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odv超棒的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txt-318 人去哪兒了?展示-q5tla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一切装备换上之后,宗舒带着大家走出了环形火山口,随即采取匍匐前进的方式向会宁府的城墙接近。
大家换上了迷彩服,迷彩服外罩上了白色的披风和毡帽。
披风和毡帽都是宗舒从御前军器监那里搞来的。
宗舒是苏易的恩师,苏易的父亲苏孟复是御前军器监的提举,宗舒要什么,他当然就得给什么。
这种白色的披风一般都是配给相当级别的将领。
当时宗舒只是感到很拉风,没料到今天倒真是起到了作用。
白色的披风,很好地把人与雪地融为一体。
如果不近看、不仔细看,绝看不出来三十一人的踪迹。
毡帽上本来还有一个红缨球,宗舒让大家穿的时候,把球给拽掉了。
这样一来,除了靴子,浑身上下都为白色。
無限之惡 偷看書的懶貓
匍匐前进时,重心降低,能够感受到大地的动静。
特别是像牛皋这样的人,可以趴在地上听到周围是不是有马蹄声。
在汴梁之时,牛皋与种师道也结成了忘年交。
种师道常年在西北战场与西夏对垒,有一种本事,就是通过大地的震动,可以听出马蹄声有多远,队伍的规模有多大。
严格来说,牛皋也是种师道的救命恩人。
因此,种师道把他这个本事,毫无保留地教给了牛皋。
这种战术行进动作,还是宗舒让牛皋一直练习的。
在禁军,牛皋天天就知道射箭、练武。
直到接触宗舒,才了解还有这么多实用的战术动作。
这样的前进方式,留下来的踪迹即使被人发现,也会让敌人迷惑不已。
雪地上没有脚印,只有身体拖过的痕迹,根本判断不出来这是怎么产生的。
官途 夢入洪荒
即使如此,宗舒也是一百个小心。
前进一段,停一段,等到雪把后面的拖痕掩盖。
从环形火山口到会宁府城墙,三公里的距离,大家整整爬了一个时辰。
把三公里的爬行痕迹消除,即确保了进城人员的安全,对留在环形火山品的吴非、曹宗申更是一种保护。
三十一人如同暗夜中悄无声息、蜿蜒游动的蛇,此时开始吐出了它的信子。
牛皋听了一会动静,感到城墙上并没有人。
冷婚之情惑前夫
李少言感到宗舒今天实在是谨慎得过头了。
从环形火山口看向会宁城的时候,就没有发现城墙上有人。
完颜萍不在城内,皇帝又跑到鸭子泺抓鱼去了,哪里会有什么守备。
就算是有守备力量,天寒地冻的,恐怕都回屋烤火、喝酒了。
三十一人整整爬了一个时辰,李少言的嘴唇都发青了。
城墙由石头和木头混合垒成,大家很快就爬到了城墙上。
趴在城墙上向下望,会宁府并不大,看形制,恐怕也只有北京大名府的一半。
城内的建筑显得很杂乱,有巍峨的宫殿,不用说那是完颜阿骨打修建的,这是最豪华的建筑。
有两层到三层的仿宋式建筑,街道比汴梁城的要宽两倍有余。
之所以如此,宗舒猜想是这街道经常有大队金人经过。
马路,当然要更加宽阔。
大宋的街道,往往只考虑人的通过,马,只是少量。
除了这些建筑,更多的还是地窝子帐篷式建筑。这可能就是会宁府里的贫民窟。
城内很是安静,就连宫殿里也只是有几处灯光,远没有大宋那“花市灯如昼”的热闹。
李少言分析说,因为金人皇帝去摸鱼了,所以宫殿的人早就歇下了。
“缨络会在哪里?”牛皋问道。
“依我的估计,会是在守备力量最强的地方,比如说牢狱。”宗舒分析道。
大家认为宗舒是对的,但问题是,牢狱在哪里,却不知道。
“宗师,”吴非的小厮吴直说道:“小的,可以帮助找出来牢狱所在。”
吴直十岁之前就在会宁府,他有个叔叔在城内经营着一家山货铺。
宗舒大喜,带上吴直算是对了。
将吴非和吴直分开来,不管是进城人员,还是留守人员,都有能听懂女直语的人。
在城内已经不需要隐藏足迹了,城内再怎么安静,也应该是有人走动的。
三十人在吴直的带领下,直接找到了这家山货铺。
这个铺子是两层,地窝子上面用木头盖了一层。
遮仙斬道 瀟瀟湘雨
三生三世枕上書
显然,这比上面加帐篷的又高档了一些,毕竟是做生意的,多少存下了钱。
幸好会宁府不大,也幸亏吴直在这里长到十岁,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吴直喊开了门,一个穿戴整齐、左腮长一个痦子的女真汉子走出来。
吴直说了一通话,女真汉子看来把吴直认出来了,大喊大叫地,把吴直搂住,甚是亲热。
进了屋子,吴直介绍了一下大家,说这是来自大宋到这里做生意的掌柜们。
吴直问了一下牢狱在哪里,女真汉子精光一闪,直接问他们是不是来救一位大宋女子的。
宗舒直接承认了。
缨络杀掉金国王子完颜绳果,早就轰动天下,大宋、辽国、西夏、吐蕃、大理全都知道。
大宋公主被关在哪里,恐怕所有的金人都会知道,更不用说住在会宁府里的人。
吴直的叔叔说,大宋公主嫁给一个瞎子本就不妥,再加上完颜王子性情暴戾,爱欺负普通人家,不受人喜欢。
所以,他希望大家把大宋公主救出来,远远地离开。
吴直的叔叔亲自带着大家,找到了会宁府牢狱的所在。
这牢狱的门口,居然是个半地下的,只是比寻常的地窝子稍大。
还有一点不同,这有一个很大的铁门。
铁门紧闭,门口没有一个人。
吴直的叔叔说,这里向来都是如此,一到深夜,狱卒都会钻到里面睡觉。
这个牢狱建在地下,一到冬天,反而比外面暖和,看门的人都会和犯人住在一起。
宗舒拿出了瓷吹针,让大家都准备好,先把里面的狱卒干掉。
吴直和他的叔叔就在铁门这里放风,有什么不对,赶快报信。
牛皋走到铁门前,轻轻一推,铁门就开了。
这里的看守实在是太松了,这铁门形同虚设。
也难怪,谁想料到宋人会千里迢迢到这里救缨络?
这里恐怕从来就没有来过大宋人!
總裁夫人要離婚 來自星星的我
这一切,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夢如煙逝
宗舒领着大家慢慢朝前摸去。
这是一个通向地下的牢狱,坡度比较缓,越走越是暖和。
重生之公主歸來
快到见到缨络了,宗舒的心头不由得加速跳了几跳。
这时,前面有灯光闪烁,传来一阵松脂的香味。
走过去一看,这是一个很大的拐角,拐角里放着一张粗砺的大桌,桌上正点着灯。
桌子旁有一张小床,被褥都齐全。
桌下有一个大木盆,里面有大半盆水,难道女真族睡着有洗脚的习惯。
人去哪儿了?
拐角处,又是一个铁门,牛皋很轻松地推开了。
推开之后,两边都是牢房,里面铺着杂草。
牢房三面是墙,正对过道的是铁栅栏隔开,铁棍足足有三指粗。
这个区域至少有三十章牢房,但是,这里却没有一个犯人。
会宁府的治安这么好吗?女真人如此地遵规守矩?
再往里走,又是一个拐角,标准着大桌、大床、灯和木盆。
仍然是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难不成是完颜晟刚刚就任金人皇帝,搞什么“大赦天下”?
“听,”牛皋的耳朵比较灵:“有人说话,是个女子。”
大家停下脚步,宗舒侧耳一听,果然有女子的话音,看样子还在里面。
很有可能是缨络!就算是完颜晟要“大赦天下”,也只是针对女真人。
像缨络这样的大宋公主,杀了金国王子,肯定是不会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