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dm0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重生啊 txt-今天應該是沒有了。相伴-gutqz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建邺国际酒店金碧辉煌的包厢里,一群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推杯换盏,喝的面红耳赤。
“陈总,以后的生意还请多照顾。”
“陈总,我再敬您一杯,您随意,我干了。”
“陈总,祝您以后财源广进,蒸蒸日上。”
······
酒桌上的主角叫陈汉升,基本上敬酒或者奉承总和他有关系。
“也不知道哪个女人那么好运,能够嫁给陈总这样的男人。”
一个脸色酡红的女人端起酒杯,娇滴滴的说道。
三十五岁的陈汉升,正是男人精力、阅历、能力处于巅峰的时候,社会地位给予他收放自如的心态,再加上不俗的谈吐,吸引女性目光是常有的事。
“张小姐还不知道吧,陈总到现在还没结婚,他可是真正的钻石王老五。”马上就有人唱和起来。
“那一定是陈总眼光太高,看不上我们这些胭脂俗粉。”
女人笑吟吟回道,然后双手递过来一张名片,目光流转之间要滴出水来,柔媚的说道:“陈总生意做得很大,但是也要在家庭和事业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啊。”
陈汉升礼貌的接过名片,不过两人触碰的一刹那,他突然觉得手心一痒,原来这位张小姐伸出食指在自己手掌心轻轻滑动,然后含情脉脉的盯着自己。
我的寶寶相公
陈汉升洒然一笑,不动声色的坐下。
应酬结束后,酒桌上大部分人都有了醉意,姓张的漂亮女人离开时,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陈汉升。
陈汉升会意,做出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她这才展颜欢笑。
下属走过来说道:“陈总,我送您回去。”
“不用。”
陈汉升摆摆手:“我在对面小区新买了一套房子,自己开回去就行,也就不到100米。”
下属离开后,陈汉升才慢慢走回路虎车,仰头靠在真皮座椅上,脸上露出深深的疲倦。
每次应酬后除了胃里满满的酒水,心情总是莫名的压抑,甚至还有一种不知所措的空虚。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呼。”
陈汉升重重呼出一口浊气,如果庸俗的用金钱来评价幸福,其实自己已经比大部分人幸福了,实在不应该多抱怨。
打开车载音响,系上安全带准备发动的时候,陈汉升突然摸到口袋里一个硬物,原来是应酬时那个漂亮张小姐的名片。
“张明蓉,名字还不错。”
陈汉升笑了笑,然后轻轻一弹,精致的名片在夜色中滑过一道弧线落在地上,接着路虎轮胎毫不留情的碾压过去。
成人的名利场总是少不了逢场作戏,谁当真谁就是傻瓜。
鬼三斷案傳奇 午夜狂靈
陰陽鬼記 沙中灰
路虎车里,《离家五百里》的旋律来回飘荡。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若你与我的列车交错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你会知晓我已远走他乡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你能听到它气鸣嘶吼
A hundred miles
紅警之從廢土開始 華麗的虛偽
离开一百里
······
这首歌的歌词内容与陈汉升现在的生活相去甚远,但是意境却深深地感染了他,频繁使用数词和重复手段,表达了人生路途之艰辛。
古今中外,背井离乡讨生活的人们,有的富足,也有的穷困,但无论是富足还是穷苦,心中的离愁却是永远难以磨灭的。
“好久没去见老爹老娘了,不如连夜去看看他们吧。”
这样一想,在洋酒后劲的作用下,陈汉升居然下意识的转动方向盘。
突然,从侧面照射进一阵耀眼的白光,“轰隆”一声重响,陈汉升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小陈,快醒醒,公交要到站了。”
迷迷糊糊之间,陈汉升被一个声音吵醒,睁眼是耀目的阳光,脑袋是酒后的刺痛。
“妈的,下次坚决不能喝这么多酒了。”
陈汉升皱着眉头骂道。
“昨天是高中最后一场班级聚会,大家都喝了不少,再说你情场失意喝醉也没关系的。”
暴君,本宮來自現代!
说话的是一个17、18岁左右的少年,身材微胖,肤色黝黑,他又是咧嘴一笑:“我早就劝你别和萧容鱼表白,你非要趁着高考结束尝试一把,结果怎么样?”
“喜欢她的那么多,你也就是一个枉死鬼。”
黑胖子幸灾乐祸的说完,看到陈汉升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他还有些不高兴:“说两句萧容鱼的坏话,你就生气了?”
“咱可是一起长大的玩伴,你和她也就做了三年高中同学,我建议把昨晚的事情当成一场回忆,让它随风飘去。”
看着他要一直唠唠叨叨下去,陈汉升忍不住打断:“你是谁?”
“我!?”
这个少年脸色先是惊讶,然后变成了愤怒,车辆到站后,他一把拉起脚步虚浮的陈汉升下了车,大声说道:“失恋又不是失忆,我是你好兄弟王梓博,你会不会忘记自己叫陈汉升了!”
“王梓博?”
陈汉升的确有个好朋友叫王梓博,可是他目前不在国内。
“王梓博不是在伊拉克吗?”
“狗日的陈汉升,你是不是咒我早点死?”
这次陈汉升不说话了,因为他正盯着公交车站台上的反光玻璃怔怔发呆,上面倒影的也是一个青少年,熟悉却又陌生,嘴上还有一点毛茸茸的胡须。
天空湛蓝无云,马路还是泥土的,扬起的飞尘在阳光下一粒粒看的很清楚,路边的理发店喇叭放肆的播放着高音喇叭。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
结合眼前的场景,再加上大街小巷播放的歌曲,陈汉升脑袋突然有点晕,这俗套的桥段居然在自己身上发生了,突然胃里又是一阵翻涌,陈汉升忍不住走到路边吐了起来。
王梓博也不嫌弃,走过来拍打后背安慰道:“吐完就好了。”
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光后,陈汉升神志也逐渐清醒,王梓博现在的形象终于和记忆终于逐渐重叠。
“我们现在去哪里?”陈汉升艰难的抬起头。
“去学校拿录取通知书啊。”
现在王梓博已经不奇怪了,他就当好友的异样来自于昨晚那场有始无终的表白。
这样一说,陈汉升还真想起来当初自己是和王梓博去学校拿录取通知书,自己是普通二本,王梓博则是一本。
今年也不是2019,它是20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