论是进是退,海上升明月所有人都要各司其职、力求完美……
而不管暂时也好,直到山东之战结束也罢,“惊鲵赋闲”就已意味着林陌在这一局的胜利,或许盟军得到了一些就注定要失去一些。
战斗尚未结束,价值还没实现,被主公和上级委以重托、皆时刻牵挂在意的“惊鲵”,绝对不能教他们的这一仗白打,因此,属于洛轻衣的焦虑就只能暂且留藏心底:主公,我会保护自己,请你务必也是……

“阵法再怎么天翻地覆,迷宫都不变存在于山体”??公理总是被推翻,有地图都不管用!林阡的遭遇完美诠释了:一步踏空,天上地下。
迷宫意外关合、林阡离门最近,这也意味着,来打剑灵的金宋高手们一个别想跑,他们真就被林阡迟来的蛮横之刀活埋、陪葬。天光的再次隔绝、路径的意外迷失,使原本兴奋凯旋的他们乐极生悲,使本就精疲力尽的他们雪上加霜。
陡然又伸手不见五指,气候比来时更恶劣,群雄还在努力寻找失散的彼此,大部分都对林阡遥不可及。唯有战狼,因为迫切关注的缘故,和林阡的距离是最近的。那一刻他有个直觉,方圆几里,跨越数年,他都会和林阡独处在这片黑暗……
心一横,又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虽说驸马因为林阡的舍己救人没能完成肃清洛轻衣的初心,可现在恰恰达到了我段炼想杀林阡一了百了的愿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林阡本就强弩之末,适才又出情急一刀,很容易被我杀至入魔。
林阡啊林阡,这次,我再也不会错失良机了,战狼打定主意立即宣战:“林匪,接招吧!”
火尽风寒,外界的声音和画面再也传不进来,希望“真刚”“惊鲵”“落远空”各自安好……林阡叹了口气,到这幽暗昏惑之地,手中能完全相信得果然只有自己的兵器,因为只有它们、打起来了、才能照明——“刚好,有点儿冷。”
言下之意,别打太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