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tdw爱不释手的小說 生活系大佬 愛下-第一百五十二章 發佈會相伴-2wyr2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威斯庄园,主楼,餐厅。
既然要造势,自然是越高调越好。
想到约翰那句世界级,林凝眼珠子一转,足足观察了孙凌宇有几十秒。
从模样来讲,这家伙虽说打扮的不伦不类,却是相当英俊。
五官立体,双眸深邃,皮肤一般,勉强能看,身材匀称,肩宽腰窄。
“林老板。。。”
林凝肆无忌惮的眼神,看的贼瘆人。
手足无措的孙凌宇,不着痕迹的瞄了眼身下,主动开口,打破了餐厅本有的安静。
“站起来,转一圈。”
一个念头逐渐清晰,似是有所决定,林凝舔了舔唇,淡淡道。
“啊?”
林凝的小表情,越看越有问题。
看在眼里的孙凌宇,皱了皱眉,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少废话,照做。”
“抱歉,承蒙厚爱,但我真的很爱我老婆。”
忘了是谁说过,长得帅的男人,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不稍片刻,脑补过一番画面的孙凌宇,果断拒绝道。
“想什么呐,我就是看看你的腿和屁股。”
一脸义正言辞的孙凌宇,明显是误会了什么。
林凝没好气儿的撇了撇嘴,实话实说道。
“这,这不合适。”
林老板很直接,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孙凌宇皱了皱眉,怎么也没想到,私底下的林老板ꓹ 居然会是如此贪恋美色之人。
“有什么好不合适的?你不是很有主意吗?等下发布会,你做我的发言官。”
威逼不成改利诱ꓹ 看着面前刻意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林凝,孙凌宇攥了攥搭在裙摆上的拳,索性直接说道。
“如果是我让你误会了什么ꓹ 我很抱歉,我孙凌宇虽说。。。”
“打住ꓹ 你脑子瓦特了?我要的是孙花花,关你孙凌宇什么事儿?”
“啊ꓹ 孙花花?”
“不是要造势吗?曼联易主这么好个机会ꓹ 别给我说你看不出来。”
事实证明,再聪明的男人,穿上女装一样会犯蠢。
林凝眯了眯眼,总算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林老板的意思是让我以孙花花的身份,去做这次发布会的发言官?”
沉默良久,孙凌宇尴尬的笑了笑ꓹ 智商再次上线。
“没错,现在可以转了吧?”
“哦。”
“这次新闻的传播范围你应该清楚ꓹ 在这件事上ꓹ 我不想出任何纰漏。”
183的身高ꓹ 腿果然很长。
林凝羡慕的鼓了鼓嘴ꓹ 一边说,一边扭头看了眼林红。
“怎么啦?需要我做什么吗?”
“你站着别动ꓹ 林红你记一下。”
抬手制止了正欲落座的孙凌宇ꓹ 林凝抚了抚自己细腻嫩滑的下巴ꓹ 接着说道。
“白西装,黑内衬ꓹ 束发,忌短,忌露,忌透,对了,要裤装。。。”
“等下,裤装,西装套,会不会太男人了点?”
意识到林凝是在安排自己的孙凌宇,显然有不同意见。
“怎么着?所以你是想穿丝袜,窄裙吗?要不要再给你配副眼镜?”
“。。。”
林凝一点也不客气,想到自己的男性身份,孙凌宇张了张嘴,突然一愣。
“记住了,你是个男人,孙花花只是工具人,别把主次混淆了。”
一入女装深似海,从此节操似路人。
讲道理,如果不是众望所归,林凝真心不想让孙凌宇女装来着。
秦氏有好女
“谢谢,我。。。”
“好了,吃饭吧。”
从孙凌宇的表情不难看出这家伙是有所领悟,林凝笑着点了点头,果断中止了话题。
约翰安排的午餐,是一般家庭经常吃的小火锅。
看着身前造型别致小巧的景泰蓝锅子,林凝心里一暖,先前书房那句随口一提的下雨天与火锅更配,显然是被约翰听进了心里。
餐前点鲜百合,口感清脆甘甜,意外的好吃。
金汤花胶的锅底,听主厨介绍,鸡是从国内空运而来的走地鸡,花胶,是深海收藏级。
产自新西兰的国宝黑金鲍,虽说看起来很异端,入口却是超级脆嫩,据说对人贼好。
来自俄罗斯的红毛蟹,肉嘟嘟的身子,粗壮的大腿,入锅捞起,饱腹感满满。
现杀现片的老虎斑,大小相同,薄厚没差。
澳洲m12和牛粒,一口爆油,奶香四溢。
西班牙黑豚肉,颜色粉嫩,口感soso。
82年份的CocaCola,没什么好说,毕竟在华国,大伙儿天天喝。
“郝大厨,这酒酿圆子包的是鱼翅吗?”
饭后甜点的时候,大快朵颐的孙凌宇,突然问道,
“孙女士好眼力,这是我的新发明,雪蛤和鱼翅的馅儿料,2比1的配比。”
林凝身侧,全程负责帮忙涮锅的郝大厨,笑着说道。
“这。。。”
“喜欢就给他再来碗,你们慢慢吃,先走了。”
欲言又止的孙凌宇,应该是不好意思开口,表情很复杂。
看在眼里的林凝,善解人意的笑了笑,一边说,一边仪态优雅的站起身。
“对了,让约翰给他找个造型团队,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必须给我做到万无一失。”
临出餐厅前,林凝是这么说的。
下午,3点45。
辛亥軍閥 青史盡成灰
关于曼联即将转手的新闻,不知何时已然传遍网络。
在众人纷纷猜测新买家是谁的时候,暗地收到的邀请的媒体们,已经在威斯庄园的会客楼,等了有段时间。
不同于主楼的会客厅,威斯庄园的会客楼,是栋新建筑。
篮球馆的大小,虽说一年也用不了几次,但依旧是光洁如新,设施齐全,全年恒温。
“听说那边正在签约?”
喧嚣吵杂的发布会现场,某媒体工作者冲着身侧的同僚低声说道。
“嗯,格雷泽家族的代表已经来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抬手看了眼时间,一身正装,脖戴工作证的某记者,同样低声道。
“刚在门口有拍到佛爵爷吗?听我哥们说,弗爵爷最近正在招兵买马,有很大可能是冲着曼联来的。”
“没看到。这帮大人物是坐飞机过来的。”
“唉,真想去那边看看,随便拍一张,都是第一手。”
“得了吧,这可是私宅,没看到这一路的安保么。”
“5米一个,全部带枪,怎么可能没看到,说真的,感觉比进白金宫都难。”
“废话,这里住的可是全腐国最富的那个,就这么一根独苗,真要出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额,让你这么说还真是,威斯特好像真就这一个了。”
“所以嘛,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唉,同样是18岁,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我特喵也想知道,我18岁那会儿,还在打工攒学费。”
“。。。”
主楼,办公区,会议室。
单马尾,曼联帽,粉色定制球衣,白色运动长裤,粉色篮球鞋。
不夸张的说,若不是林凝身后的人马,任谁也不会把这个坐在主位,笑容灿烂的小姑娘,和一宗8亿欧的买卖联系在一起。
严肃稳重的约翰,面无表情的林红,壮硕如山的杰森。
待律师和助理确认条款无误后,全程心不在焉的林凝,这才从约翰手中接过家族的印章。
第一次以威斯特未来族长的名义,在正式合同上,盖了章。
“啪,啪啪。”
第一个鼓掌的小老头,鼻头通红,银发苍苍。
随着小老头起头,会议室里,掌声雷动,到处都是恭喜的祝贺之词。
“合同上说3天内付款,如果我把他们都杀了,是不是就不用给钱了?”
一番客套结束,众人行至会客楼的路上,最前端的林凝,悄咪拽了下身侧约翰的袖子,轻声问道。
“。。。”
脚下一阵踉跄,回过神的约翰,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夫人的脸,险些吐了脏。
“好啦,别紧张,我没想现在动手的。”
约翰的表情有够难看,知道自己太过心急的林凝,吐了吐舌头,看起来可爱极了。
“夫人万万不可,合同已经生效,这么做除了让事情更麻烦,没有丝毫意义。”
现在不动,不代表以后不动。
瞬间反应过来的约翰,抚了抚胸口,连忙劝道。
“好吧,还想着给家里省点钱来着。”
这么大一笔钱,少说也能让系统升5级。
再次看了眼系统界面,林凝轻叹了口气,心疼极了。
“夫人,这钱有部分是私募来的,不全是家里,而且家里也不差这几个亿。”
“还是觉得有点难过,我需要买点东西安慰下自己,不然我应该会难过好久。”
既然约翰说家里不差钱,那就没道理委屈自己。
有了主意的林凝,瘪了瘪嘴,大有一副你不同意,我就不开心的架势。
“买点?”
“3亿,华币。”
貞觀大名人
“没问题。夫人,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大家都等着呢。”
余光扫了眼身后一脸疑惑的的众人,约翰笑着捋了把精致的八字胡,拿4000万镑出来哄夫人开心,不贵。
“没问题。等发布会结束,记得帮我联系爱马仕,阿玛尼,梵克雅宝,香奈儿,迪奥,芮妮乔薇拉,给他们说,我要买3亿的圣诞礼,送给每一位威斯特的女士,包括小孩。”
不假思索的约翰,果然值得信赖,得偿所愿的林凝,小手一挥,豪气道。
“赞美您的慷慨,夫人,这下轮到威斯特的男士们难过了,嗯,应该会难过好久。”
“不许学我说话,出发。”
约翰的怪腔调,耳熟的紧,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美足微抬,步履轻快。
与此同时,会客楼走廊。
一袭白色西装,妆容精致的孙凌宇,正对着墙壁,用女声熟稿。
“尊敬的来宾,尊敬的各界领导,亲爱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寒冬腊月,倾盆大雨,在这个喜庆的日子,我谨代表威斯特,对前来参加签约仪式的你们,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曼联俱乐部,是伟大的,它有着最辉煌的过往。。。”
“收购曼联,是我们威斯特19年的重点项目。。。”
絕寵億萬甜心
“作为ninglin女士的发言人,我,flower孙,将会负责跟大家的沟通。。。”
“沟通你妹,你这是发言还是主持?”
孙凌宇还挺专注,恰好赶到的林凝,没好气儿道。
“额,我。。。”
神豪無極限
“闭嘴,跟我身边,见机行事。”
身后乌泱泱一片人,明显不是说话的时候。
瞪眼制止了还要说什么的孙凌宇,林凝说罢,礼仪技能全开,目不斜视,大步进场。
主席台,长桌前。
压根不给主持人开口的机会,稳坐c位的林凝,小手一压,环视一周,气势十足。
“大雨天的,就不耽误大家时间了。我身侧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发言人,花花孙,我只回答4个问题,事后有疑问,你们和她沟通即可。”
“咔嚓咔嚓。”
一阵快门声后,某不知名记者,举手提问道。
我的馬子是仙女兒 楓椛樰枂
“曼联的管理层,一直遭人诟病,这次收购之后,夫人会调整管理层吗?”
“曼联的声音只有一个,这个问题,你们下来和佛格爵士沟通即可,下一个。”
小手再挥,林凝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给左手边的小老头,一个甜甜哒微笑。
“这些年曼联的成绩一直不尽人意,不知夫人对这个赛季的曼联,有何期望?”
说是自由采访,实际提问的都是威斯特旗下的媒体。
綜影視強買強賣 逍夜
这些早就打过招呼的记者,又怎么会为难自家人,又怎么会不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联赛冠军,欧冠冠军。”
既然要画饼,当然要往大的画。
缓缓站起身的林凝,莞尔一笑,掷地有声的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
“恕我直言,英超就没有不烧钱的,为了曼联,夫人您愿意花多少,又准备了多少?”
“这取决于佛格爵士,他要多少,我给多少,只会多,不会少。”
身怀系统的男人,就是辣么霸气。
正对众人的林凝,小手挥挥,傲娇得不要不要的。
“请问,夫人。。。”
“抱歉,4个问题已经结束,刚刚那位先生,问了两个。”
林凝走的很干脆,似乎从刚站起身,就已决定了要走。
众人很呆瓜,无可奈何的大家,只好退而求其次,缠上了孙花花。