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t20精品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兩百六十六章 請您來擔任國相-rxa81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咸阳,赵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来到这里。大概他的宾客,他的弟子们也不曾想过,戈当初戏言:我们已经到咸阳了。如今,他们真的到咸阳了。咸阳跟其他的王都不同,他没有城墙…只有宫墙,这在众人看来都有些不可思议,或许,在秦人看来,咸阳外的城墙和关卡已经足够多了,这让他们不必在这里修建围墙来困住自己。
秦人就是有这样的决心和胆魄,可是,他们大概没有想到,若是敌人真的攻破了那些关卡,杀到了这里,那他们就完全没有办法继续抵抗。
咸阳作为王都,却没有邯郸,大梁那样的繁华景象,或者说,道路上的行人并不多,秦国的城池建设是很严谨的,商贾们都聚集在市,早晚都有开市和闭市的时间,其余地方是不许经商的,而秦国也是唯一在进行买卖时给“发票”的国家,他们进行交易的时候必须要有凭证,若是你证明不了自己的东西是从哪里买的,那你就要摊上大事了。
合成之王
而秦国没有游侠,百姓们在耕地里忙碌,匠人们在作坊里,官吏在府邸里,这就使得道路格外的空荡,根本看不到邯郸那样拥挤的场面,秦国的百姓是不能无故外出的。若是想要离开自己的家,就想要跟里正ꓹ 亭长索要传,理由必须要正当ꓹ 比如去看病,去操练,去买东西…
而且要在规定时间内返回ꓹ 什么拜访亲戚,走街串巷ꓹ 基本是不可能的,不被允许的。
不过在节假日里ꓹ 要去拜访自己的远亲ꓹ 还是可以的,不过不能浪费太多的时间,去去就回,否则就等着被抓起来问罪。秦国有游荡罪,就是在其他地方闲逛,就要被抓起来刮掉你的胡子…此时的人对于胡须头发都是格外的看重,剃光头发和胡子那是非常严重的惩罚了ꓹ 任何人看到你,就会知道你是个罪犯ꓹ 处处为难你ꓹ 直接社会性死亡。
当然ꓹ 这并不是说此时的人就是毛发杂乱的ꓹ 他们也会修理头发和胡须,但是绝对不会剃掉…面白无须的那是阉人。
故而ꓹ 赵括在来到了咸阳之后ꓹ 所看到的就是这样空荡荡的城池ꓹ 偶尔能看到外出办公的官吏,还有前往市的农夫…这并不多。赵括心里感到有些不适ꓹ 其实适当的娱乐,并不是坏事,人是有着物质上的需求和精神上的需求的…当然,如今还是乱世,人想要活命都不容易,赵括也不能职责秦国这样的制度就是完全错误的。
起码,秦国能保证自己的百姓不会饿死,不会冻死。
可是在其他国家,百姓饿死冻死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秦王早已在咸阳内为赵括安排好了住所,这是一处占地很大的府邸,内部修饰并不奢华,秦王了解赵括的为人,他知道太过奢华的房屋会引起赵括的厌恶,院落内所有的家具齐全,甚至连粮仓都是满的,秦国并不提倡贵族们养门客,秦王也很厌恶这样的行为,可是对赵括,秦王网开一面,为他的门客们也安排了住处。
風之天驕
就在赵括府邸的周围。
赵母抱着康,走进了这个大院落里,这里当然是要比马服的那个院落更加的宽敞,院墙也是那样的高大,只是,赵母的眼里并没有欣喜,抱紧了怀里的孩子,她走进了室内。艺挣扎着想要下车,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面色苍白,赵括快步走上前,弯下身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艺有些惊讶,随即便是娇羞,而众人也纷纷转过头去,并不理会,赵括就这样抱着艺,将她也抱进了内室,艺非常的轻,赵括都没有太费力气,就将她放在了室内的床榻上,赵政是很激动的,他看着这个宽敞的大院落,来回的在院落内跑着,院落足够的大,可以任由他驾着自己的“战车”玩耍。
门客们也纷纷入住。
韩非还是住在了这里,他虽然探索出了自己的道路,可是他觉得,自己要学习的东西还是很多,赵括所知道的学问似乎很多,韩非总是能挖掘到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能让他的学说变得更加的成熟。荀子和公孙龙住在了一起,自从上次辩论之后,这两位老人就上瘾了。
无时无刻不再辩论,儒家在逻辑学方面,一直都是有着缺陷的,墨子就是常常通过逻辑学来欺负儒者,而如今,荀子在公孙龙的身上似乎看到了不少有用的逻辑学的内容,而公孙龙也需要为名家找出一条治国的道路,于是乎,两人就按着逻辑学上的命题开始了辩论,从早上到晚上,就没有停下来过。
就是在吃饭的时候,他们也能按着饮食方面的学问来辩论。
两人形影不离,最大的受害者大概是李斯,他就夹在两人之间,李斯虽然也有自己的见解,可是年轻的他,站在这两位的面前,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公孙龙想要通过说服李斯来压制荀子,而荀子也想要让李斯来承认自己的学说,李斯常常被他们折磨的夜里也不能入眠,脑海里全部都是他们的言语。
赵括迎来了在咸阳的第一个寒冬。
这里的冬季,要比赵国稍微暖和一些…可是,这里的冬季也比赵国要更加寒冷一些。
坐在院落内,赵括总是常常想起自己的朋友来,不知道信陵君是否还在喝着他的美酒,不知道李牧有没有能治好身上的伤痛,不知道董成子有没有再掉头发…还有平公,马服的那些乡人们,有没有想念自己?赵国的百姓们,是否在这个寒冬挨冻?他们有御寒的冬衣嘛?
天命武神
赵政总是询问身边的大人:平公他们什么时候也搬来呢?
这寒冬来的快,走的也很快。
在元月的时候,狄带来了一个噩耗,哦,狄在咸阳里也交上了朋友,与赵国不同,他在这里结交的都是些大臣权贵,秦国跟赵国不同,这里的贵族并没有赵国那样的轻视蛮夷,甚至在秦国的官吏里就有很多的蛮夷,狄说,有一位叫做羌的胡人,在秦国都当上了十四级的右更。
狄带来的噩耗是:平原君去世了。
木葉之天賦異稟
据说,他辞别了魏王,想要返回赵国,就在路途上,他睡了一觉,便再也没有醒来,等他的门客们带着他回到邯郸的时候,他都已经发臭了。平原君的儿子赵午,因为承受不住父亲逝世的打击,吐血晕厥,三天之后,也跟着平原君离开了人世….这对赵人而言,实在是一个天大的灾难。
正版妻奴:108式相愛相殺 上官大人
平原君在赵国,在赵括还没有闻名天下的时候,就是赵人们的信仰,是所有赵人都尊敬的对象,天下的武士们纷纷跑来投效他,并以成为他的门客而自豪,平原君也是能善待这些门客,他能散尽家产来帮助赵国,他能帮助所有向他求助的人,他可以为了保护朋友而得罪强大的秦国…
哪怕在魏国,他也是受到了尊敬的,因为他奖赏了那些有功的官吏们,整顿吏治,使得魏国的百姓过上了一段时间不错的生活,虽说也仅是如此了,可魏人还是很尊重他。平原君逝世的消息,在各国都带来了极大的轰动,赵国,魏国的百姓们都很伤心,就连秦国的一些贵族,也为他表示哀悼。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赵王厚葬了平原君父子,自己也是哭成了泪人。
赵人就更是如此了,马服君离开了赵国,平原君离开了这个世界。双重的打击,使得赵国的氛围更加的颓靡,有大臣建议秦王:此刻攻打赵国,定能有所斩获。可秦王还是拒绝了大臣的请求,并且派人去为平原君吊丧。
战国的冬天,总是如此,总是会有一些人熬不过去。
陸少的前妻
赵括听闻这个消息,脑海里浮现出平原君的身影来,整个人也是有些悲伤的,他跟平原君并没有太多的交情,可是他欠平原君的那些粮食,只怕是再也还不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王再次来到了赵括的府邸上。
秦王穿的很正式,带来的人也并不少,在看到赵括之后,秦王俯身长拜,这才认真的说道:“寡人想要拜您为秦国相,请您千万不要拒绝。”。赵括愣了片刻,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这才叹息着说道:“我并没有国相的才能,我不懂的如何治理国家..如今的国相蔡泽,也并没有什么过错…”
秦王又说道:“蔡泽已经辞掉了国相的位置,寡人再三挽留,他也没有听从…就如荀子所说的那样,寡人的身边,没有仁义的君子,能够教导寡人施行仁政,请您以天下为重,不要拒绝寡人。寡人愿意听从您的任何建议,来达到一王天下的目的,为天下结束战乱,庇护天下的百姓,将他们都当作是寡人的子民。”
赵括摇着头,认真的说道:“我并不是不愿意来担任,我是没有能力来担任,我不懂怎么治理国家,我甚至都不知道秦国的耕地是几月播种,几月收获…您还是选择其他的贤人来担任吧。”
“这…”,秦王迟疑了片刻,方才说道:“那就请您陪伴在寡人的身边,好让寡人随时可以向您请教治理国家的道理。”,赵括思索了片刻,还是没有答应他,秦王又说道:“若是您不肯,秦国就只能继续原先的道路,就按着范叔所说的,不只是占领其他国家的土地,还要杀死土地上的人,消灭敌人的实力。”
“您这是威胁我?”
世家 千年靜
“当然不是,只是寡人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寡人需要您的帮忙,若是没有您,秦国为了达到一王天下的目的,就只能杀死更多的人。这不是因为残忍,这是因为秦国的需要,秦人需要首级,也需要土地,更需要削弱敌人…您的弟子韩非子说:秦国的缺点就在于没有灭亡他人的决心,总是在击败敌人之后议和。”
“若是您不来担任,那寡人就只能以灭亡他人的决心来行事。”
“寡人的第一个目的就将是赵国,如今颓废的赵国,能阻挡秦人吗?秦国只要再将赵国的青壮拖上三年,赵国的百姓们都会被饿死,耕地都会荒芜,就像从前那样。”
赵括有些说不出话来,脸上满是纠结,他皱着眉头,说道:“一味的屠杀,是不可能让秦国真正完成一王天下的…您怎么可以…”
輕狂雇傭兵:鐵血庶女皇後 江湖瑤
“您说的很对,所以需要您来教寡人如何行事。”
赵括无奈的叹息,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您可以随时向我请教。”,秦王这才笑了起来,虽说赵括并没有愿意担任国相,可是他答应了要为自己献策,这就是秦王的胜利,留下赵括,让他为自己来服务…秦王急忙献上了自己的礼物,同时,他又给与赵括的那些门客们爵位。
虽然都是一些低级的爵位,可是这已经算是很大的恩赐。
秦王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寡人听闻,您当初在赵国想要施行新的官吏制度,您觉得秦国的官吏制度怎么样呢?”
仙師撩人 柚塵
赵括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秦国在基层的官吏体系,是非常完善的,可是在王宫内的体系,却还是有些不足…”,秦王笑着抓住赵括的手,认真的说道:“寡人想要让您为秦国制定一套官职体系,寡人将全力扶持,不会有任何人来阻挡您…您有任何方面的困惑,都可以找寡人…想要任何人帮忙,都可以调动…”
赵括沉默了下来,点了点头。
緋色桃花運 七宗罪之一
秦王却只是笑着,其实,在心里,他觉得最适合担任国相的人,还是韩非,因为赵括过于仁义,这样仁义的人来担任国相,对往后各国的征伐,是不利的,想想看,若是秦王以后准备进攻赵国,让赵括来负责这件事…那就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故而,秦王觉得唯一在自己面前提出如何去灭亡六国的韩非,才是最适合担任国相得。
当秦王看向了韩非的时候,韩非却主动开口说道:“大王,我想要在学室里学习律法。”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